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6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佘文秀笑了,说道:“你也用不着审老肖了,是我让秘书打电话给老肖,想用政府那辆商务车,老肖说这辆车明天有安排,但他怕给你走漏消息,没敢跟秘书说明白,就直接跑我办公室来,跟我说明了情况,你想,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给你瞒得住吗?他问我别的车行不行,还求我让我保密,说市长下了死命令,不许走漏风声。”
  江帆用手指着肖爱国,“哈哈”大笑着,什么都没说。

  佘文秀说:“我一想,这么严肃的人生大事,哪能让你悄悄地蒙混过关?所以,我昨天晚上挨个给这些在家的常委们打电话,跟他们说,市长明天大喜,无论如何都得去讨杯喜酒喝。”
  江帆再次举起双手,冲着佘文秀一个劲地做作揖状。
  佘文秀两只晶亮的眼睛,不停地打量着丁一,然后跟江帆说道:“真没想到,真没想到啊!江市长,鲍市长说得对,你的保密工作做得太好啊!”
  江帆听了这话,不由地看了殷家实一眼,殷家实正若无其事地看着佘文秀,附和着佘文秀说道:“是啊,是啊,佘书记啊,小丁当年参加主持人大奖赛,那可是我亲自拍板定下的人选,没想到被有些人捡了便宜。”
  佘文秀晶亮的双目就射向了殷家实,说道:“老殷啊,你这话可是有毛病,如果我不给你指出来,当着这么多的长辈和晚辈,恐怕不合适。什么叫江市长捡个便宜,你的意思是在说小丁是个便宜?”
  丁乃翔听后首先是一阵“哈哈”大笑。
  殷家实故意很委屈地说道:“佘书记啊,我哪是那个意思啊?您可真会揪我的小辫子。”
  看到殷家实的窘样,佘文秀这才“哈哈”大笑着说:“你这样说她我不爱听,小丁是丁教授的独女,书香门第,不但是电视台有名的才女,也是我们阆诸市有名的才女,你是她是便宜,我当然反对了。”
  丁一不好意思笑了,她想起她没答应将自己抄写的《三国演义》给佘文秀,就多少有了愧疚心理。

  “哈哈。”江帆又是一阵大笑。
  这个小餐厅,正好摆下了两张大圆桌,看来,佘文秀他们来了有一会了,因为这个屋子原来只有一张桌子,肯定是临时变成了两张。
  肖爱国走了过来,说道:“是否开始?”
  江帆说道:“开始。”
  大家坐好后,江帆挺直身背,说道:“各位领导……”
  他的话还没说完,佘文秀就拦了下来,说道:“你今天没有发言权,我们又不是你请来的,我们是自己来的,大家说对不对?”
  其他人应和着佘文秀喊道。
  佘文秀说:“你今天的任务有两个,一个是喝好酒,一个是当好新郎,别的事你没有发言权了。”
  江帆不由得大笑,他赶紧又冲他抱拳示意。

  佘文秀说:“老肖,这两桌酒席你记着,不让江市长掏腰包,我们这些在座的人掏腰包,如果在座的各位掏不起的话,就从工资里扣。”
  “哈哈。”江帆又笑了,他没想到佘文秀平时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态,鲜有生动活泼的时候,今天居然表现得还是个幽默天才。
  佘文秀又说:“江市长,这样吧,你悄悄结婚的事,我们也就不追究了,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你先说这个酒怎么喝吧?”
  江帆一听,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家人的这一桌,说道:“大家让我怎么喝我就怎么喝?”
  佘文秀笑了,说道:“你们大家发现了没有,我一问他怎么喝酒,他居然不看旁边丨警丨察的反应,他居然看向了亲友团,谁能解释一下其中的奥秘。”

  殷家实说:“我试着解读一下,刚才江市长的眼神我也发现了,佘书记观察得太细腻了……”
  “你是表扬佘书记还是在表扬自己?”这时宣传部部长蔡枫说道。
  “哈哈。”蔡枫用话刺激了一下殷家实,殷家实笑着说:“我还不是借了佘书记的光吗,如果不是佘书记放现江市长的眼神,我就是发现了也不敢说啊。”
  蔡枫和殷家实有过一段同窗过程,后来殷家实转入了政治系,殷家实转系后不久,丁乃翔便给蔡枫所在的中文系讲授中国近代文学,蔡枫跟丁乃翔是真正的师生关系。所以,刚才来到小餐厅时,蔡枫负责给佘文秀及大家介绍了丁乃翔全家,陆原又负责给大家介绍了江帆父母及妹妹一家人。几位常委领导便纷纷向他们双方家庭成员表示祝贺。

  蔡枫这时说:“请家实书记继续解读江市长的眼神。”
  殷家实笑了,说道:“我是一己之见,如果解读的不对,请佘书记和江市长批评指正。我是这样想的,江市长之所以不看旁边自己美丽漂亮的新娘,是因为他知道她不担心他,因为新娘通过长期的接触和交往,已经深深地知道他的酒量了,所以他知道新娘不担心,也知道新娘不会阻止他喝酒,他真正担心的是那边的亲友团的成员,那里有年迈的父母,还有一个省委的纪检干部在场,他看他们,实际是怕他们担心。”

  殷家实的话里的特别指出了丁一和江帆是“通过长期交往”的,这个长期,就是再糊涂的人都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肯定是开始于江帆支边之前。
  “哈哈。”江帆看了丁一一眼,随后仰头大笑。
  殷家实的话挑不出什么毛病,丁一听着心里却很别扭,长期以来,尽管她和江帆很少触及到小字报的问题,但她一直都没有忘记有这么一个对他们的过去感兴趣的人。她非常明白,这个人是针对江帆来的,那么就有可能是江帆威胁到的人,她想过蔡枫,想过殷家实,甚至想过佘文秀,还有鲍志刚,尽管是心里想,她从没跟江帆说过,因为她知道江帆不想让她回忆这件事,这件事毕竟是对他们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和伤害。

  刚才殷家实说的那句“通过长期的接触和交往”这句话,让丁一心就是一动,他特别强调说“长期”和“接触”两个词,使她瞬间就明白了小字报的始作俑者,就是眼前这个人!也只有他,才有资格嫉妒江帆!
  想到这里,她的身体下意识地震颤了一下,不知是心电感应,还是江帆感觉到了她身体的颤动,江帆伸出手臂,揽过她,将丁一推到他面前,说道:“来,尽管大家都认识她,但我还想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妻子,丁一。”
  丁一看着殷家实,然后冲着大家点点头,说道:“欢迎大家,谢谢!”说完,优雅地向他们微微鞠了一躬。
  江帆对丁一说:“这些领导们想必不用我介绍了吧,天天在你们的镜头里露面,你一天不定几次念叨他们的名字呢,当然,还包括我江帆的名字。”
  “哈哈。”两旁的人都笑了。

  尽管丁一今天没有着红挂绿,没有化妆,只是唇上抹了点唇彩,但却有着异乎寻常的清新和娇媚,跟那些浓妆的新娘相比,有着一种真实、自然、脱俗的美丽。
  殷家实说道:“江市长,你说你婚礼也太简单了,想取取乐都不好意思。”
  佘文秀说:“你一个大伯子,想取什么乐?”
  殷家实说:“比如,讲讲他们的恋爱经过什么的?”

  佘文秀说:“这个环节可以没有,再说了,人家的恋爱经过你听着就那么过瘾?要不就让弟妹给你讲讲,看你好不好意思听?”
  殷家实看着佘文秀,故作委屈地说道:“我这不是想烘托一下气氛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