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474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0-27 21:28:54
  “血降”的出现就已经危及到了瓦莎母子的生命,这二十多具尸骨被发现的情况如果再传扬出去的话,“玫瑰山庄”的声誉就彻底完蛋,而这个百年豪族,也将会彻底毁于一旦!
  帕荣夫妻俩恐惧感无比强烈,感觉都要窒息了,他们不敢报警求助,唯一的办法就是求助尼坤大法师。
  尼坤大法师代表的是神佛、是信仰!在尼坤大法师面前,帕荣夫妻没有任何的隐瞒,将所有的情况合盘道出。

  尼坤大法师似乎也被帕荣夫妻俩所说情况震撼到了,原本古井无波的脸上罕见地出现了一丝讶异之色。
  沉咛良久之后,大法师终于给出了明确的答复:
  经过他的推算,瓦莎母子俩遭遇的“血降”实际上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下好的,下降的人,正是这二十多具尸骨其中之一,所以瓦莎发现的血液颜色才会趋近于黑色,而且还有难闻的恶臭。
  试想,血液放置了足足几十年,怎么可能不会变成黑色?怎么可能不散发出恶臭?
  现在已经确定了下降者,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简单了:
  因为不能确定这二十多具尸骨中的谁下了“血降”,所以需要在帕荣家做一次大型法事,超度所有的尸骨,让全部的灵魂安息,就能彻底解除“血降”了!
  大法师的这句话不但让帕荣夫妻俩从恐惧中恢复过来,而且还颇为庆幸。
  既然已经找到真正的原因,做一次大型法事就可以解除“血降”,那就赶紧行动。
  那二十多具尸骨身份如何,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夫妻俩完全不想深究,只要现在一家四口幸福安康就好。
  做一次大型法事无外乎就是多花点钱,这对家底雄厚的夫妻俩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夫妻俩回家之后马上着手准备操办大型的法事,理由帕荣也早早就想好了,在挖掘黑玫瑰园的时候他就说过“几十年前开荒的时候,推平了某个先人坟墓”之类的话,现在挖掘到了“先人的遗骨”,要重新下葬的话,当然要举办一次大型的法事。
  尼坤大法师是得道高人,历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神佛经”,他肯定会对此事守口如瓶,只要三人都不说,就无人知道地下挖掘出了二十多具尸骨的事情。
  夫妻俩回家之后,一边紧张地准备法事、一边偷偷按照尼坤大法师的旨意将这二十多具尸骨拼凑起来,火化之后,每一份骨灰都用定做的白玉匣子装起来。
  据尼坤大法师所说,用白玉棺材装尸骨才可以真正让这些人的灵魂安息,是解除“血降”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幸好泰国人死后都会火化,只需要定做一些鞋盒大小的白玉匣子即可,如果要准备二十多口大棺材的话,一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说来也怪,在夫妻俩进行这些准备工作的期间,原本在蓬身上出现的呕血、便血的迹象就逐渐减轻了。
  这种情况也让夫妻俩放心地将儿子女儿送到了亲友家,两人甩开膀子准备大型法事。
  日期:2017-10-27 21:29:15
  几天之后,所有的准备工作完毕,一次大型法事在“玫瑰山庄”举办,无论是时间、规模、花费等,在湄林小城来说都是前所未有的。

  尼坤大法师主持了这次法事,也让他在当地的声望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整个法事最吸引眼球的,除了端在祭坛正中的尼坤大法师之外,就是那口价值不菲的古木棺材。
  但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在那个硕大的古木棺材里面,密密麻麻码放着二十多个白玉匣子,里面存放着二十多个死去几十年的亡灵!
  法事历经了足足十天终于结束,期间瓦莎和帕荣劳心劳力耗资无数,终于得到了他们最期望得到的效果:
  “血降”逐步解除了!
  瓦莎的头晕的次数明显减少许多,而蓬也不再咳血、便血,只是稍微有点犯恶心,尼坤大法师说这是“血降”之后的残留症状,最多持续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彻底消失。
  夫妻俩终于放下心来,生活归于平静,也迎来了五月的花期。

  不过最近恐怖的经历太多,夫妻俩已经没有心思操心鲜花的生意,想着干脆休息一年,到明年再重新操持买卖。
  当然近期也不是完全无事,达娜和颂的婚事早在去年底就已经确定好日子,就在本月的月底,按照瓦莎的想法,家里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女儿女婿的婚事最好延期举行。
  但整个事发经过都被蒙在鼓里的达娜却不同意,坚持要在月底完婚。
  泰国有些习俗和我们国家类似,民间也有“冲喜”的说法,丧事过后再办喜事有家运恒昌的寓意,所以瓦莎也没有办法,只能同意。
  以上,就是不久前发生在“玫瑰山庄”的所有怪异事件,作为亲历者帕荣至今还心有余悸。
  让我们回到本文开头,达娜从噩梦中清醒过来后的场景。
  颂说:“伯父,半个多月前的驱邪仪式您还记得吗?邪魔降临就和那个驱邪仪式有关。”
  颂说完这句话,帕荣就完全回忆起了半个多月前那场法事和之前经历的种种恐怖事件。
  一个星期之后就是女儿女婿的婚期,帕荣万万没有想到,妻子瓦莎和儿子蓬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女儿达娜梦境中却同样出现了血迹,而且那血迹还酷似一个恶魔!
  颂说这代表着“邪魔降临”,帕荣自认为对神佛颇有研究,但也从来没有听说过“邪魔降临”这个专业性极强的词汇。
  准女婿这样一脸凝重地说出来,显然是一个不好的消息,难道和不久前发生的“血降”一事扯上了关系?

  颂和达娜一样并不知道“血降”一事,更不知道在黑玫瑰园中挖掘出了二十多具尸骨,所以帕荣也不好主动去问“邪魔降临”和“血降”是否有关,不过颂刚才那句话中的某个措辞引起了他的注意。
  颂刚才说:“邪魔降临就和那个驱邪仪式有关。”半个月之前的那场法事对外宣称都是“先人的葬礼”,为什么颂会知道那是一个针对于“血降”的“驱邪仪式”?
  难道颂早就知道在自己家中曾经发生过“血降”?!
  日期:2017-10-27 21:29:35
  帕荣心里不由警觉起来,故作不经意道:“颂,半个月之前的法事你不是参加了吗,葬礼和驱邪仪式还是有区别的,你可别搞混了。”
  颂忙道:“是尼坤大法师说的,可能他年纪大了,记错了吧。”
  帕荣恍然道:“哦,我明白了,你所说的“邪魔降临”,也是尼坤大法师告诉你的吧?”

  帕荣点头道:“正是如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