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里的极品辅导员》
第35节

作者: 贝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还嘴硬的说:“你有种打死我,不然我跟你不死不休!”
  “你他妈的是九世恶人转生吧,这个性也太横了!?”高君都有些无奈了:“我还真就专治各种不服。”
  “去你……”王猛大骂一声,硬着头皮,凭着凶残的个性,仍然要攻击高君。
  ‘啪!’一声脆响宛如鞭炮炸响、
  高君抬手就是一嘴巴,也不知道这是扇在王猛脸上的第几个巴掌了,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动作。
  不过这一次高君比之前又加了几分力道。
  王猛就像小孩子放飞的竹蜻蜓一样,打着旋的飞了出去。
  这九世恶人凶残是本性,他吐出两颗后槽牙,又站了起来,不屈的对上了高君。

  ‘啪!’
  高君毫不犹豫,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又快又狠,这次换了只手,王猛开始逆向旋转了。
  “让你跟我硬气,今天我让你断气!”高君也是打出了真火,以莫大的意志力克制自己没有拧断他的脖子。
  但一顿不要钱的大嘴巴抽下来,王猛整个人都走形了。
  就在这时,下课铃声响起,一会校园人就会躲起来,虽然这地方是他们选择伏击自己的地点,人迹罕至,但若被人看到也不好。
  高君总算撂下了巴掌,而此时的王猛瘫坐在地上,双颊高高肿起,本来眼睛就小,此时已经眯成了一条缝,鼻孔窜血,牙齿被打掉了不知多少,就像个没牙的老太太扁着嘴,血流如注。
  高君对他没有丝毫怜悯,不紧不慢的拿出手机,道:“我不知道这几个人你是从哪找来的,但冒充保安,在校园里持刀行凶,没准他们还有前科,甚至是通缉犯,我若是报警,也算为民除害了。”
  宁愿被打死也不服输的王猛顿时一惊,显然高君说对了,这几个人不是有前科,就是在逃人员,而且对他来说很重要,是他从外面请来的外援,若是折在他手里,他可没法给人家赔。
  “哟,你这小眯缝眼看着我,是在说你害怕了吗?你终于要服轮了?”高君笑呵呵的说。
  他满嘴牙掉了不少,嘴里全是血,说话还漏风,但却坚持着说:“江湖事儿江湖了,报警等于害家小。”
  “我擦!”高君顿时骂了一声。
  这是江湖规矩,不管怎么打,不能报警,若是谁坏了规矩,对方也可以不择手段,祸及家人妻小。
  “好,跟我讲规矩是吧?”高君冷笑道:“那我就跟你讲规矩,这次你们设计陷害我,结果被我逆袭,你输得可是心服口服?”
  “这次我认栽了,你说怎么办吧?”王猛虽然凄惨,人都变形了,但仍然硬气。
  江湖搏杀也是有原因的,无外乎面子,金钱,与地盘几类,输了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他妈也没啥值得我惦记的。”高君冷哼道:“但既然输了就要认,挨打要立正,按我说的去做一件事儿,我今天就放过你们!”
  “好!”王猛狠狠的说,想咬牙,咬到的只是冒血的牙龈。
  此时不仅是下课了,而且是课间操时间,全学院的上千人聚集在操场上,懒洋洋的听着音乐等着排队。
  不过今天有些特殊情况,有个人乱入了进来。
  人们吃惊的看着,一个满脸是血的家伙,双颊又红又肿,连都变形了,就像吹起来的气球一般,扁着嘴,淌着血,正跪在地上,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学生们纷纷低声议论着:“这家伙不是王猛吗?他这是怎么了?”
  这家伙恶名在外,是典型的校霸,学生们都怕他,立刻让出了一片空地。

  学生们交头接耳:“这家伙和外面的黑帮社团很亲近,估计是在外面挨打了吧?不过这也太惨了,都没人摸样了。”
  “那他回来干什么,难道在操场地下埋了武器,挖出来要去找人拼命?”
  “别瞎扯了,他在找牙齿,你看!”
  人们仔细一看,果然见王猛从地上找到一颗牙齿,羞愤欲死的装进口袋,然后爬向另一边,寻找下一颗牙齿。
  这是真真正正的满地找牙啊!!
  这就是高君对他的惩罚。
  事情演变成现在这样,是因为昨天高君救那跳楼的姑娘,王猛这傻货忽然喊一声让那女生快点跳,险些闹出人命。

  高君一赌气抽了他两巴掌,然后他就开始了没完没了的报复,到现在,他也不知道挨了高君多少巴掌,牙齿都没剩几颗了。
  而这一切,归根结底就是为了面子,他要找回面子,找回场子。
  那高君就让他一次丢脸丢到家!
  这一次王猛一共掉了五颗牙齿,高君捡起来后,一颗一颗的扔进了偌大的操场中,不收集齐了不许走,而且高君还会报警抓人。
  江湖人,输了就要认,挨打要立正,说的就是愿赌服输,敢作敢当。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王猛真是一个天生的黑帮人物,那股子狠劲世所罕见,也确实懂规矩,也愿意准守规矩,只可惜遇到了高君这么有正义感,又慈悲的辅导员。

  五颗牙齿分散在数千尺的大操场,想要找到如同大海捞针,他忍着剧烈的羞耻,趴在地上四下寻找,所过之处,学生们纷纷躲避,连课间操也做不了了。
  老师们自然也知道王猛是什么人,谁也不管,唯有心地善良的齐芯月走上前,道:“同学,你这是在干什么,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王猛抬起头,逆着光看着齐芯月,好像圣洁的天使带着神圣的光环来搭救世人,强悍如他,也有种想哭的冲动……
  王猛此时委屈极了,挨了毒打不说,还要趴在这里找自己的牙齿,偏偏还赶上做课间操,数千双眼睛盯着他看。
  他所过之处就像大便一样,人们纷纷躲避,议论纷纷纯粹就是看热闹,还有不少幸灾乐祸的,
  他羞愤欲死,这时齐芯月出现了,关切的神情,温柔的话语。
  这让王猛感觉自己就像在外面受了欺负的孩子,突然看到了妈妈一样,恨不得放声大哭。
  高君在不远处看着,感觉好像自己是个严父,刚打了儿子,然后齐芯月这个妈妈立刻来哄孩子,一个红脸一个变脸,河蟹家庭。
  王猛要是知道高君此时兴起了过家家的心,肯定会一口老血喷出而死于非命。
  善良的齐芯月拉着王猛,把他带去了医务室,王猛很硬气,不管齐芯月怎么问,他就一口咬定是自己摔的。
  齐芯月带着王猛经过了高君身边,王猛全身发毛的看着高君,见他没有任何反应,顿时如蒙大赦,抬腿就想跑,但突然又迟疑了一下,对齐芯月说:“老师谢谢你,我没事儿了,先走了!”

  高君的脸上浮现了微笑,任何惩罚都只是手段,并不是目的,现在看来,轮硬兼施,刚柔并济才是王道。
  至于那大胖子和刀疤等三人,一个严重脑震荡,一个胸骨骨折可能剌穿了肺部,内伤严重,小保安双眼被石灰粉灼伤,情况也不容乐观,不过这就是王猛自己的事儿了,不服气,可以重新召集人马再来战,打到你服为止。
  “这孩子到底怎么了?”齐芯月纳闷的说:“到底谁下手这么狠啊?你笑什么,不会是你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