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田光,我说:“敢?”
  田光收起来了笑容,或许我的话很幼稚,但是我就是故意这么问的,我害怕他不跟我赌下去,所以我用激将法刺激他,虽然这有点很危险,但是我必须这么做,机会得抓住。
  “你看着玩。”田光说。
  他的话模棱两可,把最终的决定权交到我手上,如果我赌,输了最后的责任都在我,他很有可能会赖账,但是我又不能继续问,毕竟人家已经给了答案了,而且我也有信心,南奇是小场区的最重要场口之一,场区位于大马坎场区的南部,恩多湖左侧,有三层矿石,第二层是最容易出黄加绿的,所以,我就赌料子里面有色。
  我说:“师父,把料子给我打皮,打一面就行了。”
  师父点了点头,把石头放在切割机上,我听着切割机跟石头摩擦的声音,就开始紧张起来了,我看着田光,心里更加的紧张了,他是混社会的,如果跟我一起赌石输了钱的话,最后把责任推到我的头上,那该怎么办?他们这种人经常干这种事,我心里有点忐忑。
  “一定要赢啊,一定要赢啊……。”
  我心里不停的祈祷着,我不想惹麻烦,所以只有赢了我才能全身而退,我心里发誓,这次赢了之后,我换一家赌石店,再也不在这家了,不跟这个田光打交道了。

  日期:2017-06-22 23:02:55
  石头上的皮一点点的被打掉,我看着火花四溅的砂轮,心情紧张到了极点,我不停的眨眼睛, 不想错过石头被磨开的过程,其实是害怕。
  突然田光拍了我一下肩膀,说:“你很紧张啊……。”
  他吓了我一跳,我擦掉头上的汗,我点点头,他笑了一下,说:“紧张是对的,我这个人,只想赢,不想输,如果输了,我会发脾气的,我脾气很大,会打人,有时候手没轻没重,可能会把人打残废。”

  我听了之后,心里就更加的害怕了,我咽了口唾沫,他对着我笑,我突然觉得他的笑容有点邪恶,我有点失神的转身,突然师父的手拿起来了,我心里有些紧张,这个时候师父把石头放在水桶里,浸了一下水,他拿起来之后,我整个心都提起来了,突然,我看到料子居然是个满料,这让我很兴奋,这样至少不会亏本,我的脸上不自觉的就露出了笑容。
  师父说:“哟,你运气这么好啊,没跳色,但是变了水头,里面的水头更老,很难得见到的冰地、透明、种老,无色的南奇的料子,不过有点小瑕疵,里面有点棉,影响打镯子的质量,但基本算完美的石头,可惜石头小,只能打一对镯子。”
  我听了之后,急忙把石头给拿起来,我擦掉头上的汗,看着田光,我说:“赢了,里面的种水变了,赢了,哈哈……。”
  他看着我,就把石头拿过去,说:“挺厉害的,但是你紧张什么?你不是说料子已经保本了,就算在怎么输,咱们也不可能输掉本钱,你害怕我是吗?”
  我看着他,紧张的点了点头,我是害怕田光,真的,田光的名声在我们上学的时候我都听过,他是混社会的,砍人,拿枪,坐牢,这种人多坏我都能知道,以前听着他的事迹觉得挺兴奋的,但是真正面对他的时候,你才知道那种压力是多么的强大。
  日期:2017-06-22 23:04:16
  “朋友尊重我,我自然尊重朋友,所以,跟我做朋友,你不用害怕我,除非……。”
  我看着田光,他没有说完,突然,他笑了一下,伸手搂着我,把我朝着回收区拉着走,来到了回收区,田光把石头放在桌子上,这次是老板亲自过来的,他看着石头,笑着说:“光哥,手气不错啊,南奇的小料子都能赌个满料,还能打镯子,这块料子怎么出手啊?”
  “齐老板,我不懂价,只是好赌,料子好,你就多给点钱。”田光客气的说。
  老板把石头拿起来,又拿着喷雾器润了水,放在桌子上,说:“光哥,料子挺好,能打镯子,按照市场价,一只镯子得十万,两只就二十万,边角料也打不到货,所以,就二十万吧。”
  “齐老板做生意,公道,就二十万吧。”田光说。
  我听了心里很不高兴,这块料子能打镯子,边角料至少还能做两对平安扣,虽然只能卖个三五千,但是这也是钱啊,这个田光居然不要了,但是我又不敢说话,他已经做主了,如果我在不同意,这岂不是不给田光面子。
  过了一会,我看到齐老板从后面的保险箱里面拿出来四沓厚厚的钱放在桌子上,我有点头晕目眩的,真的,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现金,但是我同时也觉得非常的可惜,这块料子是我挑的,但是我买不起,如果我买的起,这二十万都是我的,而现在,我只能分五万。
  田光把钱都拿走了,我有些惊讶,他拉着我,说:“小兄弟,咱们去车上谈。”

  我有点抗拒,害怕他吞了我的钱,更害怕他会对我做什么不利的事情,但是我还是战战兢兢的跟他上了车。
  日期:2017-06-22 23:05:23
  田光的车就停在停车场,是一辆陆虎,很大气的陆虎,车上还有个人,五大三粗的,一脸的大胡子,他看到我们来了,就下来给我们开门,我看着这个人,像一根柱子似的。
  田光把我拉上车,我有点抗拒,我说:“在外面说就是了,你把属于我的那份给我,我还要回去上课呢。”
  “光哥请你上去,你就上去,少他妈啰嗦,我请你,就不是这种味了。”
  我看着那个大胡子,他很凶狠,田光说:“柱子,小兄弟给我赢了十五万,客气点。”
  我看着那个叫柱子的人点了点头,就不在说话,很听话, 我也就很识趣的上了车,车门关上之后,田光拿了一叠钱出来,跟我说:“五万,不少你的,我田光做人讲原则。”

  我伸手把钱拿着,心跳剧烈,我看着田光,他笑着说:“我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你了,赌石的人很多,行家也不少,但是说能一定出料的人,我真的没遇见过,只有你敢说这种话,这证明你有点本事,对赌石有研究啊。”
  田光说话很严肃,让人很紧张,我说:“我爸爸研究过赌石,对于原石有很多经验,但是他死了,就是死在自己的经验不足上,赌石最讲究的是运气,我也是运气好。”
  田光摇了摇头,说:“一次说明运气,那么两次呢?两次就是实力了,我田光喜欢赌,但是从来没赢过,真的,我混社会十几年赚了那么多钱,但是都输在了赌石上,从来没赢过,今天,你让我赢了一次,真他妈刺激,我经历过很多刺激的事情,人家拿着枪要在我脑袋上开个窟窿我都觉得没今天刺激,那种赢的滋味,真的很爽。”
  日期:2017-06-22 23:05:53
  我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样子,就笑了一下,确实很刺激,他突然非常认真的跟我说:“有机会,我们在赌一次,这次我们赌大的,我出钱,玩一次更大的。”
  我看着他的样子,很兴奋,我不想打断他,刺激他,但是我更不想在跟他打交道,我说:“光哥,不了,我还要上课,以后可能没时间来了,我先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