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5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华说:“根据组织程序,一年制的学习班,应该是锦安市委推荐,省委组织部敲定人选,中组织有关部门对学员资格进行审查,最终才会决定学员名单。”

  王家栋点点头,他非常明白这个中青班的分量,但是以他的直觉,锦安方面如果想动彭长宜,又似乎不大可能推荐彭长宜去这个培训班,他在锦安这届领导的心目中,不是很受赏识的。
  放下吕华的电话,王家栋就陷入了沉思中。他等家人回房间睡觉后,才关上书房的门,给樊文良通了一个电话,先向樊文良汇报了自己去体检的事,又跟樊文良说起了家属治疗的事,尽管他知道樊文良会从梅大夫那里知道最新治疗情况,他还是没话找话说了半天。
  樊文良也询问了他们的身体情况,嘱咐他对老伴儿的病要有思想准备,王家栋不停地点头称是,末了,樊文良也没有涉及到彭长宜去党校的事,王家栋有些坐不住劲了,这才问道:“我跟您打听个事,彭长宜要去中央党校学习,您知道吗?”
  樊文良笑了,说:“家栋啊,你是老组织了,怎么连组织工作的性质都忘了?这是省委组织部管的事,你说我怎么能不知道?是我亲自敲定的人选,他跟你是怎么说的?”
  王家栋一听是樊文良拍板定的事,他的心就稍稍放松了一些,说道:“实不相瞒,那小子还没顾上跟我说呢,是刚才吕华告诉我的。”

  “哦,他刚接到通知吗?”樊文良问道。
  王家栋说:“据说是,吕华说他头下班被锦安叫去谈话了,刚给他打的电话,要他通知班子成员,明天开常委会。”
  樊文良不满地说道:“怎么搞的,省委组织部周一就通知锦安了,怎么刚传达到本人?那样他就没有多少时间安排工作了。”
  樊文良顿了顿,慢条斯理地说道:“家栋,听到什么了?是不是你们有别的议论?”
  王家栋无奈地说道:“老领导,您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连门都不出,就是有什么议论我也听不到。我是从吕华的口气里判断出,有人甚至包括彭长宜自己对这次学习的看法。”

  樊文良说道:“你不是天天跟我说,让我找机会栽培他吗?这次的确是我提议的,长宜这几年干得不错,我也早就有派他出去学习让他全面得到提升的想法,只是当时没有下决心,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才临时决定让他去党校学习。”
  按照樊文良的脾气,说到这里,王家栋是不该继续往下问了,但是他想弄明白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所以硬着头皮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樊文良不但没有怪罪王家栋的冒失,反而笑了,慢条斯理地说道:“家栋啊,你可是一心一意为你那个弟子着想啊!”
  王家栋也笑了,说道:“他现在不是我的弟子了,是您的了,我早就够不着他了,我的任务在几年前就完成了,他要想进步,只有靠您这样的领导才行,何况我现在这个身份。”
  樊文良说:“看你,我又没有说什么,好,都告诉你,但仅限于你知道……”
  王家栋说:“您放心,我不会说的。”
  于是,樊文良就把上周锦安市委对彭长宜初步做出的任免决定跟王家栋说了一遍。樊文良说:“我接到锦安市委这个报告后就跟邵愚通了一个电话,邵愚说是岳筱同志提议让彭长宜担任环保局局长,因为环保局已经接到了国家环保总局的黄牌警告,锦安明珠湖的污染问题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彭长宜在锦安政界向来有救火队员的称号,彭长宜也的确敢于和善于打硬仗,所以常委会才决定调彭长宜去环保局任职。邵愚还跟我说了这么一个情况,说岳筱同志说,彭长宜同志是樊部长在亢州期间提上来的干部,我们要重点使用。我当时就觉得这话很值得玩味,当下跟邵愚讲,这个干部你们暂时不要动,省委组织部有安排,你们就听通知吧。”

  樊文良最后说到:“凭我对岳筱的了解,他很有可能是看到长宜来我这里,才有了‘要重点使用’这一说,你干了一辈子组织工作,该明白其中的奥妙吧。”
  王家栋说:“是的,我明白。”
  樊文良说:“事情就是这样,你如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问。”
  对于樊文良来说,他可能认为自己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在外人眼里,其实越听越糊涂。但凭着多年和樊文良共事的经验,王家栋是无论如何不能再往下问了,一是对樊文良不敬,二是太显功利,所以他赶忙说到:“家栋没有疑惑了,只要是您的主意,我就放心了。不瞒您说,我开始还真有点想不明白,经您这么一说啊,茅塞顿开,好了,不耽误您休息了,有空路过家门口的时候,下来坐会,我如今的厨艺是大有长进,会做您最爱吃的清蒸狮子头了,保准比饭店的味道纯正,清新。”

  樊文良说:“家栋啊,不错啊,好,改天就冲你这道菜,我也要去你家。”
  放下电话,王家栋仔细回忆着樊文良的每一句话。关于彭长宜和朱国庆合作的问题,樊文良有一次问过王家栋,问他们合作得怎么样?王家栋心想朱国庆毕竟是樊文良一手提拔上来的干部,尽管后期表现不尽如人意,那也是在樊文良调走的前提下,朱国庆再怎么不是东西,他在樊文良面前是没有暴露过的,所以王家栋在朱国庆这个问题上说话还是非常慎重的,尽管朱国庆在王家栋的问题上也没起到什么好作用,但王家栋还是说道:“据说这两人合作得不错,以前在北城合作过,后来在市政府也合作过,一直都很愉快,这两人干事的热情很高,又有以前感情的老底子,所以相互配合得很好。”

  这就是王家栋的老练之处,尽管他知道彭长宜和朱国庆之间有着太多的不愉快,但从他的嘴里是不能流露出半点的,要知道,他说的任何话,都有可能是彭长宜的意思,所以他是绝不能说错一句话的。樊文良不知是否相信了他的话,反正他是说了一句“哦,那还不错。”就挂了电话的。
  此时,王家栋反复琢磨着樊文良的话,尤其是樊文良说的那句话:“凭我对岳筱的了解,他很有可能是看到长宜来我这里,才有了‘要重点使用’这一说。”如果岳筱是积极地想“重点使用”彭长宜,樊文良不会是这种语气,再有,环保局也不算是“重点使用”的范围,重要的是樊文良的话还有个后缀:“你干了一辈子组织工作,该明白其中的奥妙吧?”这句话,王家栋同样没有从樊文良的口气里听出积极的成分,那么,只能说,锦安市委调彭长宜去环保局,对彭长宜来说,并不是一个善意的、积极的决定。

  老谋深算的王家栋琢磨出了道道儿,可眼下彭长宜却怎么也琢磨不出来,他见王家栋一个劲地吃饺子,就说道:“您老别吃了,我都急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王家栋放下筷子,说道:“怎么回事樊部长没明说,通过我的研究分析,我认为是岳筱在省常委楼看到你从樊部长屋里出来,他嫉妒了。”
  彭长宜说:“这是肯定的,我当时从他看我的目光里就看出来了,我还故意气他,强调了一下我是看老领导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