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理他,我不相信他还敢打我,姐告一条街的治安非常好,因为这里每时每刻都有成千上万的资金流动,所以安保特别严格。

  师父拿着料子,在切割机上打了一下,冒出来一些火花,我心里很紧张,紧紧握着手,我感觉手心里面都是汗。
  师父磨了几下,我的心跟着那摩擦的声音快速的跳动着,过了一会,师父磨开了一个口子,拿出来打了水,看着我说:“运气不错,有黄色,典型的大马坎黄翡的种,不过也不值钱,顶多一千块钱,打个吊坠还行。”
  日期:2017-06-20 23:09:32
  我听了松了口气,我说:“继续磨吧,看看能不能跳色。”
  跳色就是翡翠里面的走色变了,一块翡翠原石里面有多少种颜色都是不定的,有时候黄色里面夹着绿色,这就叫做跳色,如果走绿,那石头翻倍就更多了,所以我很期待里面能跳色。
  师父摇了摇头,那意思就是可能性不大,他把石头掉了个头,然后继续打磨,我心里很期待,很紧张,如果跳色了,那最起码得三千起步,而且好卖。
  我很紧张,紧张的喉咙都冒火了,我不停的咽着唾沫,突然,我看到师父把料子拿起来了,磨开的皮里面还是淡黄色,我心里很失望,妈的,怎么还是黄色?怎么没有跳色呢?这块料子如果没有跳色那就定性了,最多两千块钱,而且很难卖。

  师父看了我一眼,笑了一下,说:“年轻人,经验还是不足,还要磨皮吗?万一里面没色,你这块石头可就废了,跳色跳没的料子我见的多了,这块就差不多,见好就收吧。”
  我看着料子,心急如焚,这个时候是该做决定的时候,如果收手不磨了,还能卖个一两千,但是很难卖,估计赌石店都不回收,因为低级的料子他们太多了,所以我必须得赌出一个好料子才行。
  我说:“磨,继续磨,里面肯定会跳色的。”
  我的话很坚定,因为我相信我爸爸的经验理论,他说过,这种料子肯定会出货。
  师父听了,就一副劝不了你死活的样子,然后继续磨皮,我听着切割机摩擦的声音,身体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我非常的紧张,如果赢不了,我连回去的路费都不够,我可是借钱来赌的,我可不想走我爸爸的老路子,我必须得赢,我能不能翻身就看这块原石了,这块原石可是承载着我所有的希望。
  日期:2017-06-20 23:10:03

  我咽了口唾沫,嗓子干的冒烟,突然,师父大叫了一声:“哟呵,小子,你厉害啊,跳色了,中间夹着绿色呢,底子还是冰种的,典型的大马坎黄夹绿的一窝鸡小把件啊,一万起跳啊。”
  师父这一声,把我的魂差点都给喊没了,我看着料子,中间透着绿,很透,底子很好,种也很好,我赌赢了,这也证明我爸爸研究的赌石经验没错,我很高兴,我拿着料子,笑呵呵的走了出去,但是没人恭喜我,也没人多看我一眼,因为这块料子也就一万块钱的料,这些钱在他们眼里,还不够一块好一点的原石呢。
  但是在我这里,就是我人生起步的关键,对我很重要。
  我拿着石头到了回收柜台,赌石店一般都有回收原石的柜台,这里可以寄售,老板要提成,卖出去给钱,也可以直接卖给老板,但是价格肯定会低。
  “先生,你要出售料子吗?”
  我看着美丽的服务员,我把料子给她,他拿着喷雾器喷了一下,把上面的渣滓去掉,说:“大马坎的料子,黄加绿,种,底子都不错,达到了冰糯种,色也有三种,但是太小了,我们只能给你一万,你考虑一下我们的报价。”
  翡翠的“种”也叫“种份”,指的是结晶颗粒的粗细大小,结晶颗粒越小,种越好,结晶颗粒越大,种越差。
  “水”也叫“水头”,指翡翠的透光性,也就是翡翠的透明程度,行家将水分为一到三分,由低到高透明度逐渐增加,三分水最透明,玻璃种就是三分水。
  日期:2017-06-20 23:10:28
  另一个常用的名词叫“底儿”,也有行家叫“底水”、“底张”,实际上都是在说翡翠的透明程度,它是由翡翠结晶颗粒的大小、翡翠毡状结构的细密程度决定的,结晶颗粒越小、毡状结构越致密,翡翠的透明度越高,种水越佳。
  翡翠的种水也是有级别的,最好的就是帝王绿级别的,这得论克卖,其次就是玻璃种,也是论克卖的,极为稀少,冰种算是第三个等级吧,比较常见。

  我听了有些不甘心,这块料子如果有十公斤,那么至少得上百万,但是可惜,他只有一斤都不到,我说:“行,给我开单子吧。”
  她笑了一下,让我等一会,很快他给我开了单子,拿了现金,给我提了现,我手里握着一万块钱,我心里美滋滋的,赢了一次,肯定就能赢第二次,哈哈,五百赌一万,实在是赚。
  老爸,你等着,我一定会赢更多的,我会证明你的研究经验是没错的。
  我刚出门,突然就被几个人给围住了,我都没叫喊,就被一个人拿着刀抵着,我很害怕,以为遇到抢劫的了,但是我被拖着走到了一边,我看到了之前的那个肥头大耳的老板,他走过来,甩手给了我一巴掌,打的我耳朵嗡嗡作响,我看着他,不敢说话,他说:“小子你挺狂啊,敢他妈顶我的嘴?”
  我不敢说话, 我知道多说多错,任由他发泄就完了,他看着我不说话,就笑了起来,说:“别说我欺负你,你让老子不爽,就得让老子消消火,叫声爷爷来听听。”
  日期:2017-06-20 23:11:00
  我看着他,心里很火,我说:“去你妈的,我是你爷爷,你今个要是有种,你就弄死我,弄不死我,我肯定让你死。”
  他听了就哈哈大笑起来,很轻蔑,他说:“玩横的?瑞丽田老五不是白叫的,信不信老子把你丢到盈江里都没人知道,等你尸体飘到缅甸去,你都臭了你信不信?”
  我瞪着他不说话,他拿着刀,在我脸上拍了两下,狠狠的说:“老子是混事的,知道吗?”
  我很害怕,真的,但是我不想低头,我不想我爷爷我爸爸都受辱,我说:“你要不把我在这弄死,你就是龟儿子。”

  他听了很恼火,四处看了一眼,咬着嘴唇,真的想扎我一刀,但是怎么都不敢下手,我看着他的表情就很松了口气,虽然他是混子,但是也不是敢随便杀人的人,就是表面狠而已。
  “给我打,医药费我出,草你妈的。”
  他说着就要打我,这时候我听到一个人叫了一句:“别闹事……。”
  这句话比圣旨还管用,这些人真的就把我松开了,我回头看了一眼,不知道那个有头有脸的人出来了。
  日期:2017-06-21 22:56:07
  我转身看着从赌石店里走出来的人,他长的高挑,一米八多,脸很黑,寸头,头上的头发每一根都像是钉子一样,很精神,穿着西装,皮鞋很亮,看着就像是有身份的人,他手上戴着一枚戒指,是翠绿的翡翠戒指,这枚戒指怎么都得二三十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