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笑了笑,然后便转头问陆翰学:“陆书记,我是否可以为令嫒看诊了?”
  “哦,当然可以!”陆翰学连忙说道,“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
  “不用,”萧晋示意陆熙柔在旁边坐下,说,“我要先给令嫒把把脉,具体能不能治、该怎么治,还要待会儿再说。”
  待陆熙柔坐好,他又从沙发上拿了个靠枕放在茶几上,然后让陆熙柔把手腕搁上去,这才伸出三根手指,轻轻的搭在她的脉搏上。

  陆熙柔的皮肤真的很白,小臂上的青色静脉血管非常明显,像是一条条植物的根茎一样,但看上去并不瘆人,仿佛精美瓷器上的裂纹釉,有种别样的美感。
  或许是很少见到外人的缘故,她有些害羞,当萧晋手指触碰到手腕的时候,她的身体还微微紧绷了一下,脸色似乎又红了一些。
  萧晋记得沈妤娴说过,陆熙柔不能见到阳光,否则皮肤就会起色斑和水泡,痛痒难当,这和西医概念中某些因基因缺陷而导致的皮肤病很相似,如果真是这样,他就只能说声抱歉了。
  因为,中医毕竟不是什么仙术,治病可以,却不能让断了胳膊的人再凭空长出一条胳膊来,基因链方面的缺失,就更不可能补全了。
  好在沈妤娴之后又讲无论去多么好的医院检查,得到的结论都是很健康。
  西医查不出来,那就应该不是身体机能方面的问题,而这恰恰就是中医的强项所在。

  因为中医本身的许多理论,在西医看来都像是天方夜谭一样,比如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经脉,让许多读过几年书就开始数典忘祖的国人都将中医视为同跳大神一样的存在。
  萧晋细细体会着陆熙柔的脉搏跳动,比正常人微弱很多,但这只是因为她身体虚弱,与病症无关。
  过了一会儿,他将一道内息凝聚成线,通过指尖导入陆熙柔的身体,如游蛇一般,在女孩儿的经脉中缓缓前行。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眉毛突然高高挑起,指尖也离开了陆熙柔的皓腕,满眼都是惊骇和不可思议。
  “萧先生,您是不是查出了什么问题?”
  陆翰学问的很急切,连称呼都下意识的变成了敬称“您”,可他的表情中却奇怪的并没有多少愁绪,反而还有些惊喜。
  陆翰学就只有陆熙柔这一个女儿,从小就视若掌上明珠一般,自从闺女得了这个怪病,他头发都白了不少,妻子更是与他一直冷战,现在见到萧晋在把脉之后的表现这么反常,他却不惊反喜,实在是因为以前不管是看中医还是看西医,得到的结果都是没有结果。
  现在终于出现一个有特殊反应的,就可能代表着女儿有了痊愈的希望,这让他如何能不激动?
  有意思的是,他这个当爹的像是听到了喜讯,可完全不相干的萧晋却面色阴沉,仿佛得知了最不该得知的噩耗似的。
  他紧皱着眉,完全没有要回答陆翰学的意思,只是低头沉思着什么。
  陆翰学也不敢打扰他,焦急的在旁边等待,田新桐和郑云苓也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四只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激动和期待,反倒是当事人陆熙柔要淡定许多。
  她微微歪头打量着萧晋,目光里满是探寻的意味,很是好奇这个年纪并不比自己大多少的年轻人,到底有着怎样的底气和自信,竟敢来为被几乎全世界的皮肤病专家判了死刑的自己治病。

  “陆书记,令嫒的这个病有多久了?”足足过了五分钟,萧晋才从沉思中醒来,开口问道。
  陆翰学一点都不介意他无视了自己的问题,回忆了下,答道:“熙柔第一次发病,好像是在去年清明的时候。”
  “那就是已经至少一年半的时间了!”
  萧晋点点头,然后犹豫片刻,就站起身,对陆翰学说:“陆书记,请借一步说话。”
  陆翰学一怔,随即便点头道:“好,请这边走,我们去书房谈。”
  “你的结论也是没救吗?”陆熙柔忽然轻轻的开口,语气平淡,就像是在问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

  萧晋转头看她,反问:“你已经听过那么多的‘没救’了,我有必要因此而避着你么?”
  陆熙柔眨了眨小扇子一般的长睫毛,说:“除了没救,那就是有救,这似乎就更没有必要避着我了吧?!”
  “当然,”萧晋淡淡一笑,说,“所以,我要跟陆书记谈论的并不是你的病情。”
  “诶?那是什么?”
  “要是能告诉你,那干嘛还要避着你?”
  陆熙柔一滞,无话可说,腮帮微鼓,似乎有点小生气。
  萧晋才不在乎这个,转回身示意一下陆翰学,就跟在他的身后离开了客厅。
  来到书房,陆翰学关上门,道:“萧先生,不瞒你说,这一年多来,我已经听过太多太多令人绝望的话了,所以,不管你的结论是什么,都请你不要有什么顾虑,尽管讲出来就好。”
  萧晋点点头,道:“那我就直说了:陆书记,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你有没有收到过什么威胁的信息?”
  陆翰学一怔,皱眉道:“萧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请您先回答我的问题。”
  陆翰学深深看了他一眼,摇头说:“没有。”
  “那您之前有没有得罪过中医界的人?”
  陆翰学还是摇头:“在熙柔患病之前,我都很少去看中医。”

  萧晋微微眯了眯眼,说:“恕我直言,如果陆书记您没有对我撒谎的话,那我就要劝您好好的回忆一下,您是不是有一个特别仇恨您、除了让您痛不欲生之外什么都不想要的、而且还能接触到传统高明中医的仇人了。”
  陆翰学被他这个包含了三个耸人听闻的定语的长句子给弄懵了,蹙紧眉沉思良久,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一把抓住萧晋的双肩,沉声问道:“萧先生,告诉我,你问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想来,陆书记应该已经猜到答案了,”萧晋说道,“没错,您的女儿并没有生病,而是被人下了毒,一种阴损毒辣、非传统名医不可能知道的毒。”
  陆翰学踉跄了一下,一屁股坐在身后的椅子上,面色满是不敢置信和痛苦。
  萧晋不再继续说什么,掏出之前陆翰学给他的那支烟点上,静静的等待陆翰学醒过神来。

  “那个毒……有名字吗?”不知过了多久,陆翰学声音低沉的问。
  “它叫‘冤鬼缠身’!”萧晋在桌子上的烟灰缸里摁灭烟蒂,说,“据我看过的一本医书记载,这种邪毒的医术是东汉末年‘黄巾军’领袖张角首创,专门用来忽悠哄骗民众加入他所建立的太平道。
  凡中此毒者,都只能在夜晚活动,就像被冤鬼吸走了魂魄,痛苦时间长达两年,只要得不到解药,最终都会全身溃烂而死。
  在张角造反失败之后,这邪方就流落到了民间,数千年来,每每有人要揭竿而起的时候,都会再次出现。按理说,知道它的人应该很多,但奇怪的是,那个方子却从来都没有过文字记载,我也只是见过它的中毒症状描述和解毒方法而已。”
  陆翰学猛地抬起头:“你能解?”
  “能!”萧晋点头,“但令嫒中毒的时间太长,毒素早已侵入她除了大脑之外的全身上下,光是解毒方子已经不足以救她,必须每天配合针、灸和罐,数管齐下,估计一个月的时间就差不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