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2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丹菲听陆鸣说的暧昧,渐渐清醒过来,这才发现,男人的一张脸几乎贴在了自己的脸上,那张嘴都快拱到她的鼻子了。
  顿时臊红了脸,一把推开了陆鸣,骂道:“你这混蛋,这个时候了还想着那事……有没有一点正经?”
  陆鸣坐回自己的椅子上,怏怏说道:“我这不是开个玩笑吗?免得你想不开……哎呀,这该死的天气,雨怎么好像还这么大……”
  这时,一盒员工给两个人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陈丹菲推到一边说道:“我吃不下。”
  陆鸣稀溜溜吃了一口面条,说道:“怎么?没胃口,还是嫌伙食不好?”
  陈丹菲瞪了他一眼没出声,最后赌气似的端起碗来,慢腾腾地吃着,陆鸣则三下五除二,就像饿死鬼投胎一般吃完了,连碗里的汤都喝得一点不剩,然后点上一支烟,把椅子挪近窗口,看着外面的暴雨,坐在那里唉声叹气。
  大雨天黑的早,下午五点钟左右,外面已经黑乎乎一片,陈丹菲刚吃了半碗面,王总走进来说道:“陈总,水位距离警戒线只有半米都不到了,还是撤吧,我们这些大型机械可不像汽车,说走就走,转移到安全地带起码要好几个小时呢。”

  陈丹菲忧心忡忡地看看陆鸣,似乎不忍心做这个决定,陆鸣自然知道陈丹菲此刻复杂的心理,于是带她说道:“王总,你组织转移吧,能带走的物资尽量都带走……
  对了,尤其是那些有污染的化学产品以及危险产品一点都不能留下,你们这里应该有丨炸丨药吧,全部带走……”
  王总这一次没有坚持让陈丹菲亲自发话,听完陆鸣的话一言不发就出去了,陈丹菲走到窗户边看着外面大雨中乱糟糟的情景,叹了一口气,然后坐在椅子上怔怔发呆。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陆鸣说道:“既然人都走光了,你也没必要留在这里,回去吧,我让杜鹃送你……”
  陈丹菲说道:“你怎么不回?”
  陆鸣装作伤感地说道:“我想再待一会儿,看看有没有奇迹发生……”
  陈丹菲摇摇头说道:“我不走,今晚我就住在这里……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去南校区吧……”
  陆鸣站起身来说道:“那你给大堤上监视水位的人员交代一声,到时候可别被洪水困住了……”
  陈丹菲摇摇头说道:“不用,他们知道撤到南校区的安全路线……哎呀,这个该死的六子跑哪儿去了,一下午都没见人……”
  陆鸣急忙说道:“也许有别的事,杜鹃已经回来了,坐我的车吧……”
  到了南校区,陆鸣才知道这里的建筑虽然主体框架都起来了,可并没有装修,并且房间里空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忍不住问道:“这……晚上怎么住啊……”
  陈丹菲瞪着他说道:“怎么?难道你还睡得着?”
  陆鸣嘟囔道:“但也不可能在地上坐一晚上啊……”

  陈丹菲哼了一声,从隔壁房间拖出来一个值班人员睡的床垫,说道:“这可是你自己愿意留下来的,我可没心思伺候你,如果后悔的话,现在走还来得及……”
  说完,把床天拖到靠近窗户的地方,双手抱着膝盖靠墙坐下来,然后就盯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陆鸣没办法,只好厚重脸皮蹭到陈丹菲身边,挨着她坐下来,笑道:“我倒是无所谓,还不是心疼你吗?这连被子都没有,你的衣服都湿了,万一感冒怎么办?”
  陈丹菲还是盯着天花板说道:“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
  说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晕着脸警告道:“我希望你分个时间场合,心里别打什么龌龊的念头,否则,从今以后……我就……看不起你……”
  说实话,能跟陈丹菲在这种情况下单独相处,陆鸣不可能一点都不动心思,其实,上午在大堤上咬咬牙留下来的时候,最大的因素还是因为她。
  尽管平时在家里两个人也算得上是朝夕相处了,可家里不但有蒋碧云的存在,还有陆南星,隔壁就是陆媛跟他的卧室,即便陈丹菲给他提供亲近的机会,心理上不可能没有障碍。
  但现在就不同了,荒郊野外,苦雨孤灯,孤男寡女,美人如虹,甚至有点劫后余生的意思,一切都意味着无法预测的可能性。
  在陆鸣的潜意识中,这一切不但浪漫而且充满了戏剧性,即便两个毫无瓜葛的男女,在这种情境下都有可能发生点什么,何况他和陈丹菲早就犹抱琵琶半遮面了。

  然后,没想到陈丹菲早就识破了陆鸣心里的诡计似的,竟然还没有等他露出狐狸尾巴就提前发出了警告。
  陆鸣在恼火的同时,也不得不承认,事实上情况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没想到陈丹菲竟然带着如此巨大的压力和负罪感,这个时候她哪里有心思跟自己缠缠绵绵呢?要不然,这个女人也太没心没肺了。
  “你也别把我看得这么下贱好不好?我留下来不过是想给你做个伴,最多也就是陪你说说话,跟你说话不算是龌龊的念头吧?”陆鸣只好装作一副豁达的样子说道,实际上女人身上撒发出来的那股幽香已经让他挺立起来了。
  陈丹菲瞥了陆鸣一眼,欲言又止地说道:“你说实话,是不是觉得我是在故作正经?”

  陆鸣笑道:“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可从来没有这个意思……”
  陈丹菲哼了一声道:“我结过婚,又生过小孩,所以,在你看来肯定是个随随便便就能搞到手的女人……这这么一再拒绝你,你肯定是以为我在装……”
  陆鸣一脸震惊地盯着陈丹菲注视了好一阵,直到她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这才夸张地说道:“怎么会呢?你在我目中简直就是神级别的大美人,这跟结不结婚、有没有生过小孩有什么关系?我可从来没有往哪个方面想过,再说,你现在不是没有男人嘛……”
  陈丹菲幽幽说道:“自从我公公一家出事……阿明死后,我就再也……再也没有找过男人……这倒不是我心里还想着他,而是我知道自己的容貌……总觉得男人靠不住,花言巧语也好,替我花钱也好,最终还不是为了在我身上痛快一下……”
  陆鸣听了心里想笑,心想,这婆娘是不是想在自己面前装纯洁,殊不知老子根本就不在乎纯洁不纯洁,越是成熟迷人的小媳妇,心里就越喜欢,鬼才知道自己为什么偏偏就好这一口。

  心里这么想,嘴里却充满同情地说道:“像你这么美的女人,能守到现在也不容易啊,何况还带着一个孩子呢。不过,你亡夫应该是爱你的吧,要不然你当初也不会冒险带着女儿跟他逃跑了……”
  没想到陈丹菲缓缓摇摇头说道:“他和一般的男人也没有什么两样,当初花言巧语想尽办法得到了我,还说有了我之后,天下的女人都是庸脂俗粉。
  可结果怎么样?不到半年他就腻了,每次做那事的时候就像是在例行公务似的,并且经常在外面和别的女人鬼混。
  有一次我质问他,他竟然说美貌总有看腻的时候,要想吸引人还是要靠人格魅力,哼,那时候我离婚的心思都有,可他就是抓着我不放,宁可把我当成收藏品藏家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