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6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旁边的江爸爸说:“她原来不会,是最近学的。刚才不是说了,这是第一次做。春节你们走后,你妈就翻箱倒柜,找出了这块石头,她说要亲自给未来的儿媳做一对手镯,我说你从来都没做过,而且连加工设备都没有,做什么手镯?如果想把这石头加工成手镯,还是送到玉石加工厂,毕竟人家专业。可是你妈说不行,一是不放心,怕人家偷换了她的料;二是意义不一样,她就想亲自给小丁做手镯。就为了她这个意义,我按着你妈给我开的清单,跑了好几个地方,给她买齐了所有的加工设备,什么金刚石切割机、取圆机、砂轮了,还有雕刻机。这下可好了,她天天躲在楼下的小房子里,‘吱吱呀呀’地磨石头,每天晚上,我还要负责把这些玉石碎料装在兜里带回屋,第二天再给她送到小房子里。”

  江帆笑着问:“为什么还把这些料带回去?”
  爸爸说:“这块料珍贵,是老坑水种,你妈怕被人偷了。”
  听爸爸这么说,妈妈怪嗔地看了他一眼,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江帆说:“真的?我看看。”说着,就拿起那对手镯,对着阳光眯着眼看了起来。
  妈妈自豪地说道:“我给无数人鉴定过无数块宝石,像成色这么好的翡翠,真的不多见。”
  江帆笑了,跟丁一说道:“妈妈在西北,是有名的玉石鉴定专家,她要是说好,就是真的好。”他说着,就将这对镯子放到丁一手里。
  丁一捧着手镯,激动地说道:“妈妈,太谢谢您了,这礼物太珍贵了!”
  妈妈疼爱地看着她,说道:“孩子,不谢,我高兴为你做任何事。”江妈妈说着,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说道:“手镯余下的这些小料,我做了这些小玩意,杜蕾,过来,这个给你。”
  江妈妈说着,就将手里的一块玉坠递到了杜蕾手里,这块玉坠是一个平安扣,江妈妈说:“我没有红绳,你自己去配吧。”
  杜蕾高兴地接过这个一分硬币大小的平安扣,惊喜地说道:“天,太意外了,还有我的?”
  江妈妈说:“当然有你的,不光有你的,还有陆原的,小虎的,我们家的每个人都有,希望我们家的人都平平安安的。”
  江妈妈说着,就将手里的平安扣递给陆原一个,递给小虎一个,最后,她起身来到乔姨和丁父面前,说道:“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希望你们老俩在海外健康平安。”
  丁乃翔和乔姨连忙站起来,接过平安扣。乔姨发现,江妈妈给她的这个平安扣,比其他人的都大,而且厚,分量也重。乔姨说道:“真是太谢谢您了,您这么大的岁数了,还亲自给大家做了这个,礼物太重了。”
  江妈妈说:“两个孩子离你们老俩近,以后,还请亲家公、亲家母多操心。”
  乔姨说:“以后咱们是一家人,操心也是应当的。”
  这时,小虎走到江妈妈面前,说道:“奶奶,您还没给江燕姑姑他们呢?”
  江燕听了小虎的话后笑着说道:“还是小虎好,知道给姑姑争竞。”
  江妈妈也笑了,说道:“你江燕姑姑提前就要下了,她怕到时没有她的了,跟你们的一样。”

  江燕这时从衣领处掏出玉坠,说道:“小虎,看看,姑姑的都戴上了,没有给你们配绳,怕你们不喜欢。”
  江帆看着妹妹的玉坠,说道:“那个,妈妈,大家都有了,怎么就我一人没份儿呀,您是不是把儿子忘了?”
  江妈妈笑了,说道:“你一个党员干部,戴它干嘛?”
  江帆看了看陆原,说道:“陆原也是党员干部,并且还是纪检干部,他怎么有?”
  他的话,再次把大家都逗笑了。
  妈妈笑着又从兜里摸出一个小包,说道,我这里还有一个,可以给你,也可以给小丁。”
  江帆接了过来,说道:“肯定得给我,她有了一对大手镯了。”
  可是,当江帆接过这个玉坠后,就立刻明白妈妈的用意了,其实,妈妈这个玉坠还是给丁一做的。

