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3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他说自己不回答也不会有意见,可如果自己不回答的话,今后肯定再也享受不到刚才的温柔了。
  但问题是这个爱字也说不出口啊,别说对她,就是对陆媛也没有正儿八经的表白过,这也太肉麻了。

  当然,有时候趴在陆媛身上的时候,被她一再逼问的没办法,也曾经才用鼻子哼哼出来过,可清醒的时候坚决不会说这么肉麻的话。
  陈丹菲趴在那里半天没有听见陆鸣出声,慢慢抬起头来,幽幽说道:“我明白了……你也不用为难……既然南星都把你当爸爸了,我也不会找其他男人了,只是……”
  话未说完,忽然歪倒一边嘤嘤抽泣起来,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陆鸣心里终究不忍,慢慢坐起身来,摇摇陈丹菲的肩膀,说道:“怎么就像个花痴小姑娘一样的?什么爱不爱的……我说过对你们娘两负责就绝不会食言,你还担心什么……”

  陈丹菲抽泣道:“谁让你负责?没有你难道我们娘两就会饿死?我为没什么一定要跟着你?”
  陆鸣一听,有点哭笑不得,心想,听这婆娘的口气好像没有爱情就活不下去呢,自己要是不把那个爱字说出来,还真担心她钻牛角尖。
  只是自己犹豫了这么长时间,即便现在说了她也不会相信啊,再说,她已经有言在先了,自己要是违心说出来,岂不是不得好死?
  没办法,陆鸣只好在南星身上打主意,哼哼道:“我这么爱南星,难道就不……不爱你吗……要是不爱的话……我还懒得理你呢……”
  陈丹菲哼了一声,幽幽道:“你少拿南星说事,爱她跟爱我难道是一样的吗?听你的意思……是不是觉得我是在占女儿的光?”
  陆鸣觉得自己已经肉麻到极限了,没想到陈丹菲还是不依不饶的,气哼哼地说道:“你这婆娘怎么这么较真呢?”
  陈丹菲支撑着身子爬起来,瞥了一眼陆鸣,擦干了眼泪,脸上马上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神情,说道:“我说了,你也不用勉强,我只要知道你的心意就行了……算我自作多情,我这张脸也没处放了……我怎么就这么下贱呢……”说完,又哽咽起来。

  陆鸣忍不住一阵恼怒,一把转过陈丹菲的身子,恶狠狠地盯着她骂道:“你这婆娘怎么不知道一点好歹,说那种肉麻的话有意思吗?老子这辈子从来就没有跟哪个女人说过……”
  陈丹菲不让陆鸣碰她,一边耨这身子挣扎,一边气愤地说道:“谁不知好歹?我不是说了吗……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你就算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陆鸣一听,忍不住嘿地一笑,然后慢慢把脸凑近陈丹菲,小声说道:“老子为了让你高兴,连大堤地替你炸了……你这贼婆娘还想让我怎么爱你……难道不看到老子被枪毙就不甘心吗?”
  陈丹菲一愣,一双美目睁得圆溜溜地盯着陆鸣,嘴里呢喃道:“啊……原来……真的是你……你是为了我……让我高兴才……”
  陆鸣愤愤地说道:“怎么?难道你以为老子为了几个钱不惜犯罪?现在连人都淹死了,你还不知足?”
  陈丹菲哇的一声哭起来,然后扑进陆鸣的怀里,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先是在他脸上胡乱亲了几口,弄得陆鸣脸上都是吐沫。
  最后就哭泣着双手在他身上乱打一气,嘴里骂道:“你这个混蛋……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临死还要拉着人家垫背……这下我再也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
  陆鸣急忙把女人仅仅抱在怀里,一边啄木鸟一样亲吻着她的小嘴,一边说道:“死就死吧,反正已经这样了……你放心,就算这件事被查出来,跟你也没关系,不过,你可要记者老子对你的一片深情呢……”
  正说着,忽然响起一阵手机铃声,两个人都楞在那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陈丹菲一把推开陆鸣,爬过去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说道:“阿媛打来的……”
  陆鸣哀叹一声,心想,怎么总是在关键时刻发生这种事情,每次都把人搞的水里火里的,难道陈丹菲暗中有神灵保护?不让自己这个凡夫俗子风堂入室?

  “哎呀,阿鸣,我才知道你们被洪水困住了……啊,怎么样?你们没事吧?”只听陆媛有点焦急地问道。
  如果这个电话是其他人打来的,陆鸣非破口大骂不可,但陆媛毕竟是他的未婚妻,并且人家也是出于关心才打电话来问一下。
  何况,此刻而心里面也有鬼,所以只好装作没事似的说道:“能有什么事?就是没吃的东西,快饿死了……”
  “那怎么办?你们什么时候能离开那里?”陆媛问道。
  陆鸣犹豫道:“今天部队已经在抢修大堤了,明天应该能离开吧……对了,你的公司筹备的怎么样?”
  陆媛一听陆鸣问道公司,似乎马上就把未婚夫的安危忘记了,说道:“很顺利,已经物色了两个营业场所,租金都谈好了……

  对了,你介绍的那家外资公司的人也见了,谈的不错,应该可以合作,我已经把计划发给董事长了,现在就等着资金到位呢……”
  陆鸣问道:“那你最近不回陆家镇?”说完,瞥了陈丹菲一眼,两个人似乎心意相通,脸上都感觉有点发烧。
  只听陆媛自顾说道:“哎呀,我忙的脚不沾地,哪儿有功夫回陆家镇,你也不说来帮帮我……对了,我提前给你打个招呼啊,我准备让阿娇当公司的副总经理,你没意见吧……”
  陆鸣想起当年陆媛和阿娇在毛竹园用烟熏自己的情形,苦笑了一下说道:“你的公司,我能有什么意见?不过,那边公司不是要派个副总过来吗?”
  陆媛说道:“这不矛盾啊,这么大的公司,两个副总也不多,我让对方派来的副总主管马珂亭,让阿娇当我的大管家……”
  陆鸣一愣,说道:“马珂亭是什么?”
  陆媛笑道:“老土冒,马珂亭就是市场啊,这都不知道……”
  陆鸣心里咒骂了一句,说道:“好好,你忙吧,我饿的没力气跟你说话……狗头摆……”说完,愤愤地挂断了电话。
  陈丹菲问道:“阿媛打来的?她说什么?”

  陆鸣见陈丹菲好像有点不自在,于是暧昧地笑道:“是不是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陈丹菲晕着脸说道:“我有什么可做贼心虚的?她又不是不知道你那点贼心……”
  陆鸣虽然上次装醉的时候从陈丹菲嘴里得知陆老闷和陆媛都不反对自己跟她有不正当关系,但却从来没有听陆媛亲口说过。
  当然,这种事陆媛也说不出口,只能采取默认的态度,但说实话,直到现在他都不能确定陆媛对自己和陈丹菲的关系究竟持什么态度。
  他根本不相信一个女人会大度到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除非她压根就不喜欢这个男人,或者实在是无可奈何。
  但陆媛起码从来都没有警告过自己,有时候甚至怀疑她故意给自己个陈丹菲制造机会呢,仔细想想,简直有点不可思议。
  所以,他听陈丹菲提起这事,忍不住问道:“你说……阿媛知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
  陈丹菲哼了一声,怏怏道:“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