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475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罢,他讲述起白天见到尼坤大法师的场景来。
  按照湄林当地的习俗,男女结婚之前不宜住在一起,至少要分开一个月,但随着时间地推移,这种习俗已经慢慢被年青人所淡忘。
  玫瑰园中发现尸骨之后,为了方便处理,瓦莎找了个借口将达娜支开,让她去亲友家借住一段时间,而达娜转头就打电话给情郎颂,两个人相约出去游山玩水了。
  法事正式开始,达娜作为“先人的晚辈”一定要到场,所以瓦莎又一个电话将她召唤回来,颂当天也出席了葬礼,瓦莎还特意交待他,不到结婚的当天不要和达娜见面。
  没有达娜相陪的日子颂在家中百无聊赖,父母便陪伴他去寺庙祈福。
  在泰国,佛教被定为国教,男子婚前去祈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湄林小城祈福的地点有且仅有一个最佳去处,就是尼坤大法师的寺庙。
  于是颂隔三差五地和尼坤大法师见上一面,当然他和很多信徒一样没有近距离和大法师交流的机会,只是远远地看着,嘴里念念有词。
  直到今天上午,突然出现一个反常的状况。
  日期:2017-10-27 21:29:56

  祈福结束后,颂和父母准备离开寺庙,一个小法师走了过来,询问颂是不是不久之后就会结婚。
  颂当然说“是”。
  小法师便说:“师父叫你过去,说要和你单独见上一面。”
  颂的父母一听当即拜倒在地,对尼坤大法师千恩万谢,婚前能接受尼坤大法师的单独祈福,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
  颂也被父母的情绪所感染,觉得幸运降临到自己身上了,当即喜笑颜开地随着小法师走进了寺庙最里头那间独立的禅房。
  颂进去之后,双手合十,对蹲坐在正中的尼坤大法师拜上三拜,满怀激动等着他给自己祈福。

  尼坤大法师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终于开口了,这一开口却让他如同寒冬腊月被冷水从头淋到脚底。
  尼坤大法师说:“孩子,我看你不久之后会有一场大劫难,这场劫难会和邪魔有关!“
  颂和父母一样将神佛当成自己的信仰,但从来没有听说过“邪魔”,在他从小受到的佛教文化熏陶中,只听说过“邪神”。
  (泰国电影中经常会出现一个神抵,叫做“三眼邪神”,这个称谓源于印度的神话,湿婆、梵天和毗湿奴是印度神话中的毁灭神、创造神和保护神,“三眼邪神”就是毁灭神湿婆。)
  邪神代表着“毁灭”,听起来比邪神更为恐怖的“邪魔”又代表着什么?
  颂想问个究竟,尼坤大法师却说“天机不可泄露”,他告诉颂,这个“邪魔”是一个女的,如果降临的话必然会选择一个女性的替身,颂身上“邪魔”的气味很浓,毫无疑问是“邪魔”最亲近的人,但是他从颂的母亲身上找不到“邪魔”的气息,所以一定是颂未来的妻子!
  尼坤大法师询问颂未婚妻是谁,家住哪里,颂原原本本地告诉他。

  尼坤大法师掐指一算,古井无波的脸上出现了震惊的神色,他喃喃道:“大事不妙,驱邪仪式出了纰漏,今天晚上,邪魔就会降临!”
  说完这句话,尼坤大法师便要求颂在当天晚上的凌晨三点进入达娜的房间,叫醒达娜,并交待他“切记切记”。
  常年日积月累下来对神佛的敬畏让颂选择相信尼坤大法师,但内心始终有点半信半疑,直到达娜做了那个诡异的梦,又在脸上出现了形似恶魔的血迹,他才终于相信:
  邪魔,真的要降临了!
  日期:2017-10-27 21:31:38
  颂讲述完毕,房间里的三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因为震惊而全然无法言语。
  良久之后,达娜才缓过神来,哭泣道:“我做梦梦到恶魔头形状的血迹已经到达了嘴部,如果它将我全身罩住的话,会不会被邪魔上身?”

  颂和帕荣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达娜所说的情况极有可能,或许做梦是一种特殊的仪式,邪魔就是通过这个仪式降临到人世间。
  如果不是颂及时叫醒达娜的话,邪魔很可能附体成功,彻底取代达娜,而达娜最终的命运当然是香消玉殒。
  眼看这事情越闹越大,帕荣知道如有一丝不慎,整个家族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状态!当下最佳的处理办法,当然是全家团结起来,一同度过眼前这个巨大的危机。
  于是帕荣去另外一栋小楼将还在熟睡中的妻子瓦莎叫过来,四人开了一个攸关全家生死的家庭会议(考虑到蓬年纪太小,没有让他参加)。
  瓦莎和帕荣决定不再对颂和达娜隐瞒,将之前发生的“血降事件”和“黑玫瑰园”事件尽数告知。
  四人商量了许久,却依旧对此事束手无策,无论是“血降事件”还是“黑玫瑰园事件”,包括刚刚发生的“邪魔降临事件”,全部不可用常理来推断。

  最终四人达成了共识,所发生的事情太过诡异,又涉及到二十多条人命,绝对不能报警,最佳的处理办法只有一个:向尼坤大法师求助。
  当天上午,瓦莎留在家里照顾蓬和惊魂未定的达娜,帕荣和颂赶往寺庙找到了尼坤大法师,讲述了所发生的一切,希望能在大法师处了解到“邪魔降临”的具体情况,获得破解之法。
  但从天明哀求到天黑,尼坤大法师却始终一言不发,两人只能沮丧着回家。
  第二天一早,将蓬送到亲友家之后,四人再次去寺庙祈求尼坤大法师,希望能以诚心让他施以援手,抵达寺庙之后,却得到一个不幸的消息:

  就在昨天夜里,尼坤大法师带着一个小沙弥云游去了,无人知道他的去向,也无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高僧云游原本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但放在当下却极其不正常!
  尼坤大法师明显是在躲避他们,“邪魔降临”极有可能是很严重的一件事情,就连尼坤大法师都无法解决,只能以云游为借口远遁他乡!
  但尼坤大法师也不是完全撒手不管,他在离开的时候留下了一个口信:让他们去找一个叫“穆尔”的降头师。

  四人按照地址找到了这个降头师,惊讶地发现原来是一个个头很矮、蒙着面纱、声音嘶哑、完全看不出年纪的女性。
  女降头师了解情况之后,沉咛了良久,讲出了一番让四人口瞪目呆的话。
  穆尔说告诉四人,尼坤大法师这次云游,其实是在“赎罪”,赎上次判断失误的罪。
  其实那次瓦莎和蓬遭遇的,不仅仅是单纯的“血降”,而是“血降”中最恶毒的“五毒血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