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2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并且还下降的非常迅速,难道南岸的救灾部队担心洪水淹没了村庄,在什么地方像自己一样爆破泄洪?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可以理解了,两个缺口泄起来当然快了。
  不过,当陆鸣脑子里想象着马公滩那边一片汪洋的时候,这才开始害怕起来,心想,农科院的育种基地就算没有时候什么农作物,可也有一些建筑设施,现在肯定全部被淹了。
  如果他们知道是有人故意炸开了大堤泄洪的话,岂能善甘罢休?最可怕的是千万不要闹出人命,建筑设施可以赔钱,但如果淹死个把人的话,自己可就死定了。

  这么一想,赶紧拨了六子的手机号码,好一阵才听见他睡意朦胧地说道:“老大,怎么样?是不是不太理想……”
  陆鸣骂道:“你他妈干完了也不给我来个电话……”
  六子冤屈道:“你自己不是说跟陈总在一起,别让我打电话吗?”
  “那你也应该发个短信啊……”陆鸣气哼哼说道。顿了一下,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不太理想?”
  六子说道:“老大,我毕竟不是干这一行的,也不知道炮眼打的不好,还是丨炸丨药太少了,反正,炸歪了,只炸开了一个小洞……”
  陆鸣惊讶道:“小洞?有多小?”
  六子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像有……有水桶那么粗……”
  陆鸣一听就骂开了,愤愤道:“你他妈正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水桶这么大的洞要泄到什么时候水位才能下降……”

  说着,忽然觉得不对劲,心想,即便是五六个小时,水桶这么大的一个洞也不可能让水位突然下降一两米啊,难道真是南岸的解放军在什么地方炸开口气泄洪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岂不是泄洪不成反而背个罪名?
  这样一想,马上气愤道:“你他妈给我起来,马上到实验楼来接我……我要过去看看……记住,戴上铁锹十字镐……”
  六子疑惑道:“老板,这……去干什么?”
  陆鸣不耐烦地说道:“现在南岸的解放军已经找到地方泄洪了,我要过去把你炸开的那个小窟窿堵住……”
  六子惊讶道:“堵住?不可能吧,那水冲出来好几米远,压力太大了,要想堵住起码要沙包之类的材料,铁锹和十字镐……”
  陆鸣没等六子说完,就骂道:“你他妈少啰嗦,快过来,再迟就来不及了……”
  陆鸣挂上电话就一路小跑上了楼,本想马上就把这个喜讯告诉陈丹菲,可忽然想到自己的犯罪证据还没有清理呢,何况陈丹菲睡的正香,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轻轻关上门下了楼。
  五分钟不到,六子就开着那辆皮卡车到了,陆鸣一钻进车里面屁股还没有坐稳,就气急败坏地说道:
  “妈的,你声音搞得倒是挺大,楼房都震动了,那两个监督水位的人和陈丹菲都听见了……我还担心你把半个大堤炸飞呢,搞了半天才炸开了水桶这么大一个小口子,早知道老子自己干了……”

  六子冤枉道:“老大,雨太大了,眼睛都睁不开……老实说,能炸响就很不容易了,导火索差点都没有点着……”
  “你觉得那个洞堵不上?”陆鸣问道。
  六子说道:“就凭咱们两个人肯定堵不上,那水喷出来能把人冲倒……老大,既然这个洞没起作用,水位又降下来了,就让那个洞留在那里也没关系,丨炸丨药的痕迹早就被水冲没了,谁知道是咱们干的……何况又没造成什么损失……”
  陆鸣点上一支烟,低头看着当风玻璃,密密麻麻的雨点砸在玻璃上,雨刮器几乎起不到什么作用,只能模模糊糊看见车灯下面崎岖不平的小路。
  “我听说从公丨安丨局领丨炸丨药都要严格登记,并且使用的数量都要有记录,万一被查出工地上的丨炸丨药丨雷丨管少了,那不用说大堤就是我们炸的……”
  六子想了一下说道:“不会登记得这么严吧?”

  陆鸣说道:“我虽然没有领过丨炸丨药,可也能猜到,管理丨炸丨药的那个老张肯定有个登记本,并且每个领丨炸丨药的人都会签字……”
  六子似乎明白陆鸣的意思了,问道:“老大,你的意思是不是让我把那个登记本偷出来毁掉,这样用了多少丨炸丨药就搞不清楚了。”
  陆鸣伸手在六子脑袋上打了一下,骂道:“蠢货,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顿乱一下,问道:“那个老张你认识不认识?”

  六子说道:“当然认识,陆家镇人……”
  陆鸣想了一下说道:“如果在登记本上把你拿的那些丨炸丨药丨雷丨管写上去,然后签上爆破员的名字,这些丨炸丨药的去处就可以交代了……”
  六子一听,咧嘴一笑,说道:“老大,我明白了,天一亮我就找老张把这件事办妥。”
  陆鸣担心道:“那个老张嘴紧不紧?”
  六子笑道:“咱们兄弟在陆家镇也是有身份的人,我们交代的事情谁敢吧唧嘴啊……”
  六子的话只说了一半,嘴里怪叫一声,忽然猛地一脚刹车,陆鸣的脑袋差点撞到当风玻璃上,骂道:“你他妈怎么开车的……”
  说完,只见六子张着嘴,呆呆地看着前面。
  陆鸣转过闹脑袋朝着前面一看,尽管视线在雨水中很模糊,可还是震惊地发现车灯所及之处全是水,先前还以为大雨把路淹掉了,可再低头仔细一看,嘴里惊呼一声,只见前方竟然是一片汪洋。
  “老……老大,这是……这是怎么回事?没……没走错路啊……”只听六子失魂落魄地说道。
  陆鸣也不管外面的瓢泼大雨,拉开车门就钻了出去。
  只见他们所处的位置是一个丘陵的斜坡上,应该是从小路上刚刚翻过山坡,就被面前的水挡住了去路,要不是六子刹车及时,汽车肯定一头扎进水里面了。
  再仔细看看前面,好像还有不少树木,可都像是长在水里,再往远处,黑乎乎的,只能听见雨水击打水面的哗哗声和被风吹动的浪花声。
  “六子……你……你确定只炸开了一个水桶那么大的……口子?”陆鸣颤声问道。
  六子哭丧着脸说道:“是呀,我绝对没看错……我还在车里面抽了一支烟才离开的……”
  陆鸣似自言自语地说道:“尼玛,你家的水桶到底有多大……天哪,这就叫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啊……”
  六子惊疑不定道:“老大,这水……是从哪里来的……不可能啊……哎呀,全部淹掉了……还要有这几座小山,要不然这水都能淹到我们工地……”
  陆鸣还是自说自话,说道:“这个地方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水库……政府怎么就没有想过在这里建一个水库呢……”
  六子盯着前面黑黢黢的水面说道:“可能是农科院的人先占了这里……”

  陆鸣一摆手说道:“赶快离开这里……妈的,事闹大了……”
  六子开着车在大雨中一阵狂奔,颠的陆鸣屁股都痛了,忍不住骂道:“你他妈不能慢点吗?这难道是高速公路?”
  六子这才喘口气,问道:“老大,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