  这个不再是平安扣,却是一个玉蝉。绿得是那么的晶莹剔透,水润光滑。古人认为蝉性高洁,《史记?屈原贾生列传》:“蝉蜕于浊秽,以浮游尘埃之外”,蝉在最后脱壳成为蝉时,飞到高高的树上,只饮露水,可谓出污泥而不染,故而十分推崇。
  江帆故意沮丧地说道:“这是蝉,肯定是女孩子戴着合适,尽管是给我的,我看您还是给自己的儿媳的。”江帆说着,就将这个绿莹莹的玉蝉递到了丁一手里。
  丁一低头看着,不由得感叹:“妈妈,您真是了不起,这么好的手艺,不像是刚学会的。”
  妈妈自豪地说道:“我天天跟这些东西打交道,有时,不光是对石头本身进行鉴定,还要看雕工好坏,见得多了,自己做起来自然就能心中有数。”
  江帆说道:“妈妈,我注意到了,平安扣是没有雕工的,只有这个蝉,有雕工,说明您还是有些偏心的。”
  江帆说得妈妈有些不好意思了,她说:“我眼睛不太好使,做太复杂的雕工的确有困难,这个蝉,我采用的是汉八刀的手法,线条简练,粗犷有力,刀刀见锋,边沿棱角锋利,这个蝉的难度重点在翅膀上,如果太繁琐,稍不注意,就像苍蝇了,这个亲家公懂。”

  丁乃翔在旁边听得直点头,他赞赏着说:“您说得太对了,的确是这样,雕和画的技艺是相通的。”
  陆原见江妈妈的宝贝抖落完了,就说道:“好了好了,注意了,没想到我们也跟着沾光,得到了江妈妈亲手做的玉坠,我代表我的全家感谢您。”说着,给江妈妈鞠了一躬。
  江妈妈笑着,优雅地抬起手,示意陆原别客气。
  陆原直起身后说道:“刚才,新娘的任务完成了,下面请新郎站移步到前面来。”
  江帆很听话地往前站了一步。

  陆原说:“下面,该你了,爸,妈,新姑爷要给你们上拜了,请做好准备。新郎,请给爸爸敬茶。”
  杜蕾立刻端上一杯茶,递给江帆。江帆恭恭敬敬地举到丁乃翔的面前,说道:“爸,感谢您不弃,把女儿嫁给我,请您喝茶。”
  丁乃翔本是个很感性的人,听江帆这样说,眼圈就红了,他看看江帆,又看看女儿,双手接过茶,说道:“谢谢你不弃,你当年写的那首诗,我研读了好多遍,从而看出你的抱负和理想,也看出你对小女的眷恋……”
  旁边的丁一没想到爸爸会这么说,更没想到他看了她珍藏的那张报纸,想起曾经的岁月,她的眼圈也红了,莹泪欲滴。
  陆原一见,赶忙说道:“请注意不要节外生枝,这是敬茶认亲的环节,忆往昔的事请你们私下进行。请岳父大人回礼。”
  丁乃翔一听,急忙从桌上自己的皮包里掏出一个档案袋,里面鼓鼓囊囊地装着几沓现金,说道:“这是八万块钱,是我跟你妈的一点心意,就当是小女的嫁妆吧。”
  江帆愣住了,他没想到丁一的父亲居然拿出这么多的钱,而且是现金。就说道:“这个,绝对不行,我都没给彩礼,您何来陪嫁?”
  丁乃翔说:“那就不是嫁妆,算做给你们的安家费吧。”
  江帆仍然不收,说道:“这也不行。您辛辛苦苦赚得钱,给我们这么多,绝不能要。”
  丁乃翔看着陆原,陆原立刻就明白了,说道:“这个日子就是给个金山银山都得接着,没有不要的道理。”
  尽管陆原这样说,江帆仍然不肯要。
  陆原继续说:“要,是一定要的,你们要是感觉用不着,可以私下里给我花,我不怕钱咬手。”
  丁乃翔说:“是啊,这是我们全家集体商定的事情,你就不要推辞了。”

  江帆看着丁一,丁一只是微笑着看着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陆原果断地伸出手,替江帆接了过来,直接塞到了妹妹丁一手里,说道:“他不要,还不给他了,你拿着。”
  丁一笑着接了过来,说道:“谢谢爸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