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3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丹菲见陆鸣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问道:“董事长说什么?”
  陆鸣无精打采地说道:“她说马公滩决堤的事情新闻已经报道了,部队的人证赶过来堵缺口呢,让我们耐心等待……”
  说完,冲六子和杜鹃说道:“你们还站在这里愣什么,还不快点去钓鱼……”
  六子拿出两支鱼竿,递给陆鸣一支,没想到他摆摆手说道:“你们两个去钓吧,我跟陈总商量点事……”
  天上的云好像渐渐散开了,雨也变成了淅淅沥沥的毛毛细雨,虽然已经是秋天了,可山坡上的一些长青植物被雨水冲刷的绿油油的。

  陈丹菲见陆鸣先前的那股劲头突然没了,好像整个人都蔫了,于是打开后车门钻了进去,说道:“进来说吧,别站在那里淋雨了……”
  陆鸣看着六子和杜鹃走下山皮,消失在以一片小树林后面,这才钻进了车里面,坐在陈丹菲身边,点上一支烟,心事重重地摇下车窗玻璃,说道:“干妈说居然有人怀疑马公滩决堤是被人炸开的,你说荒唐不荒唐……”
  陈丹菲一愣,随即说道:“对呀,咱们昨天晚上不是也听见了爆炸声吗?现在想想,还确实来自这个方向。”
  陆鸣气哼哼地说道:“就你耳朵尖,我怎么没听见,肯定是有人把打雷的声音听成爆炸了……”
  陈丹菲奇怪地瞥了陆鸣一眼,说道:“我又不是没有听过打雷的声音,哪有打雷震得窗户都抖动的?”

  陆鸣嘟囔道:“多半是你耳朵有毛病,六子和杜鹃怎么就没哟听到……”
  陈丹菲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忽然说道:“你也可笑,就算是被人炸来的,反正跟我们没关系。你愁什么?”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觉得有人心怀叵测,故意制造这个谣言……你想想,炸开大堤谁最受益?这不是明摆着想把火烧到咱们身上吗?”
  陈丹菲笑道:“哎呀,你真是杞人忧天,就算有人制造谣言,那就让他制造去好了,我们又没炸大堤……说实话,要是真有人炸了大堤,我还想提着礼物去好好谢谢他呢……”
  陆鸣听了有点哭笑不得,心想,如果她知道是自己和六子炸了大堤的话,就不会说的这么轻松了。

  到时候不但不会感谢自己,说不定还要马上撇清自己的责任呢,毕竟,她是这里的总经理,就算是自己下令炸的大堤,可她也逃不掉在责任,起码六子是她的司机这一点就说不清楚,何况丨炸丨药没有管好也是不小的罪名。
  “我听干妈说已经有记者在调查这件事,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报案……我们昨天晚上毕竟住在这里,到时候有人要是找你了解情况,你就说什么都没听见,跟那两个负责监督水位的员工也交代一声,我可不想惹是生非……”
  陈丹菲好像一点都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笑道:“你就别胡思乱想了,也许我真的听错了,你想想,除了政府,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炸大堤?再说,北岸这边除了我们之外,谁有必要去炸大堤……”
  说到这这里,芳心猛然一动,扭头看看陆鸣,脸上露出一丝惊惧的神情,正想说什么,忽然听见远处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并且越来越近。
  “直升机……部队的直升机来了……快……快把车藏在树林里……别让他们看见了……”陆鸣急忙冲陈丹菲说道。
  陈丹菲脸上闪过惊异的神情,不过,她都没有问一下为什么,马上跑到驾驶座上发动了机车,动作利索地把车倒进了小树林里。

  陆鸣拉开车门钻出来,就像是做贼一样躲在一棵树后面朝着天上看,不一会儿就发现西南方有两个点朝着这边轰轰隆隆地飞过来。
  “直升飞机?部队的直升飞机来这里干什么?”陈丹菲好像被陆鸣鬼鬼祟祟的样子所感染,躲在他的身后压低声音说道。
  陆鸣见两架直升机只是围绕着那一带转圈子,好像并没有飞过来的意思,于是直起身来说道:“听干妈说是部队派过来在这一带搜救的……你说会不会真的有人被淹死?”
  陈丹菲一脸紧张地摇摇头,说道:“不会吧……这水好像并不深……只要会游泳就淹不死……最多也只是像我们一样被困住罢了……”
  陆鸣听了陈丹菲的话,似乎心情好了一点,说道:“但愿吧……对了,我是不想让人知道我们从昨晚开始就待在这里,要不然肯定又会惹出闲言碎语……”

  等了差不多三四分钟之后,直升机在西南部天空变成了一个小点,最后终于看不见了,不过,轰隆隆的声音似乎还留在了空中。
  “回车里吧……这雨好像又大起来了,也不知道六子他们钓到鱼没有……”陈丹菲竟然伸手拉着陆鸣的胳膊说道,那声音听起来似乎也很温柔。
  陆鸣有点有点意外,不过他此刻做贼心虚,也没心思享受陈丹菲的温柔,不仅是炸大堤的事情,还有做为烈士的孙子得到不公平待遇的气愤,心里的那股失落感让他提不起劲来。
  “你这是怎么啦?来的时候不是兴致挺高的吗?要不然我赔你去钓一会儿鱼?”在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陈丹菲就像是忽然变了一个人似的,那模样就像是陆鸣的贤内助一般。
  陆鸣摸出一支烟点上,望着车窗外的淅淅沥沥的小雨,无精打采地说道:“不去了……昨晚没休息好,有点瞌睡了……”

  陈丹菲伸手从后面拿过一个靠垫放在自己腿上,说道:“那你睡一会儿吧,脑袋就枕在这里,我看每两个小时他们恐怕结束不了……”
  陆鸣一脸惊讶地扭头盯着陈丹菲,似乎不认识她的似的,最后说道:“我怎么突然觉得有点不习惯……”
  陈丹菲晕着脸嗔道:“哼,你就是个不知好歹的人……你习惯什么?你就习惯欺负人……睡不睡?不睡就算了……”
  陆鸣急忙说道:“睡,睡……难得你对我仁慈一回……”说着话,身子一歪躺了下去,脑袋放在陈丹菲腿上的考点上,不高不低正合适,只是他是侧躺着,所以看不见女人的脸。
  “我口袋里钥匙串上有个掏耳勺,你拿出来替我掏掏耳朵……”陆鸣似乎还不满足,闭着眼睛哼哼道。
  陈丹菲嗔道:“你少得寸进尺啊……哎呀,怎么一会儿腿就麻了……”
  陆鸣笑道:“好人做到底嘛,我小时候最喜欢我妈给我掏耳朵了……”
  陈丹菲在门的脑袋上敲了一下,说道:“我可不是你妈……事儿真多……”
  嘴里虽然不情愿,可一只手还是伸进了陆鸣的裤子口袋里,结果钥匙串没掏着,手上却碰到了热乎乎硬邦邦的一根。
  那只手顿时就像是被烫到了一般迅速缩了回来,胀红了脸,一颗心小鹿般噗噗乱跳。
  可陆鸣好像没有感觉到似的,在陈丹菲腿上翻了一个身,脸冲着她的肚子,说道:“我忘了,在这边口袋里……”

  陈丹菲晕着脸,咬着牙,盯着陆鸣的脑袋注视了一阵,然后闭上眼睛,一只手慢慢朝着口袋伸进去,只听陆鸣忽然一阵惨叫,身子猛地跳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