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3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蚩尤雕像旋转之后,空气中隐约又有战鼓声响起。只是跟早先上山之时不同,当时的战鼓声振聋发聩,此时却只是隐隐传来,只能隐约听到微弱一点声音。
  王灿转头跟我对视了一眼,脸色微微有些阴沉。此番蚩尤墓之行后,不管结果如何,陆振阳跟王家也算是死敌了,没人会乐意看到原本就天赋卓绝的死敌再得如此恐怖的传承。
  唯一庆幸的是,传承不同于法器之物,不能瞬间提升实力,不会让陆振阳短时间内修为暴涨,所以王灿手里的清虚剑,应该还能暂时护佑住我们的性命。再加上我们在这传承门前停留时间也足够久,王家后续的支援应该很快就要到了,跟早先相比,形势反而乐观了一些。
  九黎战鼓之音虽然不大,但却一直缭绕在耳边,足足过了半个时辰左右,战鼓声忽然高亢起来,早先第四血门消失之处,一团血光爆出,须臾之间,血门重新出现,陆振阳的身影也紧跟着从血门之后踏了出来。
  他并未像王灿那样。出来便闭眼消化所得,反而目光炯炯,比早先还要晶亮几分。自他出来之后,身后血门连带着笼罩在四周的战鼓声同时消散一空,但血门消失之后,陆振阳的身后却出现了一副巨大的人像,正是面如牛首、背生双翅的蚩尤相,跟山下的雕像一模一样,远远的悬浮在陆振阳身后的天幕中,看起来如同他的背影一般。

  数秒钟之后。那巨大蚩尤虚像才缓缓消失,化作一道流光,隐入了陆振阳的身体之内,然后他丑陋恐怖的脸上,咧出一个笑容,从高台上跃下。
  如果说之前我们心里还抱着一丝幻想的话,现在却是完全确定了,陆振阳已经得到了蚩尤传承!
  这个人就像一个打不死的小强,当年先是被我打断手臂,然后又银符穿胸废了修为。结果他非但没有称为废人,反而遇挫愈强,从当初根本不被我放在眼里,到现在,他的实力甚至完全碾压我。从前到后,仿佛有种宿命在其中,这么多年了,他始终是我绕不开的敌人。
  我心里忌惮到了极致,当年他给我带来的悲恸,到现在还盘踞在心中,面对此时实力远胜于我的陆振阳,我必须将仇恨暂时藏在心里,同时打起十二分的小心,一定不能被他找到报复我的机会,否则的话。必然会万劫不复。

  从高台上下来之后,陆振阳虽然回到了他原本站立之处,但目光却一直盯在我身上。跟先前纯是仇恨的目光不同,此时他目光中的仇恨已经消失了不少,更多的是轻蔑,就像最初在玄学会总部的雏凤会上一般无二。
  得了蚩尤传承之后的陆振阳,已经不再对我身上的轩辕剑过分忌惮。虽然轩辕剑的确强过蚩尤斧很多,但法器毕竟只是死物,而蚩尤传承不同,凭借这传承。将来陆振阳修为有望到达战神蚩尤的高度,相比之下,轩辕剑就不算什么了。
  这正是他此刻看向我的目光改变的原因。面对一个实力胜于你的仇人时,明知复仇的希望不大,仇恨的心思会蚀骨灼心。让你片刻不得安宁。但等到实力超越仇敌,看到复仇希望之后,仇恨反而会稍微平缓下来,不再那么着急。就像当初我看陆家也是如此。
  所以,此时我心里反倒生出几分急躁。陆振阳已经获得了蚩尤传承,下面两个血门内还有什么?我能否得到足以让我对抗陆振阳的东西?我的实力能否得到提升?
  想得到答案,只能进到血门之内,一切方才知晓。
  这次不用王灿催促,我也没谦让胖子,而是深吸口气。抬脚便往那高台上行去。
  一步跨上高台,我站在第五道血门之外,目光凝视着门上不断翻腾的血雾,沉默片刻之后,迈步跨进门内。
  从外面看。这血门只是血雾勾勒出来的一个轮廓,但进来之后,却完全走进了一片血雾世界。这里的血雾比外面浓郁的多,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目光只能看到身前两三米的距离,我四下摸索许久,才弄明白,自己身处在一个不算很宽阔的通道之内,回身一看,进来的血门早已不见踪影,身后同样笼罩着浓重血雾,根本看不到尽头。

  跟之前陆振阳手下天师所说不同,他说进来之后,推开一扇门,便发现一个血色长案,上面摆放着法器。但此刻我的面前,根本没什么门,更没有血色长案,只有看似无限的血雾。
  我定了定神,倒也没有过于担心。从前四门的情况来看,里面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既然情况不同,那我自行摸索便是。
  迎着血雾,缓慢的往前行走,大约前行了百步左右,四周血雾才终于略微变淡,我抬眼往前看了看,前面不远处,悄然出现了一个与我身量相仿的人影,静静的伫立在那里。
  我精神一振,非但没有慌乱,反而生出几分欣喜。
  进门之后虽才前行百步,但在浓重血雾之中,双眼不辨四周情形,只能一点一点往前摸索,我的精神一直紧绷着,心里甚至已有几分疲累。此时突兀出现的这个人影,意味着我终于不用继续在这血雾中如没头苍蝇一般摸索,终归不是坏事。

  当然,欣喜之余,我也没有莽撞上前,而是慢慢挪动脚步,保持着跟之前一样的速度,一点一点凑过去。
  行至距离那人影约有十米距离时。周围血雾愈发淡了,我也终于看清楚了这人影的模样,眉头顿时便是一皱。
  人影并非是真人,这并不出乎我的预料,血门本就虚幻。里面出现真人才不对劲。真正让我奇怪的是,这人影跟真人差别太大,看起来像是服装店里展示服装上身效果的人偶模特。它通体灰白色,脸上看不清五官,只有雾蒙蒙的一片,身上也未着寸缕,就那么坦坦荡荡的站在那里,静静等我上前。
  我抬脚继续前行,走到五米之内时,看的愈发清晰。这人影的确跟个人偶模特几乎一般无二。但不同的是,它更精致,五官十分清晰,跟真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细看之下,人偶不管脸型还是五官都十分平庸。根本没有半点特色,看上几眼,移开目光之后,很难留下半点记忆,大众脸到了极点。
  走到人偶正前方,我左右仔细端详一番,虽然看不出材质,但能确定,这完全就是个泥塑石胎之物,并非活物,而且闭眼感应,也没有任何气息波动,显然不是什么法器法宝之类的东西。
  这就奇怪了,从之前四个血门的情况来看,血门之内,尽皆宝物,怎么轮到我,就是这么个古怪东西?

  王灿从血门出来之后告诉我说,血门之内,一切不是固定的。能得到什么东西,要看自己的福缘造化。莫非我福缘太薄、造化太浅,别人能得宝物,我却没那个命?
  怎么想也不合理,就算福缘有厚薄之分。我的造化不如先前几人,但也不至于给我一个完全没用的东西。略微斟酌之后,我转念一想,莫非这人偶只是引路之用,真正的宝物还在前方?
  如此一想。我暂时放弃了研究人偶,抬脚又往前走,结果没走出几步,就看到前面又出现一个血色大门,跟我进来的血门一模一样。
  日期:2017-06-26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