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心里软得一塌糊涂,拥着女孩儿说:“想我就给我打电话,偶尔也可以发点自拍或者漂亮女同学的照片给我,要是再有点不小心的走光照什么的,嘿嘿嘿,就更好了,哥哥会为你二十四小时开机的。”
  这话一出来,什么气氛都没了,梁翠翠离开他的怀抱,又去抱了抱郑云苓,然后不满的撅着小嘴看了他一眼,就转身上了校车。
  “喂!某人要点脸成吗?”三辆校车刚走,田新桐就开始抨击惦记女高中生走光照的某人,“居然还想看女学生的照片,麻烦你先照照镜子,把自己脸上那些褶子拉平了再说好吗?”
  “咋了?我不管女学生要,难道管你要?”
  “呸!我才……等等,姓萧的,你什么意思?是说姑奶奶长得丑,不配给你发照片吗?”
  “这可是你说的。”
  “你……姑奶奶跟你拼了……姓萧的,有种你把车门打开!”
  “男子汉大丈夫,说不打开就不打开!”

  郑云苓看着跟萧晋隔着车窗斗嘴的田新桐,无声的叹了口气,默默拉开副驾驶坐了上去。
  例行把小女警给气的暴跳如雷之后,萧晋就开车来到了市委大院。这一次,站岗的武警没有直接放行,而是在萧晋往陆翰学家打过电话得到确认之后,才抬起档杆。
  陆翰学已经去上班了,负责接待他们的是昨天下午紧急从娘家赶回来的陆熙柔的母亲。
  陆母是一名相貌端庄温婉的中年妇女,除了有一些身份所带来的贵气之外,没有一点架子,一见萧晋就不停地说着感谢的话,说到心酸动情处,还掉了一把眼泪。
  萧晋除了一遍遍的保证会治好陆熙柔之外,大半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客厅的第三个人身上。
  那人独自坐在沙发一角,面无表情,腰背挺直,像雕塑一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凌厉的军人气势。
  当然,萧晋对此人产生好奇不是因为这些,而是因为他认识这个人,昨天在诗咏国际才刚刚见过面,赫然正是那位陪着猪一头一起去谈判的女兵——柳白竹。
  陆翰学给女儿找的保镖就是这位,由此可见,陆翰学跟军方的董家必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柳小姐,你好!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好不容易让陆母上楼去看看陆熙柔抹药抹的怎么样了,萧晋就走到柳白竹的面前,笑着伸出手道。
  柳白竹没有跟他握手,而是“啪”的一声起身敬了个礼,生硬道:“萧先生,我只是负责陆小姐人身安全的保镖,你当我不存在就好!”
  萧晋挑挑眉,问:“我很好奇,什么时候国家军人可以给私人做保镖了?”

  柳白竹看都不看他一眼,依然公式化的回答道:“我已经退伍,现在只是利矛安保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员。”
  “利矛安保?”萧晋意外的看着这个比大部分军人都要更像军人的姑娘,又问,“既然是安保,那主业应该是防守,叫什么盾才合适,怎么起了个攻击性这么强的‘利矛’当名字?”
  “这个我不清楚,您需要去问我们经理。”
  短短几句话,萧晋对于柳白竹的性格已经有所了解,很明显,那个拥有这种几乎被训练成机器一样的职员的利矛安保公司,根本就不可能是单纯意义上的安保公司。
  不过,这些都与他无关,耸了耸肩便不再说话。

  又过了一会儿,郑云苓、陆母和终于抹完药膏的陆熙柔就一起下了楼。
  昨天那个穿一袭白裙、像林妹妹一样的女孩儿,今天裹得很严实,一身标准的高端登山服饰,不但遮阳,还防水。
  至于行李,则装了满满两个大箱子,萧晋很想告诉陆熙柔的母亲这是去治病,不是野营,餐具什么的没必要带,但见老太太拉着闺女的手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就识相的闭上了嘴。
  在大门口折腾了十几分钟,他才得以在陆母依依不舍的目光下开车离开了市委大院,只是他不知道,在马路对面的一辆面包车里,一台相机刚刚对着他和他的车连拍下了数张照片。
  回到酒店,鲛已经抱着他的妹妹等在台阶之下。
  高大的身材、冷峻的面容、飘逸的长发,再加上怀里瘦小的女人,这种形象站在人来人往的酒店大门前,简直就是一坨新鲜出炉的屎,让路过的去开房或开完房的女人们各种行注目礼,恨不得真变成苍蝇扑上去。
  当然,这是萧晋心里的想法,而在那些女人的眼里,集英俊、冷酷和温柔于一身的鲛,肯定是另外一种更美好的东西。

  “你是不是有病?”把车停在鲛的面前,萧晋降下车窗就骂,“这么享受被人关注,那要不要老子找个少爷俱乐部把你送进去啊?”
  萧晋恶劣的态度立刻就引来了周围不少女人的怒目而视,鲛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只是默默的打开后车门,将妹妹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后座上。
  因为用过针的缘故,他妹妹这会儿就像个弱智儿童一样,目光呆滞,痴痴傻傻的,但一双手却死死的抓着他衣襟,不肯松开。
  鲛把头贴在妹妹的额头,温柔的轻抚着她的后背,低低说了几句什么,她妹妹才慢慢松开了手。

  这一幕,即便不明内情的人看了都会心酸,萧晋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冷冷说道:“纸尿裤穿好了吗?可别让她弄脏了小爷儿的车!”
  这下,连陆熙柔都觉得他太过分了,忍不住开口道:“你这人怎么这样?”
  萧晋转回头看她:“你以为我是什么样?”
  “我……”
  刚说了一个字,陆熙柔就愣住了。是啊!自己只是因为萧晋能为自己治病,就下意识的觉得他是个好人而已,其实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根本不知道。
  “不……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那样跟别人说话都是不对的。”女孩儿明显有着自己的坚持。
  可是,她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就听鲛淡淡的说道:“已经穿上了,还是加厚型的,这一路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陆熙柔有点傻。在她看来,一直都很有礼的萧晋突然说话那么卑劣就已经够奇怪的了,没想到鲛这样一看就不好惹的男人,居然会甘之如饴,就像是完全听不懂萧晋话里的羞辱似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在家宅了一年半,就跟外面的世界脱节了吗?
  看着一脸懵懂茫然的女孩儿,萧晋就笑了笑,说:“介绍一下,那是我的朋友鲛,这是他的妹妹,跟你一样也是要跟我去村里看病的,她叫……呃,鲛,你妹叫啥来着?”
  “贺兰艳敏。”鲛说。
  “我去!”萧晋大吃一惊,“这瞬间就高大上了许多是什么鬼?那你原来叫啥?”
  鲛沉默片刻,说:“我就叫鲛。”
  “嘿!你个倔木头,小爷儿就不信治不了你!把身份证拿出来!昨儿个元小希拿来的时候我还真忘了看。”
  鲛面无表情的掏出身份证,萧晋接过去一瞅,顿时满头黑线,只见上面姓名后面赫然印着三个字:贺兰鲛。
  “你妹的!别忘了小爷儿交代你的事情!”气急败坏的把身份证丢还给鲛,他重新发动了引擎,一脚油门就出了酒店广场。
  临上高速前,他分别给董雅洁和贾雨娇各打了一个电话,两个女人虽然口气不同,但所说话的意思却出奇的一致,那就是让他老老实实在山里呆着,没事儿别瞎跑出来惹麻烦。
  挂了电话,他犹豫了好一会儿,又给董初瑶发了条信息:我来了,现在正要离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