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3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期初,陆鸣只是看见水面上漂浮着很多杂物,因为六子选的这个钓鱼的地方是一个凹型的缺口,水流在这里不停地回旋,倒是钓鱼的好地方,不过水面上漂浮的杂物也渐渐淤积在这里。

  “尸体?哪里有尸体……”陆鸣气喘吁吁地冲到六子身边问道。
  不过,话未说完,就吓得脸色苍白,只见距离岸边十几米的地方,好像漂浮着一件土灰色的衣服,但仔细一看,就能看出那是一个脸朝下漂在水面的人。
  六子好像这是才看见陆鸣,颤声道:“老板……好像是……淹死的……”
  陆鸣脑子急速转动了一番,说道:“未必……会不会是被人谋害的,或者是在江里面淹死以后冲到这里来的,这个地方水并不深,怎么会淹死人呢……看样子应该是个男人……”
  六子小声道:“那我们怎么办?要不要报警?”
  陆鸣急忙摆摆手说道:“等等……先把他……弄上来……”
  “弄……弄上来……干嘛?”六子惊惧地说道。

  陆鸣说道:“先看看情况……可能从他身上能搞清楚他的身份……就算报警也要先把人捞上来啊,要不然等一会儿不知道被冲到什么地方呢……”
  六子左右看看,说道:“可也没有工具啊……怎么捞?”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惊惧道:“老板,你……你该不会是让我脱了衣服到水里面去捞吧……哎呀,我还没有见过死人呢……”
  陆鸣骂道:“你***死人有什么可怕的,活人才可怕呢……”
  虽然嘴里这么说,可他自己的身子忍不住一阵阵颤抖,最后灵机一动,说道:“你用抛竿扔,只要鱼钩挂住了衣服,就能慢慢拖到边上来……”
  六子一听,急忙收起水里的一根抛竿,转动着轮子收起了鱼线,然后站在岸边接连朝着尸体抛了三次,都没有能勾到衣服。
  陆鸣好像实在看不下去了,嘴里骂道:“整天吹牛皮钓鱼有多厉害,连个钩子都抛不准,拿过来……”

  说完,一把夺过鱼竿,叉开双腿站在岸边,双手举着竿子瞄了一会儿,然后往前一抛,没想到他忽略了后面的树,甩起来的鱼钩挂在了树枝上,这一竿竟然没有抛出去。
  可他的身体却因为惯性收势不住,往前冲了几步,只听哗啦一声,竟然整个人竟然一下冲进了水里面。
  他本来就是旱鸭子,刚落到水里面脚底一滑,嘴里大叫一声,整个身子就倒了下去,只觉得咕嘟咕嘟呛了两口水,连喊都喊不出来,只好两只手在水底乱抓。
  站在斜坡上的杜鹃见老板落水,忍不住又尖叫了一声,马上冲下伸手一推六子大声道:“哎呀,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救老板啊……天哪,老板不见了……这里的水怎么这么深……”
  六子像是才反应过来,也顾不上害怕尸体了,两只脚蹭动了一下,把鞋子甩掉,大步跨进了水里,嘴里还一边叫道:“老大,老大……”
  刚往前边走了三四米远,猛地听到呼啦一声,只见距离他两米左右的地方突然站起一个人,吓的他惊呼一声,可仔细一看,没想到正是他的老大陆鸣。
  只见他大口喘着气,浑身水淋淋的,脑袋上还沾着不少水草,不过,水位连屁股都不到,顿时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么浅的水,老板刚才怎么就不见了呢?难道附近有深坑?

  “老板,你站在那里别动……可别再掉进坑里面……”六子一边试探着,小心翼翼地靠过去。
  陆鸣接连吐了几口水,这才用手抹了一把脸,嘴里咒骂道:“我日啊……”
  没想到六子刚走了几步忽然就站在那里不动了,惊恐地盯着陆鸣的身后,说道:“哎呀,冲过来了……”
  陆鸣惊魂未定,扭头朝身后看看,猛然发现那具尸体竟然已经被洪水冲到了距离他不到两米的地方,随着水流上下不停起伏着。
  陆鸣的心本能地缩成了一团,不过,他倒没有逃跑,而是紧盯着那具尸体,只见随着水流的回旋,荡漾着迅速朝着他靠过来,心想,见鬼,怎么就直奔自己过来了。
  陆鸣觉得双腿软的站不住,身子像是得了伤寒病一样瑟瑟发抖,不过,心里面似乎有股怒气,好像就连这具尸体也跟他作对似的。

  顿时大将军传人的野性瞬间就爆发出来,等到那具尸体距离他不到一米远的时候,一咬牙,嘴里忽然大叫一声,伸手就抓住了尸体的衣服,用尽浑身的力量猛地朝着六子这边甩过来。
  而那具尸体好像没有分量似的,被他甩的飞起来,正好撞在了六子身上,六子嘴里一声狼嚎,普通一声坐在了水里,盯着面前那个看不见脸的脑袋怔怔发呆。
  陈丹菲原本按照陆鸣的吩咐在山坡上等着,可等到杜鹃发出第二声尖叫的时候,再也等不下去了,连滚带爬地从斜坡上冲下来,正好看见陆鸣从水里窜出来,一只手捂着嘴娇呼了一声,心想,难道他们抓到了大鱼?
  这样想着,嘴里还冲被朝着她的杜鹃叫道:“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多大的鱼啊,还要两个人下去抓?”
  她的话音刚落,就见陆鸣好像抓住了什么东西朝着岸边扔过来,看起来不像是大鱼,等到六子怪叫一声的时候,她已经看清楚了落在六子面前的不是什么鱼,而是一个人。

  “妈呀……这……这是……”陈丹菲往后本能地退了一步,脚上被拌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张着嘴说不出话。
  陆鸣借着一瞬间的威猛,似乎有种天神附体的感觉,三两步就冲到了六子面前,揪住了尸体的衣领,嘴里呼哧呼哧喘息着,踉踉跄跄的把尸体拖到了岸边。
  又用力把他的身子翻了过来,然后就像是虚脱了一般,一屁股坐在了尸体的身边,盯着而那张被水泡的已经肿胀起来的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陈丹菲和杜鹃都发出了一声恐惧的惊呼,陈丹菲瑞软的干本站不起来,只好双手撑着地面、挪动着屁股往后面直躲。而杜鹃则半个身子藏在一棵树后面,眼睛不敢朝这边看。
  六子已经爬到了按上,见识过老大的“神勇”之后,似乎有点惭愧,并且在陆鸣的影响下,好像胆子也大了。
  蹲在尸体身边看了一会儿,喘息道:“老板,好像是个老头……看这样子肯定是淹死的……我就说嘛,这么一点水,一般不容易淹死人……”
  陆鸣抬头恶狠狠地盯着六子问道:“你他妈怎么知道他是在这里淹死的?难道你没看见?这里的水只有半米深,小孩都淹不死……快看看他口袋里有什么东西?”

  六子颤抖着手伸到尸体的衣服口袋和裤子口袋掏了一会儿,结果外面衣服的口袋里什么都没有,最后还是再里面衬衫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包大湿的烟盒几十块钱,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无名尸体?”六子嘀咕道。
  杜鹃的胆子毕竟比陈丹菲大一点,见两个男人围着尸体忙活,慢慢靠过来,等看到那张肿胀的而又丑陋的脸之后,忍不住用双手捂住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才放下来,仔细看了一眼,颤声道:“你们别翻了……快点……快点报案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