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6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佘文秀不客气地说道:“你呀,别画蛇添足了,想听经过,自己单独请他们俩,让他们讲给你听,满足你的好奇心。又不是年轻人,都这把年纪了,还想听人家的恋爱经过,好奇心太强了吧?真是不可思议。”
  大家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丁一发现,佘文秀说这话的时候,不像是在调侃,殷家实的脸色就有些尴尬。
  “哈哈。”江帆笑过后,说道:“我们的恋爱经过很老套的,说出来你们不见得喜欢听。”
  佘文秀指着殷家实说:“他喜欢,改天给他讲!”
  殷家实的脸有些灰,说道:“我这不是凑凑趣烘托一下气氛嘛……”
  这时,肖爱国走到江帆面前,再次小声说道:“可以开始了嘛?”
  江帆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殷家实的话,大声说道:“这个你得问佘书记了,他已经罢免我了,我今天只有两个作用,一是喝酒,二是当好新郎,他没说让我管该不该开始的事。”
  江帆的话把大家都笑了,佘文秀也笑了,冲着肖爱国挥了一下手,说道:“老肖,开席!”
  第一杯酒,佘文秀提议,祝贺一对新人喜结良缘,尽管仪式简单了点,但热闹不能少。第二杯酒,祝贺新人双方老人,健康长寿,第三杯酒,希望尽早喝到他们孩子的满月酒。
  三杯酒下肚,佘文秀便起身来到了家属席敬酒,满是赞赏新人的话。
  殷家实和蔡枫也来敬酒,他们首先单敬了老师一杯,然后又敬了大家一杯。场面和热闹,大家都说着祝贺、祝福的话。
  不知为什么,丁一自从判断殷家实就是小字报的始作俑者的时候,她的心里始终都愉快不起来了,尽管表面强装笑脸,心里就跟堵上东西一样难受。
  好在江帆一刻也没忘记他这位美丽的新娘,不是拉着她敬酒,就是跟她说话。

  江帆领着丁一挨个敬酒,先给双方家人敬了酒,随后给市领导们来敬酒。江帆被大家哄得喝了不少酒,殷家实显得有些闷闷不乐,不再像开始那么兴奋了,而且也很少说话了。江帆来到他跟前,说:“殷书记啊,怎么话不多了?”
  殷家实说:“我不说话了,一说话就挨批评,还是省着说吧。”
  佘文秀笑了,说道:“不是我批评你,你说你那么大岁数,还想听人家年轻人的恋爱经过,这事想想都……都怪异。”他夹了一口菜,故意摇摇头,往下就不说了。
  殷家实听了,说道:“他还年轻?”

  佘文秀看着他,说道:“你的意思是他比你老?”
  众人又都大笑了。
  殷家实一听,端起酒杯,说道:“得,我自罚一杯,江市长,小丁,我敬你们,愿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不知为什么,当他说到“早得贵子”的时候,丁一下意识地拉住了江帆的手,江帆紧紧地攥了她一下,随即松开,脸上有了不易察觉的冷笑,他高高地举起杯,说道:“谢谢殷书记的祝福。”说完,跟他碰杯,江帆就干了。
  尽管佘文秀说让江帆喝酒,其实大家谁都没有跟江帆起哄,一是旁边有双方的老人们,二是江帆今天情况特殊,再有,在市领导中,大部分人都比江帆的岁数大,所以,谁都不好往深处闹。

  丁一有了一些倦意,他趁江帆跟佘文秀说话的空儿,坐在了哥哥的空位上,哥哥在那桌上正在挨个敬领导们的酒。
  旁边的江燕和杜蕾赶紧给她夹菜,让她吃点,她刚要吃,就看见殷家实端着酒杯走了过来,她赶忙起身,殷家实说:“小丁,再次祝贺,祝贺。”
  旁边的杜蕾赶紧递给丁一一杯水,丁一端起杯,说道:“谢谢殷书记关心。”
  正在这时,陆原敬酒回来了,殷家实又将酒杯举向了陆原,说道:“真是一对了不起的兄妹,来,我敬你们兄妹俩。”
  丁一说:“我们敬您。”
  陆原也说:“我们兄妹敬您。”
  三只杯子碰了一起,殷家实和陆原干了。殷家实看着陆原说道:“你现在在省纪委工作?”
  陆原说道:“是的。”
  “几室?”
  陆原想了想说:“我目前在信访室,刚刚调任。”
  “哦,好,好,以后有事还得找老弟帮忙啊。”
  陆原说:“千万别,千万别,我可不希望您找我,我那个地方不是什么好地方。”
  “哈哈。”殷家实大笑。
  陆原也笑了,但是丁一没有笑。
  听见他们的笑声,江帆离开佘文秀,走了过来,站在丁一旁边,说道:“殷书记又讲了什么笑话?”
  殷家实说:“看你,看你,我刚跟小丁和他哥哥说句话,你就不放心跟过来了,好,我走,我走。”
  佘文秀就嘲笑他说:“江市长拿你当大灰狼了。”
  “哈哈。”大家又都开怀大笑。
  也许,大家都有这样的疑问,为什么今天佘文秀单单跟殷家实过不去。其实,佘文秀从郎法迁那里,或多或少知道一些丁一跟江帆的关系,小字报的事,尽管没有形成气候,但佘文秀也是知道的,一直以来,殷家实都在利用聂文东和佘文秀的矛盾,坐收渔翁之利,佘文秀也是有苦难言,谁让聂文东就愿意上他的当呢?江帆来阆诸的时候,佘文秀是不了解江帆底细的,随着对江帆了解的深入,他不但知道了江帆跟樊文良的关系,还知道了江帆跟袁其仆关系。袁其仆,党校副校长,外派后,不会在边疆呆多长时间的,早晚是要回内地的,党校出去的人,几年后回来,马上就会跃上一个台阶的。所以,江帆的背景不可小视。

  官至正厅,且是一个地区的一把手,他们背后都有着强大的伯乐背景,佘文秀也不例外。只是,他的伯乐,随着省委书记的更换,加上前省委书记的儿子及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出事,前省委书记也受到了审查,尽管和他没有直接的责任,但却脱不了干系,早就告老还乡了。所以,佘文秀目前来说,是没有什么背景的。但是他凭借多年官场的手腕,还是让不知好歹的聂文东栽了跟头。如果他不栽跟头,那么他佘文秀就会栽跟头,这就是所谓的官场如战场,你不出手,就有可能被出手,那样下场会很惨。

  在江帆转正之际,佘文秀早就发现了殷家实的不轨,但殷家实具体做了什么,他不是完全清楚,所以,在樊文良“路过”阆诸的那次,单独教练了佘文秀和殷家实,樊文良跟殷家实讲了什么佘文秀是不清楚的,但是他清楚樊文良跟自己讲了什么,记得樊文良很严肃地摆出了目前阆诸存在的问题,尤其是针对佘文秀的举报信,尽管有大部分属于不实举报,甚至是诽谤内容,但足以说明,阆诸的班子是有问题的,是不稳定的,省委采取的是克制的态度。希望作为班长的佘文秀,努力检查自身问题,查摆不足,带好这支队伍,保持阆诸政治局面的稳定,确保组织意图能顺利体现。

  组织部长通篇都没提一次江帆,但佘文秀知道,无论是樊文良代表的是省委组织部,还是他个人,他这样做都挑不出任何毛病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