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6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乃翔冲着女儿笑了笑。
  陆原说:“敬茶仪式继续进行,妹夫,向前,这是妈妈,请给妈妈敬茶。”
  杜蕾又将一杯茶水递到江帆的手里,江帆接了过来,双手端茶,恭恭敬敬地冲乔姨鞠了一躬,说道“妈妈,请您喝茶。”
  乔姨连忙接了过来,象征性地喝了一口,然后放在前面的茶几上。
  陆原看着妈妈若无其事的样子,就伸出两根指头,做了一个点钱的姿势,说道:“妈妈,您的那个……那个红包呢?”
  乔姨尴尬地指指丁一手里的档案袋,说道:“都在这里了。”

  丁乃翔赶忙解释道:“是的,我刚才就说了,这是你妈我们俩的意思,都包括了。”
  陆原说:“哦,明白了。妹夫,记住,都在这里了,别再跟妈要了。”
  乔姨却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陆原装作没看见。
  认亲仪式完成后,陆原看了看表,说道:“下面,本司仪宣布认亲仪式结束,进行下一项内容,吃饭。”

  “哦——”两个小家伙一听要开饭了,就欢呼跳跃了起来。
  陆原说:“我们大家先走一步,给一对新人留下收藏金银细软的时间。”
  江帆说:“等等,我有一件东西还没当面送出呢。”
  陆原说:“你有什么?”
  江帆从兜里掏出一个红色的小锦盒,说道:“对戒。”
  他说着,就打开,这是一对非常典雅高贵的铂金镶钻对戒,他将其中一个小的戴在丁一的无名指上,然后示意丁一给自己戴上。

  丁一小声说道:“什么时候买的,我都不知道。”
  江帆说:“哪能都让你知道,本来这个仪式应该是在音乐中进行的,咱们就简而化之吧,在全体家人的面前进行,更好。”
  小虎一听,急忙说道:“有音乐、有音乐,妈妈早就找好了。”说着,就跑到音响旁,按下一个按钮,立刻,婚礼进行曲回荡在整个房间里。
  江帆“哈哈”大笑,说道:“小虎啊,你这音乐一起,怎么江叔叔找不到感觉了呢?”
  众人一听也都跟着笑了。

  丁一低着头,微笑着拿起那枚大点的戒指,捏住了江帆的无名指,颤抖着给他套上,一旁的两个小家伙就拍起了巴掌。
  江燕的儿子伏在小虎的耳边说了句什么,小虎立刻大声说道:“下面,请新郎吻新娘。”
  一旁的陆原一听,就冷着脸说道:“你怎么连我的生意都抢啊,这是你干的活儿吗?”
  小虎说:“你刚才都说了,本次司仪的任务完成了,所以司仪由我当了。”
  江帆笑了,弯腰跟小虎说了一句什么,小虎立刻大声说道:“接吻仪式可以不进行了,马上去吃饭。”
  杜蕾笑着说道:“肯定是被姑父收买了。”
  大家又都笑了,江妈妈跟乔姨说:“您这孙子又聪明伶俐,又懂事。”
  乔姨说:“您的外孙也很聪明。”
  江妈妈没有说话,而是看着丁一和江帆。
  江帆明白妈妈眼里的目光,笑着冲妈妈做了个鬼脸。

  丁一看在了眼里,脸就微微地红了。
  陆原招呼两对老人往外走,他们则跟在老人们的身后,说笑着往外走。两个孩子早就钻到了人群前面去了。
  江帆看着丁一,说道:“收拾一下咱们也走吧。”
  丁一看了一下桌上的东西,说道:“这些放哪儿?”
  江帆说,“书房的抽屉里有保险柜的钥匙,暂且放保险柜里吧,以后咱们再归还给他们,不能要他们的钱。”
  丁一说道:“都归还吗?”
  丁一看着自己的手镯和玉蝉,说道:“钱可以给他们,妈妈给我的东西就不要还回去了吧?”
  江帆笑了,说道:“这个不归还,这个意义不同,你就好好保存吧。对了,连床头柜里的那块玛瑙石,你一并收起来吧。”
  丁一知道那块玛瑙石有着跟自己名字一样的纹理,也知道江帆还时不时地拿出来把玩,她就说:“那个以后再说吧,先把这些收起来吧。”
  他们将钱和妈妈给的玉器,放进了保险柜,丁一留下一只玉镯,说道:“江帆,我非常喜欢妈妈给的这些礼物,手镯和玉蝉,真的喜欢。”
  江帆说:“那就戴上一只吧,别两只都戴上,不好看。”
  丁一拿出一只,便戴在了腕上,怎么看怎么喜欢。
  江帆说道:“妈妈说得对,这翡翠玉镯,你戴上真的是太漂亮了,你这肤色,这白嫩的手腕,配上这么漂亮的翠绿,简直就是浑然天成,相映成辉,这手镯,因你这手腕才漂亮,你这手腕,也因这手镯才更加美丽。”

  丁一看着他,笑着说:“我记得你只吃了半块糖啊!”
  “哈哈。”江帆大笑,说:“我的嘴现在不吃糖都甜。”
  他们将东西放好,锁上保险柜后,便一同走了出来。
  等江帆开着车,来到部队宾馆的饭店时,秘书邸凤春和司机高山早就等在大厅的门口处,江帆刚把车停在门口,高山就跑过来,接过车,开离了饭店门口。
  邸凤春也赶紧迎上来,跟江帆说道:“市长,佘书记他们来了。”
  江帆一愣,说道:“干嘛来了?”
  邸凤春说:“来喝您的喜酒。”
  江帆说:“他是怎么知道的?”
  邸凤春笑了,没有回答。事实上,江帆也没打算听他的回答,他要怎么知道都有可能。
  他来不及多想,赶紧和丁一来到他们提前预定的小餐厅,进来后,看见的不只是佘文秀,全体班子成员都到齐了,而且没有一个缺席的。
  佘文秀、殷家实、鲍志刚等人,正在和四位老人站着聊天。
  江帆进来后跟他们一一握手。
  佘文秀第一个跟江帆握手,说道:“江市长啊,太不够意思了,这么大的事,你哪能一个人偷偷地乐啊?”
  殷家实握着江帆的手也说:“就是,就是,太不像话了。要不是佘书记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祝贺,祝贺你们二位!”
  鲍志刚握着江帆的手也说道:“市长,您的保密工作做得真好,要不是佘书记给我打电话,我也不知道。市长,要说他们别人谁不知道都有情可原,我就在您的旁边,咱们一壁之隔,昨天下午我是最后一个从您办公室走的,您那时都没告诉我啊。”

  江帆不知道怎么走漏的消息,跟众人握完手后说道:“实在对不住各位了,眼下各项工作刚铺开,太忙了,所以没好意思惊动大家,见谅,见谅。”
  好几个人都说是佘书记亲自打的电话,看来佘文秀是第一个知道的人。
  佘文秀说道:“要不是肖秘书长,我今天还不知道呢,恐怕真得周一上班你给我送喜糖我才能知道啊。”
  肖爱国笑了,说道:“您看您,一下就把我暴露了。”
  江帆看着肖爱国,说道:“我明白了。”
  肖爱国说:“您是不是以为我走漏了消息,我跟您说,还真不是我主动要走漏消息,实在是事出有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