《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光哥,要我给你推荐推荐吗?”老板说。
  日期:2017-06-23 23:37:32

  老板四十来岁,很黑,脸上的褶子一层层的,头上有一些零碎的白头发,手上都是脱皮,应该是经常搬石头造成的擦伤。
  田光说:“齐老板,我跟朋友看看。”
  齐老板有些意外,笑了笑,没说话,田光朝着原石区走,我也跟着,我很意外,没想到吉茂赌石店还有二楼,我看着二楼的石头,很精细,小的有很多,大的成吨的也有,我想这里原石的价格应该不低。
  “这个齐老板你别看他跟我客客气气的,但是从我身上捞走的钱,没有一千万也有八百了,我从来没有在这里赢过钱。”田光说。
  我听了很惊讶,没想到田光输过这么多钱,田光说:“之前赢了一次,感觉很爽,但是还不够,这次我想赢大的,让那种刺激的感觉在来一次,选吧,三十万之内的料子,我们一起合伙赌。”
  我说:“我只有两万。”
  田光看着我,笑了一下,说:“那最好你就赢,不要输,要不然我们都会很难看。”
  他的话说的虽然平淡,但是我知道这不是开玩笑,拿他的钱来赌,就是在刀刃上走钢丝,赢了皆大欢喜,输了,难看的就只有我而已。
  我擦了一下脸上的汗,看着原石,这里的原石排列的很精细,一颗颗的,一块块的全部都摆放好,不像楼下那么混乱,而且这里还有休息区,全部都是藤椅,我看着很多人都坐在藤椅上,都是一些穿着制服的人,他们手里拿着箱子,我知道,箱子里都是钱。
  有很多老板都喜欢带着现金来赌石,这种感觉很刺激。
  我看着那一排排的原石,黑乌沙居多,黑乌沙的石头喜欢赌的人很多,因为老帕敢的黑乌沙能出极品玻璃种的料子,但是我不喜欢赌,心里有阴影,我爸爸就是因为一块黑乌沙丢的命。
  日期:2017-06-23 23:38:13
  所以我自动从黑乌沙的架子离开,

  我看着一个人拿着放大镜,在一块半尺有余的石头上仔细的看着,这块石头是黄沙皮的石头,这块料子是木那的料子形状和萝卜似的圆滚滚的长条形,皮壳很厚,但是皮壳很紧凑,上面有好多癣有的是死癣有的是很不好的猪鬃癣,像是木那场口的料子。
  “癣”,就是赌石皮壳上出现的黑色、灰色、淡灰色的印迹,一般大小不等、形状各异,有点状、片状或丝条状。
  通常情况下,有癣的石头容易有绿。癣对翡翠内部玉质有着很大的影响,所以一块石头上有廯的出现,就很容易吸引人,因为行家常说“绿随黑走”“有癣生绿”,也就是有癣的石头容易赌出来货。
  但是,说实话我对这块石头并不看好,认为输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这个癣看上去很像死癣,所谓死癣,就是打灯无色、很干,这样癣会将绿色吃掉,石头价值降低,我看他打灯打了很久都没有看到满意的脸色,就知道他也明白,癣是死癣。

  田光推了我一下,说:“为什么看别人选石头?不要耽误时间。”
  我说:“赌石行家都应该知道,要多看少买。”
  田光皱了一下眉头,我也没理他,这个时候,我看着那个老板朝着齐老板招了招手,很快我就看到齐老板过来了,他说:“料子多少钱?”
  齐老板伸出两根手指,说:“两张……。”
  这个两张是行话,一张是十万,两张就是二十万,这么说,就是为了保持不让别人知道价格,如果遇到喜欢的人,这块料子还可以加价,所以赌石的人一般不直接说钱。
  日期:2017-06-23 23:38:38
  那位老板直接说:“定了……。”
  我听到了老板的话,心里很兴奋,我想看看,我猜的准不准,赌赢不算什么,能赌别人输才是厉害的高手。

  老板定了石头,拿的都是一叠叠的现金,虽然这样交易很麻烦,但是看着很过瘾。
  切石头也是在楼上切的,是一个年轻二十多岁的小哥切的,在原石区的角落,有石头切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只有我跟田光过去看。
  那位老板把石头交给切石头的小哥,说:“在顶切一刀,先看看里面的水。”
  我看着石头,在顶上是癣最多的地方,有几个癣的斑点,如果从这里切下去能看到里面有色,那么这块石头就有戏了,最起码是个半满料。
  小哥抽了一支烟,看着老板,他是个非主流,留着长头发,还带着鼻环,说:“拦腰切多省事,这个癣是死癣,相信你也知道,何必要浪费我们的时间呢?”

  老板有点生气,说:“让你怎么切就怎么切。”
  小哥有点生气,说:“妈的,切一刀也是两块钱切两刀也是两块,给你省两块钱还他妈的不感激我。”
  我听着这个小哥的话有点意思,就好奇的看了他一眼,他的样子很不屑,切石头的师父是按刀数拿钱的,一刀就是两块钱,勤快的一天能切个上千刀,日子过的富足的很,不勤快的大概就是眼前的这个小哥一样,只能做个非主流了。
  “齐老板,给我换个人行吗?”老板生气的喊道。
  日期:2017-06-23 23:38:59
  齐老板听了,就过来,指着小哥说:“张奇,不想干就走人,来我这打工的多着呢,你别占着茅坑不拉屎行吗?”
  那个叫张奇的人看了老板一眼,说:“切,切就切……。”

  他拿着石头在切割机上开始切,突然火花冒了出来,我们几个都后退,但是张奇不以为意,火星喷到脸上也无所谓,过了一会,他把切好的石头拿起来,放在水里润了一下,交给了老板。
  老板看着切口,里面果然是死的,没有色,他把没用的一头丢在地上,说:“你看到这边的癣了没哟,竖着切,从中间切,癣多的地方给我多切一点肉下来。”
  我看着石头,这个人是个高手,这块石头癣很多,只要里面出料,肯定不会少,而且癣的颜色很深,行话说绿随着癣走,癣的颜色越深,里面的绿色越绿,如果有肉,那肯定也是个冰种的。
  打镯子小百十万不成问题,要是料多一点,两百万跑不了。
  小哥看着石头,把嘴里叼着的烟给吐掉,有点不爽,说:“都他妈死癣,还非要赌一次,想钱想疯了……。”

  虽然小哥嘴上嘟囔着,但是还是乖乖的切石头,我看着这个小哥挺有意思的,从他说话的语气来看,他应该懂赌石,也对,每一个切石头的师父每天都面对无数的赌客跟石头,他们才是真正的行家,懂赌石是无可厚非的。
  这块石头有一尺宽了,我看着小哥在大半尺的地方下刀,癣多的那一边全部都给切到了,这块料子上的癣都是死癣,所以没有赌头,这个老板还是就不信邪,非得赌一次,这癣能成就一个人,也能害一个人,看来这个老板要死在这个癣上咯。
  火花四溅,过了将近十分钟,小哥将石头从头切到尾,然后拿了下来,往水里面一按,拿上来之后,对着老板笑了一下,说:“看吧,我说什么来着,死癣,还他妈不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