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3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陈丹菲好像也忍不住好奇心,已经从地上爬起来,战战兢兢的慢慢凑过来,看了一眼尸体的脸,马上就闭上了眼睛,好一阵才睁开来,颤声道:“阿鸣,快点走吧……难道你还想破案……”
  陆鸣正自犹豫不定,忽然,隐约听见传来一阵手机铃声,只是听不太清楚,不过听起来像是自己那部手机的声音。
  于是伸手摸摸口袋,竟然没有找到,想起自己刚才在车里面跟陈丹菲打闹过一阵,怀疑是掉在车上了。

  于是冲陈丹菲说道:“你就别凑热闹了,可能是我干妈打来的,你快点去车上接电话……”
  陈丹菲惊恐道:“我不去……我害怕……”
  杜鹃侧耳听了一会儿,吃惊道:“哎呀,这声音……好像是……是在水下面传来的……”
  一句话,说的陈丹菲又是一声惊呼,吓的花容失色。
  陆鸣想了一下,似乎明白了缘故,嘴里骂骂咧咧的站起身来,然后哗啦哗啦趟着水走到了刚才摔倒的地方,根据发出声音的位置,撅着屁股在水里摸了好一阵,终于找到了那把手机,只不过等他拿起来就已经挂断了。
  六子惊讶道:“老大的手机真牛逼啊,居然在水里面都能打通……哎呀,老大,什么牌子的?”
  如果没有人在洪水中丧生,陆鸣就不会对自己炸大堤有负罪感,并且还想极力掩盖自己的“罪行”。
  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尸体,让他再也没法自己骗自己了,他心里很清楚,如果这个老人真是被淹死的,那自己就是杀人凶手,只不过眼下还搞不清楚死者的具体死因。
  也正因为这样,让他在处理尸体和报案之间徘徊不定,他第一个反应是想挖个坑把尸体神不知鬼不觉地埋掉,来个“毁尸灭罪”,他相信只要自己把利害关系交代一下,陈丹菲和杜鹃应该不会出卖自己。
  可问题是,他还抱着一种侥幸心理,如果这个老人的死亡另有原因的话,自己岂不是替他人背黑锅?
  再说,就算把这个老人毁尸灭罪了,谁知道刚才那两架直升机会不会发现别的遇难者,如果还存在其他的遇难者,那么即便埋掉这具尸体也不可能一叶障目。
  所以,只有在这个老人是唯一遇难者的前提下,毁尸灭罪才有现实意义,否则一切都是徒劳,只是,自己如果这么做了的话,今后只要这具尸体被挖出来,那么自己的罪名就不再需要别的证据了。
  想了好半天,陆鸣最后决定报案,他觉得报案起码有三个好处,一是显得自己“光明磊落”,二是在这具尸体上不再需要承担什么风险。
  三是丨警丨察能够查明这个来人的真正死因,起码能给自己一个交代,否则,只要自己私自埋了这具尸体的话,很有可能被扯进另一个烂泥潭。
  当然,陆鸣也不是没有负罪感,只是他也没有让这个老人起死回生的本事,并且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反正他一点都没有考虑过要去公丨安丨局把这件事是清楚。

  何况,他潜意识中还一直替自己辩解,不管怎么说,他跟这个老人前世无仇后世无怨,又不是故意杀他的,也只能在警方查清他的身份之后,想办法给他家里人给点经济补偿了。
  “丹菲,用你的手机先给董事长打个电话,看看她那边有什么事……”陆鸣一旦做出决定,就不再犹豫。
  他一边交代蒋凝香,一边脱下自己的外逃盖在了尸体的脸上,心里还念叨着:老汉啊,不是我心狠,确实是你自己倒霉啊,这么大的雨,为什么不好好待在家里,干嘛非要要跑到这个荒郊野外呢。
  “董事长找你呢……”陈丹菲把手机递给陆鸣说道。
  陆鸣稍稍走开了几步,这才说道:“干妈……有事吗?手机没电了……”
  蒋凝香好像听出陆鸣说话的声音都发颤,问道:“你这是怎么啦?”
  陆鸣瑟瑟发抖道:“没……没什么,有点冷……我们在……在钓鱼……”
  蒋凝香嗔道:“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钓鱼?我看你们要想办法马上回来,你们自己要是没办法的话,我可以联系一下部队,让他们派人去接你们……
  我告诉你,丨警丨察来陆家镇了,说是农科院育种基地三个人昨晚失踪了,部队的人搜索了一上午,救出了两个被困的人,还有一个人没找到。
  据这两个被救出来的人说,他们听见了爆炸声,肯定大堤是被人炸开的,丨警丨察目前正在调查……”
  陆鸣一听,哆嗦的更厉害了,结结巴巴说道:“真有……有这事?干妈……我们……在钓鱼的时候发现……发现一具尸体……正想……正想报案呢……”
  蒋凝香一听,好一阵没出声,最后说道:“那你马上打电话报案,你亲自打……另外,你们昨天晚上待的地方距离马公滩最近,你要做好丨警丨察找你们调查的准备……”

  陆鸣说道:“好……好……我马上报案……不过,丨警丨察现在也……也过不来吧……”
  蒋凝香说道:“听说决口的面积太大,部队到现在都没有堵住缺口……你也别管丨警丨察能不能过去,先给他们打电话,看看他们怎么说……”
  陆鸣问道:“来陆家镇的丨警丨察是……是市公丨安丨局的吗?”
  蒋凝香说道:“我怎么知道……阿鸣,昨天晚上有几个人住在工地上?”
  陆鸣说道:“加上我和……和丹菲……总共六……六个人……”
  蒋凝香又是一阵沉默,最后说道:“那你把他们召集起来问问情况,看看他们是不是都听见了爆炸声,不要等到公丨安丨局的人来调查的时候自相矛盾……
  另外,你跟丹菲商量一下,看看工地上的丨炸丨药管理有没有问题,人员和设备转移的时候,丨炸丨药应该也一起转移了吧……”
  陆鸣似乎听出了蒋凝香的话外之音,心想,干妈可能早就怀疑这件事是自己干的,她这是在暗示自己做好善后事宜呢。

  妈的,看来事情闹大了,没想到公丨安丨局的人会把传言当回事,竟然正儿八经地派人来调查,好在农科院雨中基地的另外两个人已经获救了。
  这么说,遇难的只有这一个老头,倒是减轻了自己不少的罪孽,要是那两个也淹死的话,自己干脆也去山上的庙里面当和尚算了。
  几个人幸好及时离开了,刚回到办公室,随着一阵狂风,只听大雨又像是千军万马一般杀了过来,陆鸣已经冻得上下牙齿直打架。
  陈丹菲似乎不忍心,急忙说道:“你快点把湿衣服脱下来……”
  陆鸣哭丧着脸说道:“可我也没有衣服换……难道你让我光屁股……”
  陈丹菲让杜鹃去员工宿舍抱来一床旧被子,放在办公室里面休息间的床上,然后拿起一条毛巾被说道:“你先用这个裹一下,躺到床上盖上被子……厨房那边有炉子,我让六子把火生着,很快就能烘干……”
  陆鸣只好照办,把自己脱的赤条条的,然后裹上毛巾被,钻进了臭烘烘的被窝,杜鹃刚刚拿起陆鸣的衣服出去,陈丹菲手机就响起来。
  “陌生来电,肯定是找你的……”陈丹菲把手机递给陆鸣,然后坐在床边看着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