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9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13 22:14:47
  (正文)
  日本人已绝尘而去,战场上的盟军依然处于一片混乱状态。当重巡洋舰“澳大利亚”号赶到现场时,三川舰队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萨沃岛周围的海面上漂浮着厚厚的一层黑油,海上惨状令人触目惊心。遭遇重创的舰只在熊熊燃烧,无数半死不活的幸存水兵只能紧紧抓住海上的漂浮物不放,克拉奇利只好指挥幸存各舰尽全力营救落水者。5时15分,“拉尔夫塔尔博特”号报告说,“遭到敌军炮火攻击”,却并未说明是三小时之前。让人错误理解为日军舰队尚未撤走,更加剧了现场的混乱。5时25分,“帕特森”号汇报说,“堪培拉”号已经弃舰,船员被自己救起。正在转移伤员的“帕特森”号突然遭到前方一艘不明身份舰只的炮击,所幸炮弹没能打中。仔细一瞧,打炮的正是早先如无头苍蝇一般退出战场的“芝加哥”号,舰长伯德上校的精神已濒临崩溃。

  当5时47分晨曦乍现时,克拉奇利只能从伯德这里得到一些零星信息,利科尔那边音讯全无。后来他才得知“阿斯托利亚”号正在燃烧,4艘驱逐舰救走了舰上的船员。8时10分他致电特纳,得不到“昆西”号和“文森斯”号的任何消息—那两艘舰早已沉入海底,阵亡水兵大多来自它们。
  Y群指挥官阿希上校8日晚上23时40分才开始在图拉吉进行物资卸载。虽然顶着倾盆大雨连续干了整整一夜,卸下的物资仍远远不能满足所需。值得称赞的是,特纳决定冒着日军飞机、潜艇和水面舰艇的威胁留下来善后,他在6时24分取消了之前下达的撤退命令。6时41分,特纳用“麦考利”号那架蹩脚的电台呼叫弗莱彻:“无法按计划离开,上岸物资严重不足,请求空中掩护,以便攻击在此地的敌军水面舰队。”鉴于护航力量严重不足,特纳下令“塞尔弗里奇”号驱逐舰击沉仍在苦苦挣扎的“堪培拉”号—后者于上午8时沉没。

  弗莱彻和戈姆利都未收到特纳发出的电报。前者直到6时34分才知道瓜岛水域发生了夜战,但对盟军遭受重大损伤的情况一无所知。此时第六十一特混舰队与日军舰队的距离超过550公里,舰载机无法出动攻击—三川的豪赌最终大获成功。
  克拉奇利坦诚地告诉特纳,“必须面对这个事实,我们布置的舰队足以达成击退水面进攻这一目的。但当敌军的水面进攻真正来临时,我们的舰队却被消灭了”。作战参谋加塔克少校沮丧地说,“按照我们两路部署的计划,敌舰队遭遇一队巡洋舰后就会被引到另一队的口袋里去,未想到准备好的口袋反而被敌人包住了”。
  这就是后来美国人称作的“萨沃岛海战”,日军则称之为“第一次所罗门海战”。战斗仅历时半个小时,盟军4艘重巡洋舰被击沉,1艘遭重创,另有两艘驱逐舰受伤,阵亡官兵1077人,受伤709人。日军仅“鸟海”号受轻伤,“青叶”号鱼雷发射管被击破,亡58人伤53人,从战术上讲日军完胜。这不过是瓜岛战役一系列海上对决的序幕。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对阵双方还将围绕瓜岛爆发数次惊天动地的海空碰撞。萨沃岛以东、隆加以北海底因此遍布双方无数战舰与飞机的残骸。后来人们逐渐忘却了它原来的名字“萨沃海峡”,并赋予它一个骇人听闻的新名字—“铁底湾”。

  9日上午8时38分,贝尔康嫩再次转发了“斐迪南”里德发出的警报:一队日机8时07分掠过头顶飞往东南—那正是山田少将派出的17架挂载鱼雷的陆攻机和15架零战。由于未能发现航母,日军机群轰炸了瓜岛西南一艘正在漏油的船,它们起初以为那是一艘受伤的战列舰—可见日军飞行员的舰船识别能力比美军也好不到那里去。那艘不幸的船正是头天受伤准备前往澳大利亚维修的“贾维斯”号驱逐舰,它在击落2架敌机后带着全船233名官兵沉入海底。失望的日本人返航后汇报击沉一艘英军轻巡洋舰,后悔未能找到更大的攻击目标。

