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3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丹菲趁机把腿上的靠垫一掀,另一只手在他身上推了一把,陆鸣就滚到了地上,双手捂着裆部哼哼了几声,爬起身来骂道:“你这和婆娘神经病啊……下手没轻没重……”
  陈丹菲见陆鸣一副狼狈的模样,晕着脸,一只手捂着小嘴一阵吃吃娇笑,娇声道:“叫你今后再敢对我动邪念……大白天就想着那些龌龊事,没有把你害人的玩意掐断算是便宜你了……”
  陆鸣气愤地从地上爬起来,怒道:“谁龌龊了……我害谁了……搞坏了你赔得起吗?”
  陈丹菲红着脸笑道:“吆,什么稀罕玩意说的这么金贵?你当我道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哼,给点空气你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说完,脸上好像有点挂不住,急忙扭头朝着窗外看去。
  陆鸣虽然感到一阵剧痛,可心里面好像挺受用,毕竟,这种打闹可不是一般男女之间会发生的事情,两个人的关系必须达到某种亲密程度,才能消受这种温柔又暧昧的折磨,只觉得自己和陈丹菲之间的关系又近了一步,并且这种折磨本身就能给人带来快感。
  “怎么样?是不是吓到你了?”陆鸣意犹未尽地凑近陈丹菲小声说道。
  陈丹菲没有回头,嘴里只是哼了一声,并没出说话,不过那一声轻哼似乎透着一点蔑视,这让陆鸣的自信心受到了不小打击,心想,难道她前夫比自己的还要伟岸?

  没想到陈丹菲忽然转过身来,晕着脸说道:“真想不到你的脸皮竟然这么厚?”
  陆鸣辩解道:“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这也是正常反应?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把我当太监了?”
  陈丹菲骂道:“还嘴硬……有本事你把口袋的钥匙串掏出来,如果上面有……有掏耳勺的话,我……我就……我还不知道你的那点鬼心眼?”
  陆鸣一听,马上来劲了,顿时忘记了心事,坐直身子盯着陈丹菲说道:“你是不是总觉得自己料事如神?我要是掏出来你怎么着?”
  陈丹菲斜睨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似乎在评估他的话有多少水分,最后似乎下定了决心,毅然说道:“那咱们打个赌,如果你输了,就回答我一个问题,如果撒谎的话,不得好死……”
  陆鸣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婆娘竟然说出这么狠的咒语,不用说,她的问题百分之百跟财神的遗产有关,没想到连这种机会都不放过,今天就让她彻底死了心。

  “如果你输了呢?”陆鸣问道。
  陈丹菲似乎还是有点拿不定主语,盯着陆鸣脸上的神情变化,似乎想判断他是不是在故作镇定,最后发现他眼神闪烁不定,于是说道:“如果我输了……我就……就主动给你……主动亲你一下……不过,条件是你的双手不能乱动……”
  陆鸣恼火道:“你这筹码未免也太寒碜了吧?就亲一下?双手还不能动?这不公平……”
  陈丹菲问道:“我还没有说出我的问题,你怎么知道不公平?”
  陆鸣哼了一声道:“我用屁股也能猜得出来……”
  陈丹菲生气道:“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愿意赌就来,不愿意就算……”
  陆鸣嘴里虽然不愿意,可心里面对陈丹菲的吻充满了期待,虽然他昨天晚上已经饱尝了她的樱桃小嘴,并且也是她主动挑起的,可现在的感觉却完全不同,这种主动似乎意味着某种心甘情愿的奉献。
  “那好,咱们可都不许耍赖,你要是放弃打这个赌也算你输……”陆鸣最终还是经受不住诱惑,盯着陈丹菲说道。
  陈丹菲见陆鸣有恃无恐的样子,忍不住一阵疑惑,可最终她还是断定这坏蛋肯定是在装腔作势,否则也不会提出这个附加条件了。

  “少废话,拿出来吧?”陈丹菲一甩头发说道。
  陆鸣脸上露出一丝奸笑,一只手伸进口袋故意磨磨唧唧的半天掏不出来,最后还故意挑逗道:“这个吻不能少于十秒钟,要不然我就放弃……”
  陈丹菲更加吃定陆鸣是在虚张声势,不假思索地说道:“别说十秒钟,一个小时我也认了,有本事你就掏出来,不然就乖乖认输……”
  陆鸣哈哈一笑,一只手像是变戏法一般从口袋抽了出来,把一个钥匙串在陈丹菲面前晃得叮当响,上面果然挂着一支长长的掏耳勺。
  “怎么样?认输吧?”陆鸣得意地笑道。

  陈丹菲盯着那个晃来晃去的掏耳勺,一张脸慢慢烧起来,伸手一把夺过钥匙串,把那根掏耳勺细细验证了一番,最后恨声道:“你这混蛋,前天你的钥匙串仍在茶几上我就看过,上面根本就没有掏耳勺……”
  陆鸣奸笑道:“我身上的东西随时会少一样或者多一样,岂是你能猜得到的……”说完,拿过钥匙串放进口袋里,脑袋往靠背上一仰,说道:“愿赌服输,来吧……也不用一个小时,我有点吃不消,干脆就五分钟吧……”
  陈丹菲绯红着脸,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最后似无奈地说道:“那你闭上眼睛……警告你啊,如果手动一下,我就反悔……”
  陆鸣听话第闭上眼睛,笑道:“不动不动……我还乐的享受现成的服务呢……”
  陈丹菲咬着红唇稍稍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扭头看看窗外,最后双手支撑在沙发上,闭上眼睛,脑袋慢慢朝着陆鸣伸过去。

  就在陈丹菲的樱唇就要触碰到陆鸣高高撅起的嘴巴的时候,忽然外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叫,虽然听起来有点远,却清晰可闻。
  陈丹菲迅速缩了回去,陆鸣猛地睁开了眼睛,一挺身坐了起来,一脸疑惑道:“好像是杜鹃?”
  陈丹菲似乎也暂时忘记了羞臊,说道:“我听着也像……难道出什么事了?”
  陆鸣想了一下,忽然骂道:“肯定是六子这个混蛋见色起意……”

  说这话,人已经打开车门窜了出去,陈丹菲一脸不解的模样,似乎不相信陆鸣的判断,毕竟,杜鹃在她眼里可看不出有什么“色”,除非六子饥不择食呢。
  陆鸣由于跑到太急,在下坡上摔了一跤,沾了一身泥,嘴里咒骂了一句,回头见陈丹菲也要下来,生怕她看见不雅的一幕,于是说道:“你下来干嘛?在上面等着……”
  说完在泥泞的斜坡上浅一脚的往下面走,不时还停下来听听动静,说实话,他也不清楚六子和杜鹃究竟在什么地方钓鱼。
  “杜鹃,杜鹃……”陆鸣已经走到水边了,可还是没有看见两个人的身影,嘴里叫了两声。
  不一会儿,就听见右边的小树林那边传来杜鹃惊恐的声音:“老板……你……你快来……”
  妈的,听杜鹃的语气不像是是六子见色起意啊,他应该没这个胆子,难道钓到了大鱼,以至于让杜鹃发出了尖叫?
  “什么事?”陆鸣想起刚刚被尖叫打断的香吻,气冲冲地问道。
  话音刚落,只见杜鹃从一棵树后面冒出来,一边弯着腰往这边爬,一边惊慌失措地说道:“老板……死人……这里有一具尸体……突然冒出来的……”
  陆鸣一听,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泥地上,然后顺着斜坡滑了下去,搞得满身都是泥,可他也顾不上了,爬起身来就冲进了小树林,只见六子站在水边呆呆地看着水里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