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5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说:“老兄,等我下周回来吧,今天时间太紧张,我现在什么都没准备呢,另外我这会也吃了饭了。”
  “这么早?”
  “是啊,孩子在我这儿着,跟她一块吃的,刚送她回去。”
  寇京海想了想说道:“也行,下周等你回来再聚。”
  彭长宜说:“老兄,我还想晚上给你打个电话,这段时间说话办事多注意,我最担心你那张破嘴,还有,跟企业打交道小心一些。”
  寇京海说:“这话你说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放心,我不是黄金那个蠢蛋,知道哪些事该做,哪些事不该做。”

  彭长宜知道在这方面,寇京海还是很有头脑的,但也怕万一,所以才不厌其烦地嘱咐他,听寇京海这么说,放心了不少,他说道:“老兄这样说我就放心了。那咱们下周见。”
  彭长宜挂了寇京海的电话后,就开始翻手机的通话记录,这时,电话又响了,林岩打进来了。他说:“彭兄,我在你楼下,怎么没有开灯,你不在吗?”
  林岩私下的时候,大多情况下不跟他叫‘彭书记’,都是跟彭长宜叫‘彭兄’,显示出跟别人不一样的感情。自从彭长宜回来后,尽管林岩在某些方面表现得有些差强人意,但他终归是江帆的班底,总体工作还说得过去,北城,在他和刘忠的主持下,还不算让彭长宜操心。
  彭长宜说道:“我出来办事了,没在。”
  林岩说:“多会回来?”
  彭长宜说:“说不好,老弟有事吗?”
  林岩说:“我只想跟老兄坐坐,也没什么事。我给你打了一下午电话,都被你挂了,我寻思是不是老兄生小弟的气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还说呢,刚才京海也这么说,他给我打了一下午电话都被我挂了,实际是我中午喝多了,睡着了,娜娜在我这儿着,她肯定是怕影响我睡觉,来了电话就被她挂了。”
  林岩一听,就笑了,说道:“真是长大了,知道心疼老爸了。这样,你晚上有时间吗?”

  彭长宜知道他的用意,就说道:“我一时半会回不去,明天去报道,什么事都没准备呢,这样吧,等我下周回来,咱们再聚,今天太紧张了。”
  林岩说:“行,小弟祝老兄学习顺利,前途无量。”
  彭长宜笑了,说道:“谢谢老弟,借你吉言。”
  挂了林岩的电话,彭长宜又开始低头翻看手机通话记录,看着看着,他就笑了,因为他发现,好多个电话,都被娜娜挂断了,只有王家栋打进来的,娜娜才给他接。呵呵,女儿真是大了,还很有心眼,并且,还会给自己做主了。

  彭长宜合上电话,开着车,来到部长家门口,刚敲了一下门,门就被部长从里面开开了。
  彭长宜举着手,说道:“您一直在门口等我。”
  王家栋拄着拐棍,说道:“走,找个地方呆会去。”
  彭长宜说:“我吃饭了。”
  王家栋说:“我没吃。”

  彭长宜笑了,说道:“阿姨身体怎么样?我好几天没来,进去问候一下。”
  王家栋说道:“别去了,家里有人。”
  “雯雯的妈。”
  “那怎么了?”
  王家栋说:“太乱,不得说话,去你那里后面的食堂,咱们吃点饭,你小子不至于连一碗粥都请不起我吧?”
  彭长宜笑了,说道:“别说是一碗粥,就是您想尝尝我的肉汤,我都给您割下一块肉熬。”
  听了这话,王家栋笑得满脸开花。
  彭长宜拉开车门,扶着王家栋上了车。
  彭长宜开着车,一直来到了部队后院,他们没有去前面的招待所,而是来到了海后的机关食堂,这里清净,吃饭的大部分是家属,没人对他们关心。
  两人要了一瓶酒,四个小凉菜,外加一份饺子,就开始慢慢喝了起来。

  王家栋喝了一小杯白酒后,他吃了一口菜,说道:“小子,怎么看待自己去党校学习这件事?”
  彭长宜故意把脸扭向一边,说道:“还用看待什么呀?挨治了呗?挡了人家的道,我在这个位置上,让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人都不舒服了,被挪到一边是早晚的事。”
  王家栋听他这么说,就盯着他问道:“你真这么看?”
  “哼,不这么看,难道还能有别的解释?”彭长宜不以为然地说道。
  王家栋笑了,举起杯,喝了一口,说道:“你别忘了,你要去的地方是中央党校。”

  彭长宜梗着脖子说:“那有怎么样?钟鸣义和江帆去的也是中央党校。”
  “你跟他们不一样,你这个是中青班。他们有的是三个月,有的是半年,你的这个是一年。”
  “时间长更好啊,我不回来才合适呢!人家好完全地、彻底地实施自己的主张,省得我碍事。”
  王家栋说:“你别忘了,尽管你去党校脱产学习,可你还是市委书记。”

  “那又怎么样,我什么主意都拿不了,人家是具体干活的,别说我不在亢州,就是我在市委又怎么样?照样架空你,别说我不在了。”
  王家栋说:“你不要总是把架空这个字眼挂在嘴边,我请问你,你一个书记,还真的想统揽全局,高度集权啊?”
  “那倒没有,我没有那么大的欲望,我只是想得到尊重,最起码研究决定的工作,在实施的过程中,总得有个进展汇报吧,人家倒好,别说不给你汇报,你就问起来也是给你顾左右而言他。还有,那个工贸园区,无论是会上还是会下,我基本就给否了,但是又怎么样了?人家照样不放弃,你否了,上级支持,昨天又去省里跑去了。唉,没办法,谁让人家上面后台硬啊。”
  王家栋看着他,不说话。
  彭长宜发现王家栋没有说话,偷偷地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正用双目看着自己,那目光分明有一种不认识他的感觉。他一笑,调开了目光,说道:“干嘛那么看着我,又不是不认识。”
  王家栋不动声色地说:“认识倒是认识,只是此刻有点不大认识你了,感觉这话不该是从你嘴里说出来。不错,你说得都很有道理,继续说。”
  彭长宜知道部长这话有贬损他的意思,就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说了,不说了,跟别人不敢发牢骚,跟您发发牢骚也不行。”

  王家栋放下筷子,说道:“这不是牢骚的问题,是态度问题。你真不说了?你不说,我说。我告诉你,我就知道你接到这个通知后,在思想上会有情绪,说真的,我昨天晚上就想找你,但昨天从北京回来后,的确有点累,就不想动了,也想给你思考的时间,看看你怎么认识这个问题,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你对这件事,没一点积极的态度,还像那里不是党校,是监狱。”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倒没这么认为。”
  王家栋说:“别打岔,我要跟你说的是,你即将步入的是我们党的最高的学府,中央党校,你即将在一个培养省级后备干部的培训班里学习,这个班,可不是是个人就能进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