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3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一看来电号码是徐晓帆打来的,急忙接通了,他刚才是用陈丹菲的手机给市公丨安丨局110报的案,并且还留下了真实姓名,想必徐晓帆很快就知道了。
  “你刚才打电话报案?”徐晓帆首先问道。
  陆鸣在被窝里捂了一会儿,已经没有抖的这么厉害了,说道:“是啊,你们什么时候能来……”
  徐晓帆说道:“这案子归三分局管……不过,我听说风雨太大,直升机没法起飞,今天不一定去的了,看看明天的天气能不能好转……”
  陆鸣说道:“那你的意思我们今晚还要在这里住一晚?”
  徐晓帆问道:“怎么?你们在哪里有什么危险吗?”
  陆鸣嘟囔道:“危险倒是暂时没有,只是回不去……”
  徐晓帆犹豫了一下,说道:“有件事我想问问你……”说了一半又没声音了。
  陆鸣心里一阵紧张,心想,难道丨警丨察也开始怀疑自己了?也难怪,蒋凝香都这么怀疑,丨警丨察自然也不例外。

  毕竟,从利害关系上看,炸大堤只有对自己有好处,也就是说,只有自己才有这个犯罪动机,其实,在干这件事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这个后果了,只是没想到这么严重。
  眼下唯一对自己有利的就是六子并没有一下炸开大堤,而只是炸了一个水桶般大小的洞,马公滩真正被淹应该是在将近十个小时之后,这段时间差有可能让大堤是被炸开的说法站不住脚。
  再说,那具尸体的死亡时间应该也能检测出来,证明他是在所谓的爆炸声之后十几个小时之后才死亡的。
  如果他们听见了爆炸声,并且认定大堤被炸开了,为什么不逃呢,为什么还要在那里等死?丨警丨察要想让大堤是被炸开的假设成立,那就必须把这个时间差解释清楚,除非他们能想到六子这个业余爆破手一炮只炸开了一个小窟窿。
  “怎么不说话?你想问什么?”陆鸣尽量镇定地说道。
  徐晓帆犹犹豫豫地说道:“也没什么,我只是想问问孔龙释放以后的情况……算了,等见面再说吧……”说完,就把手机挂断了。
  陆鸣一听不是徐晓帆问的并不是有关大堤被炸的事情,顿时长长松了一口气,至于她想知道阿龙释放以后的什么情况则并没有注意。
  “刚才是丨警丨察打来的?”陈丹菲问道。

  陆鸣觉得陈丹菲好像一脸紧张的样子,心想,这婆娘该不会也在怀疑大堤是自己炸开的吧?妈的,当时自己做出这个冲动的决定跟她有着莫大的关系,要不是看她那副绝望的样子,自己说不定还下不了决心呢,这就是痴迷女人的下场。
  “嗯……”陆鸣无精打采地回应了一声,然后就盯着天花板呆呆发愣、
  只见陈丹菲走过去关上了里面的房门,然后歪着身子坐在床头,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一张脸慢慢绯红起来,哼哼道:“你还想不想要……要那个……那个赌约……”
  陆鸣一愣,似乎没有明白过来,可随即就就注意到陈丹菲脸上的红晕以及扭捏作态的神情,马上明白她指的是什么了。
  心里面顿时一阵惊讶,心想,自己都把这件事忘记了,那点**差不多也被雨水浇灭了,没想到她倒记得清楚,并且看她这样子仿佛是想主动兑现承诺。
  妈的,真是奇怪了,刚才她分明被那句尸体吓的不轻,怎么突然就发情了呢?难道尸体对女人都有催情作用?
  陆鸣此刻倒没有多少**,不过正需要心灵的抚慰,只是时过境迁早已没有了刚才在车里面的气氛,所以换有点扭扭捏捏,你要兑现我也没有意见。
  陈丹菲这一次竟然没有三令五声让陆鸣闭上眼睛,也没有说不许动手,听了陆鸣的话,反倒是晕着脸自己闭上了眼睛,然后朝着陆鸣慢慢低下头来。
  陆鸣也忍不住闭上了眼,感觉到陈丹菲那微微的娇喘越来越近,最后就像是有一片轻柔的羽毛落在了唇上。

  并且轻轻滑动,既不像昨天晚上那么冰凉,也不那么炙热,轻柔的就像是被一阵温柔的春风拂过。
  他的一只手慢慢抬起来,不自觉地轻轻摩挲着陈丹菲的脸,心里面感动的只想哭,可又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感动。
  “时间到了没有……”也不知道亲吻了多久,只听陈丹菲含糊不清地呢喃道。
  陆鸣哼哼道:“还没有……一个小时呢……”
  陈丹菲娇哼了一声,再次赢樱唇覆上了陆鸣的嘴,并且渐渐痴狂起来,陆鸣觉得这一次陈丹菲的上半身整个压在了他的胸口,那惊人的弹性和柔软似乎碰触了世界上最饱满的事物,另一只手忍不住就上去了。
  陈丹菲的身子只是微微颤抖了一下,但并没有逃避,反而亲吻的更热烈了,嘴里还发出既像哭泣又像呻吟的迷人娇吟,正是陆鸣最喜欢的那种调调。
  不过,陈丹菲显然没有打算彻底放开自己,每当陆鸣的那只魔爪想要突破某些防线的时候,总会有一只手在那里等着他,并且拒绝的非常坚决,绝不会让男人产生半推半就的误解。
  在经过一番无声的抗争之后,陆鸣最终还是放弃了,只好双手搂紧了陈丹菲的柔腰,专心致志地享受现有的收获。
  终于,最后好像还是陈丹菲受不了越来越激烈的刺激,并且也生怕陆鸣走火入魔,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然后就把脸埋在陆鸣的脖子下面直哼哼。
  陆鸣睁开眼睛,低头看看身上的女人,一只手似无限怜惜地抚摸着他的秀发,而陈丹菲也就柔顺的像一只猫咪,舒服的差点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你想不想知道……”良久,陈丹菲趴在陆鸣身上哼哼道:“刚才如果你输了……我要问你什么问题?”
  陆鸣一听,忍不住警惕起来,心想,这婆娘打赌赢不了,该不会用自己的温柔做交换吧,不过,刚才的几分钟真是够**的,再稍稍加把力,应该就能突破她最后的防线了。
  干脆听听她究竟想知道多少,如果不过分的话,就跟她打打擦边球,说不定今天晚上就跟她把事情办了,白天她看过尸体了,晚上肯定不敢自己一个人睡,这么好的机会放弃了岂不是可惜?
  “你刚才说的那么严重,我都不敢听了……万一我不小心说错了话,岂不是不得好死?”陆鸣欲擒故纵地说道。
  陈丹菲抬起头,脸上红潮未退,盯着陆鸣说道:“因为这个问题你必须说实话,要是撒谎的话,还不如不说……就算你不回答我,我也不会怪你,但是你要是骗我的话,我这辈子也不会原谅你……”
  陆鸣把陈丹菲的每句话都在脑子里细细分析了一下,最后还是认定她想打探财神遗产的秘密,于是说道:“那好吧,你问吧,我要是不想说的话,就保持沉默,你可不能怪我……”
  陈丹菲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然后又把脸买进他的脖子里,犹豫了好一阵,才低声细语道:“你……你说……你爱不爱……我……”
  陆鸣呆呆地楞在那里,他做梦也想不到陈丹菲想问的竟然是这个问题,并且,听她那口气好像这个问题对她来说至关重要,甚至超过了财神遗产的秘密。
  妈的,爱不爱有这么重要吗?不管怎么样,自己也不可能娶她,为什么非要纠缠这个问题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