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2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出门以后偷偷来到了楼下,在过道里听了一阵外面哗哗的雨声,然后拿出手机犹豫了好一阵,最后咬咬牙,给六子发了一个短信,只有一个字:炸。
  发完短信之后,心里忍不住一阵狂跳,他转身就往楼上跑,等他刚刚跑到房间的门口,只听远处传来了爆炸声,不过,声音听上去很闷,确实有点像打雷的声音,可仔细听听,却再也没有一点声息了。
  陆鸣站在门口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只见原本半卧着的陈丹菲坐直了身子,竖起耳朵正在听着什么,看见陆鸣进来,说道:“你听见没有,好像哪里爆炸了……都能感觉到楼房在震动……”
  陆鸣装作一脸疑惑道:“我没听见啊……哦,刚才外面打雷呢……”
  陈丹菲似乎也不确定自己听见的是不是爆炸,又歪着身子靠在被子上,说道:“这打雷的声音也太大了吧……看来这鬼天气是好不了了……我打个电话,干脆让监督水位的两个人撤回来算了,反正只能等死了……”
  陆鸣急忙阻止道:“再等等,我要开始祈祷了……说不定能出现奇迹呢。”
  陈丹菲没好气地往哪里一躺,嗔道:“我累了,没神气……你自己装神弄鬼吧,我就不奉陪了……”说完,转过身去,留给陆鸣一个背影,那肥硕的皮肤看的陆鸣直流口水,不过,他还是爬到陈丹菲身边坐下来,双手合十,然后嘴里念念有词,装模作样祷告起来。

  陈丹菲显然对陆鸣的祷告嗤之以鼻,再说今天累俩一天,好像终于坑不住了,等到陆鸣祷告完毕,扭头一看,没想到女人已经进入了梦想。
  并且,躺在那里姿势松弛的就像是毫不设防,那微微敞开领口,雪白的肌肤,以及由于侧卧而展现出的迷人的曲线,看得陆鸣心里直冒火,两只手就像是控制不住要凑上去抚摸几下。
  不过,他可直到陈丹菲诡计多端,并不能确定她是不是真的睡着了,说不定是故意在考验自己呢,这么一想,原本伸向屁股的手就改成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推了几下,嘴里小声试探道:“丹菲……丹菲……别睡啊……我还有话跟你说呢……”
  陈丹菲身子动了一下,嗓子眼里发出了几声迷人的哼哼,然后翻了个身,面朝着陆鸣转过来,一张脸几乎贴在了他的腿部。
  妈的,她该不会是有意给自己制造机会吧?不可能啊,刚才她还严厉地警告自己呢,再说,今天她心情不好,应该没有这种心思,只是不清楚她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对陆鸣来说,好像确定陈丹菲是不是睡着了这件事情很重要,他又轻轻推了陈丹菲的肩膀几下,咬咬牙拿出了杀手锏,他知道自己只要把这个杀手锏拿出来,陈丹菲肯定再也装不下去。
  “丹菲,别睡啊……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财神遗嘱的事情吗……起来咱们好好聊聊……”
  说完,屏声静气地盯着陈丹菲的反应,结果,女人动都没有动一下,并且从有节奏的气息来看,他断定陈丹菲确实是睡着了,并且睡得很熟。
  意识到这种情况之后,陆鸣坐在那里呆呆的直愣神,虽然陈丹菲微微起伏的酥胸对他有着莫大的诱惑力,可他就是下不了手,奇怪的是在这一瞬间内心竟有一种温柔而又怜惜的感觉。
  心想,一个女人能在身边酣然入睡,除了疲倦之外,还有两种可能,一是对自己充满了信任,以至于毫不设防,另一种可能就是她豁出去了。
  不过,考虑到今天这种特殊的情境,他宁愿相信是第一种情况,一时心里竟有种成就感和满足感。
  心想,一个美人就睡卧在自己的身边,这难道不是也是一种幸福吗?反倒是这个时候上去扒人家的衣服裤子,才是一件大煞风景的事情,等她明天早晨醒来的时候,见自己秋毫无犯,心里面多少应该对自己产生一点好印象吧。
  不过,也不一定,这婆娘的心理有点不正常,也许,他会把自己不当男人,以为自己是太监呢。
  陆鸣坐在那里接连抽了三支烟,一边欣赏着身边美人的睡姿,一边胡思乱想,只有这样胡思乱想,才能打消他无法抑制的欲念。

  不过,今天一整天,他虽然没有干过体力活,可也操了不少心,身体也疲倦了,于是小心翼翼地在陈丹菲身边躺下来,盯着那张俏脸又是一阵心猿意。
  最后咬咬牙闭上了眼睛,来个眼不见为净,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最后终于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陆鸣梦中仿佛听见有音乐声响起,只是外面的暴雨声音太大了,听上去隐隐约约的。
  可此时睡意正浓,连眼皮子都睁不开,甚至忘记了自己身边还睡着一个美人呢,所以,他本不想理会。
  可那声音一阵阵飘过来,仿佛近在咫尺,最后只好慢慢睁开眼睛,首先发现自己眼皮子底下的那张俏脸。

  随即觉得身边热乎乎香喷喷的,仔细一看,原来是陈丹菲的被子掉到了一边,可能是因为冷的缘故,竟然整个身子差不多贴进了陆鸣的怀里,而那音乐声则来自她脑袋边的手机,不过,即便这样,她也没有醒过来。
  陆鸣好像生怕吵醒了陈丹菲,急忙伸过一只手拿到了手机,立即挂断了电话,然后看看上面的来电显示,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大堤上负责监视水位的那两个员工打来的。
  心里忍不住一阵狂跳,马上抬起手腕看看表,没想到已经是凌晨四点多钟了,如果不是下雨天的的话,再过一个多小时天就要亮了。
  这么算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睡了五六个小时,记得睡觉之前监督水位的员工最后一次给陈丹菲打来电话的时候,水位距离警戒线已经不到十公分了。
  而暴雨并没有停下来,这充分说明,这个电话应该是一个好消息,要不然,洪水不可能等到现在才满上来。

  妈的,看来,六子炸开的那个缺口起作用了。
  陆鸣一阵兴奋,马上悄悄爬起身来,迅速出了门,然后在楼道的拐角处回拨了那个号码,小小声道:“我是陆鸣,你们陈总已经睡了,有什么话跟我说吧。”
  只听一个男人兴奋地说道:“啊……陆总,水位下降了,水位下降了……”
  陆鸣尽管已经猜到了结果,但得监督水位的员工亲口验证之后,高兴的差点跳起来,急忙问道:“下降了多少?”
  男人说道:“下降的很快……我们都不敢相信,竟然降到了警戒线一下两米左右的地方,连二层坝的台阶都露出来了……”
  陆鸣微微喘息道:“那你们知道是什么原因吗?暴雨并没有停啊……”
  男人疑惑道:“我们也不清楚,不过,昨天晚上好像听到爆炸声,会不会是南岸的解放军爆破泄洪啊,那边一晚上都有灯光,肯定也是干了一个通宵……”
  陆鸣一阵心惊肉跳,马上说道:“那你们继续监视,我这就告诉你们陈总……”
  挂断电话,陆鸣心里忍不住一阵疑惑,要说六子在几个小时之前就炸开了大堤,按道理水位应该迅速下降,为什么过了五六个小时之后才下降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