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第29节

作者: 佛心与凡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13 19:46:04
  026章:双面魍魉
  莲朗大叔低眼看着我回道:“今日别再等他了,你快回去吧。”
  “我不!我要去找他!现在就去!”我的脾气一倔起来,是完全不听劝的,说完,我便转身朝下山的方向走去。
  待我走到吊桥边时,发现桥又断了!我心中愈发恼火,知道定是他们刻意弄断了桥,不让我下山。
  我想起石崖那条通往崖底的石阶,转身便快步朝石阶的方向跑去。

  到了石崖边,我又胆怯了,上次下石崖还是大叔在我身后用手一路护着我,加之莲澈在崖上用骂声威逼我下山,我才侥幸下到了崖底…
  这一次只有我一个人。
  可是一想的莲澈在新婚之夜彻夜未归,我心中就满是愤懑,憋着一口气,咬着牙攀着石崖上的灌木,一脚一脚小心翼翼地到达了崖底。
  莲朗大叔带我去过一次水月客栈,我依稀还记得路。
  荒野里连户农家都没有,水月客栈依山而建,下了山就能看见客栈的屋檐在山下的云烟里若影若现…
  待我来到水月客栈时,发现昔日整洁高雅的客栈变得满地狼藉,地上到处是摔碎的酒杯酒壶,酒桌上皆凌乱地散落着碟碗、筷子和酒肉…
  而水月养的那只壮硕的大猫正蹲在门边打盹,听见动静后,它睁开眼,用那对棕红色的眼睛看了看我,又闭眼继续睡觉了。
  我一间一间厢房寻找着莲澈的踪影,可是客栈里所有的厢房都看不见人影,最后在最是奢华最是隐蔽的一间厢房里看见了一对缠抱在一起睡得正酣甜的男女。

  他们衣衫不整…男子背对着我,女子是客栈老板娘水月,而男子的背影像极了莲澈!
  我顿时情绪失控,正抬脚欲快步奔至床前确认…
  “是哪个冒失鬼啊?门都敲就跑了进来…”水月醒了,扭动着细软的腰肢,迷醉地瞟了我一眼。
  “是你们根本就没关房门!”我忍着醋火,忽而没有勇气走到床前去看清那男子的模样,只是忍着泪看着他的脊背。

  那脊背忽然动了动,那男子背对着我从床上坐起,懒声说:“听声音就知道她是小孩子,估计是来观摩我们行云雨之欢的吧,将来才好伺候他的夫君…”
  这声音,明明就是莲澈!
  我忍无可忍,疾步走到床前,可眼前人的模样吓得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满脸肥腻的褶皱,一只眼全是白色眼仁,没有瞳孔,两只眼前全是黑色瞳孔,没有眼仁,粗犷而狂乱的八字眉,扁平的山根,一对大鼻孔里生出了两撮粗黑油亮的鼻毛,他还有一张肥厚而血红的大嘴唇。
  “你是谁?”我呆住了,无力地问道。
  “你又是谁?”他好像并不认识我。
  “我来找我夫君的。打扰你们了…”说完话,我便转身走出去了厢房,并顺手帮他们将房门给关上了。
  可厢房的隔音不好,我还走远,就听见里面传来水月的声音,她怨声骂道:“她都不敢认你!你还稀罕她这样的女人作甚?!”
  “嘘!”男子在慌张地制止水月闹脾气。
  我气得一脚踹开了房门,径直走到床前,忍着所有美梦会被摧毁的恐慌抬起了莲澈的左手,看见了他手臂上的那排齿印,我认得那是我的齿印。
  我还记得莲澈曾经为了救我而剜过他自己的半边心肝…

  我咬着牙,默然落着泪,狠狠掀开了他胸口的衣衫,我看见了左胸口的疤痕…
  “你是莲澈…”我的手无力地垂落至身侧,任凭眼泪洗刷我满眼满心的痛苦和惊愕。
  他看着我泪如雨下的模样,摇着头说:“不,我不是你的莲澈,你,你认错人了,你出去。”
  “你就是…你别骗我了。你除了这脸完全变了模样,你的身形,你的声音,你身上的每一处印记,都和莲澈一模一样!”我痛哭流涕,彼时觉得自己整颗心好似被人迅猛地掏空了一般,又痛又慌,无助而绝望。
  我不是恨莲澈有两副面孔,而是恨他在我们的新婚之夜与别的女人睡在了一起,被我逮住了,却还想继续骗我…

  “你真的认错人了。”他一边穿着衣裳,一边解释。他的声音里透着焦急和慌张,这让愈发敢确认他就是莲澈本人。
  “我恨你!大叔说你娶我也是为了救我。可我现在宁愿你不要救我,当初让我死在孤山也比现在好得多!百里莲澈,我这一辈都不会感激你,不会原谅你!”我悲恸地大哭着,说完就快步跑出了厢房。
  可是由于我情绪太过激动,跑得也太过着急,当我跑至水月客栈大堂内时,脚下踩到了半边碎瓷碟,我狠狠摔倒在地上,双手撑地时,手掌被地上的碎瓷片割破了…
  我听见他追了上来,自己遂又忙爬起来,也顾不上手掌上鲜血直流的伤口,一心只想快点逃离这“肮脏至极”的客栈。
  而他并未追出客栈。
  我一路跑到山下的溪边,坐在溪边的岩石上,面对着溪水和山岚,放声痛哭。
  彼时,是我平生第一次受了感情的伤,霎时间,我对这人世充满了敌意,觉得所有人都在骗我,都在背地里取笑我…
  我任凭手心里伤口的血流淌,浑身乏力时,我侧卧在了大岩石上,肩后齐腰的长发垂落进了溪水里,我也懒得伸手去捞它们,只漠然吹着山间的寒风。
  冷风吹干了我脸上的泪,我望着溪水里摇摆的长发发愣,忽而开始思考自己这般苟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茫然而绝望。
  “南萧,你在流血!”一道黑影忽而立在我身前,我慢慢抬眼望去,发现是莲朗大叔。
  他扯了衣襟上的棉布,在给我的手包扎伤口,我目光呆滞盯着溪水…

  “大叔,我这样活着真的很没意思…”我幽幽地轻声叹道,话还未说完,泪又猛然决堤。
  莲朗大叔看着我眼底不断涌出的泪水,轻声问:“他现在一定很后悔。”
  莲朗大叔蹲在溪边,用双手将我那浸在溪水的长发捞了起来,又用他自己的衣袖将头发里的溪水轻轻吸干…
  “一直在看管百里家的绣铺的刀朵昨夜跑了,你跟我回百里情丝去吧,我教你绣魂。”莲朗大叔蹲在我身前,怀里捂着我那凉透的长发,我看见他的喉结在滚动。
  “大叔要教我绣魂?大叔不是一直都不让我学绣魂吗?”我吃惊地从岩石上坐起,垂到身前的长发从莲朗大叔的怀里滑了出来,而莲朗大叔却试图再次将我的头发握到手心里,见我在盯着他看,他遂又收回了手。
  “本来是想让你过回正常人的生活,可是近日我一直在暗暗观察你的命相,发现你入不得凡尘俗世,比起与人相处,你跟鬼魅更容易结缘。所以我决定让你跟着我学绣魂。”莲朗大叔站起身来,伸手将我从岩石上拉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