  特纳判断日军9日昼间不会再来,于是一面组织营救落水士兵,一面组织运输船只加快卸载。范德告诉他,给图拉吉准备的关键设备和补给还在Y群的3艘运输船上,X群的1艘运输船还装着隆加必不可少的货物。特纳命令这几艘船加紧卸货,并命令只卸下少许物资的货轮“右辖”号拖曳“阿斯托利亚”号。但行动尚未开始那艘重巡洋舰就沉没了。午后,特纳通知X群在15时启程,同时将“麦考利”号开到图拉吉,于15时亲自率Y群向东撤退。通过努力,两天多时间总算勉强卸下了4个基数的弹药和37天的口粮。

  范德清楚未来战斗的成败取决于瓜岛的制海权,而制海权往往取决于制空权—这在当时可是了不起的见识。在美军航母依然处于劣势的情况下,瓜岛机场将成为战役成败的关键。他特别要求特纳将修建机场急需的设备、机械优先卸载,以便尽快修好机场迎接战机进驻。
  上述关键设备能够顺利卸载应归功于美军的“战斗装载”标准,即运输船装载物资的次序按照“先出后放”装载,急需的物资放在最上边,能够最先卸载投入使用。9日傍晚,第六十二特混舰队携带着1390名没来得及下船的陆战队员—他们大多属于陆战二团的官兵—超过一半的物资和大多数重炮、重型装备撤离瓜岛和图拉吉,陆战一师成了“现代版的鲁滨逊”。
  当9日的一抹斜阳下山时,特纳的船队渐渐隐去在水天相接处,站在岸边的范德不由得惆怅万分。当晚他在日记中如此写道:“现在一切只能靠自己了。谁也不知道这种情况将持续多久。敌人的增援部队可以源源不断地开来,并随心所欲地从陆上、海上和空中向我们发起攻击。”他知道自己和弟兄们能否活着离开这里,取决于能否尽快修好并守住身后的隆加机场。不,它现在已更名为亨德森机场。

  萨沃岛海战中大胜的日本人并未全身而退。8月10日清晨,美军潜艇“S-44”号盯上了与主力舰队分开、准备返回卡维恩的第六战队。经过三天的战斗航行,在距离家门口只剩几小时航程时,极度疲劳的日军水兵放松了警惕。航速16节的第六战队并未进行反潜“之”字航行,只是“青叶”号放飞了一架水上飞机在前方执行反潜巡逻。日军舰队中没有一艘驱逐舰,给美军潜艇造成了绝佳的攻击机会。清晨7时,“S-44”号在650米近距离一口气发射了4条鱼雷,日方记录在7时09分有3条鱼雷准确命中了“加古”号,令人惊讶的是这三条鱼雷全部炸响—这对美国人来说可是了不起的成就。第一条鱼雷命中右舷一号炮塔附近,第二、第三条分别命中前部弹药库和锅炉舱。7时15分,这艘重巡洋舰向右倾覆沉没,68人随舰阵亡。“加古”号由此获得继“三隈”号之后、日军损失第二艘重巡洋舰的“光荣称号”。其余3舰在胡乱抛下几颗深水丨炸丨弹后,扔下几艘救生艇匆忙离去。“加古”号舰长高桥雄次大佐及其他生还者乘救生艇登上了附近岛屿。次日,“卯月”号驱逐舰带3艘登陆艇将幸存者接回。

  得到“加古”号以如此方式被击沉之后,宇垣参谋长在日记中写下了中国的一句老话:“一百里路半九十,说得真是一点没错。”此举与中途岛海战日军“伊-168”号击沉“约克城”号可谓异曲同工,相比而言只是战绩稍小了一点。一直到两周之后,美国人才知道这一值得安慰的消息。尼米兹上将苦笑着说,“这多少算是对惨败的一点弥补”。
  日期:2018-06-13 22:16:05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