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6-21 23:07:53

  “小兄弟,又来玩啊?”
  我抬头看了一下,是田光,他笑着看着我,表现很友好,我楞了一下,心里觉得很奇怪,这个黑道上传说的人物,为什么会跟我打招呼,为什么对我还这样客气,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我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实在不想跟这个田光有任何交集,我走到一些比较大的原石堆放区,准备挑选一些大的石头,赌石还是得赌大的,如果上次我赌的石头,重量在大一些,那么,我就不止只赚一万块。
  “小兄弟,我们之间有误会吗?”
  我看着说话的人,还是田光,他就站在我身边,伸手拿了一块原石,他没有看我,但是脸色变得很难看了,我有点害怕,因为他是真的混社会的,我要是惹他生气,我知道下场不会怎么好。
  我摇头,他突然看着我,问我:“那为什么我跟你说话,你连回答都不回答呢?如果我们没有什么误会,那么就是你看不起我?是不是?”

  我听了急忙说:“不是的,我没有看不起你。”
  田光瞪着我,脸上的肌肉咬动了几下,说:“小兄弟,那就是你不会做人了,人家跟你说话,你最起码要正眼回答别人,要不然,别人会以为你看不起他,我这个人比较和善,要是遇到像老五那样的人,你肯定出去身上会少一些东西的。”
  田光的话,让我有点心惊胆战的,我说:“我知道你,你是瑞丽道上的人,上学的时候听过,但是,你为什么要跟我做兄弟,我,我只是个普通人。”
  “兄弟,就是看缘分,看脾气,你这个人很对我的胃口,所以,我想认识你。”田光说。

  日期:2017-06-21 23:08:19
  我看了看四周,这里这么多人,只有我对他胃口?摆明了胡扯,我不知道田光有什么目的,但是我真的没打算跟他玩的意思,我转身就走了,田光也没有跟着我,我回头看了一眼,他只是瞪着我,我心里有点害怕,但是我相信,他不敢在这么多人面前打我的。
  我在原石区转了一圈,五千块钱,也还是只能买没开窗的蒙个头子,这种赌石风险还是很大,基本上是五五开,如果有钱,还是买开窗的,至少开了一个口子,我能知道里面肉质的情况,看准了一把豪赌,赢了就翻身了。
  我站在黄沙皮料子面前,伸手拿起来一块原石,黄沙皮的料子顾名思义就是皮壳是黄色的,像是黄沙一样。
  皮壳是包裹在翡翠外面的表皮,是经过长时间风化形成的,每个场口出厂的原石皮壳都不一样,最常见的就是黄沙皮,白沙皮还有乌沙皮,所以选赌石场口,得先看皮壳的颜色。

  我丢掉手里的石头,这块石头的皮壳不好,沙砾感不是很扎手,感觉皮壳不是很紧实,像是很松软一样,这种料子在行里被称为皮松,里面的就算有翡翠,种水也不会很好,而且会出现棉和裂。
  棉就是像棉花一样的白点,属于瑕疵,而裂就是裂纹,有裂纹的料子一般都不会有人要。
  赌黄沙皮的料子,得赌皮壳细腻的,我在原石区挑了起来,这些料子都是五六斤重的,价格也在五千多到一万多,按重量卖,我翻了一下,在底层看到一块石头,不是很大,有两个拳头那么大,我拿起来掂量了一下,有四斤多,这块石头很吸引人,光是表面看着,沙砾感就很紧致,用手摸上去,还有种光滑感,我拿着强光灯朝着里面照射了一下,这一照,我心里就发紧,半透。
  日期:2017-06-21 23:08:56
  这料子好,从沙砾感跟皮壳颜色来看,应该是南奇第二层的料子,南齐属于小厂口,但是也出过不少的好料子,一般南奇的料子都会出糯冰种的料子,虽然只是第四等的料子,但是如果是个满料,能打镯子,这块里料子至少能卖五万到十万,如果在好一点,底张的水头在透一点,二十万是可以赌的。
  我立马拿着这块石头去柜台结算,我到了柜台,把石头给老板,老板放在秤上幺了一下,四斤半,老板跟我说:“南奇的料子,五千一斤,这块料子个你算两万。”
  我一听两万,心里就有点着急,我口袋里满打满算只有五千,这一下子贵了四倍,我说:“老板,南奇的料子又不是什么稀罕的场口,用不着那么贵吧?”
  老板笑了一下,说:“缅甸在打仗,料子都涨价了,这块料子我看着好,你要是不愿意要啊,我留着给别人。”

  我听了就干着急,这块料子我看的很准,至少不会亏本,但是口袋里没钱有个屁用,现在真是钱到用时方恨少。
  “小兄弟,缺钱啊,我可以借给你。”
  在我最着急的时候,田光走过来跟我说话了,他说要借给我钱,我虽然很着急用钱,但是没有到昏头的地步,我说:“要利息吗?”
  “五分的利……。”田光轻描淡写的说。

  我听了,心里就发抖,五分的利息?比银行贵的太多了,而且,他是黑道,借他的钱,万一输了,那我就万劫不复了。
  日期:2017-06-21 23:09:59
  我摇了摇头,拒绝了,但是田光没有生气,而是说:“这块料子你看准了吗?”
  我听他这么问,就点了点头,我说:“绝对不会亏……。”
  田光把料子拿在手里,说:“我们合资吧,按股分钱。”
  我听了之后,心里一动,如果合资的话,我既不用拿两万,也可以赌一次,而且就算赌输了,也不用我一个人承担。
  我说:“我出五千。”
  田光笑了一下,拿出一张卡给老板,说:“我出一万五……。”

  老板接过我们的钱,很快就给我们开了单子,今天赌石店里的人不是很多,所以我们也不用排队,很快就到我们切石头了。
  我把石头交给师父,我说:“师父,在顶上给我开个窗。”
  切石头的师父没说话,拿着钻头,在上面装了一个探头,然后贴着石头的顶边按动了开关,过了一秒钟,我就看着钻头把石头的皮壳给开了一个一厘米直径,五寸深的圆形的口子。
  钻头拿下来之后,师父看了一眼,对我说:“可惜了,糯冰的底子,水分不是很足,切开了估计半透明,没有颜色,局部可能带着淡淡的黄褐色,但是最多也就是普通的冰地冰糯的材料,能出中小圈的手镯,但品质要赌。”
  师父的话,给我迎头一击,虽然我估计的很准确,这块料子就是个糯冰的底子,但是没想到水头这么差,如果卖了,这块料子能保本。

  我看着田光, 说:“料子现在保本,但是如果咱们把皮都给打了,说不定里面的种水会好一点,南奇的料子出黄加绿,如果里面变色了,出了个三彩,这块料子打镯子,二十万没问题,你敢赌吗?”
  我非常希望田光继续跟我赌下去,我当然想要以小博大,但是,他会不会相信我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毕竟,我们根本就不认识。
  日期:2017-06-22 23:02:18
  他听了我的话,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看着很奇怪,他说:“真有意思,居然有人问我敢不敢赌,你说我敢不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