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贾雨娇又蹙眉思索片刻,说:“我也没有更好的主意了,不如这样,既然他们之间的实力有一定的差距,那咱们就帮他们把这个差距抹掉,把他们摆在一样的起点位置,不就可以了?”
  “妹妹的意思是……”
  “谁强打谁!”
  辛冰眼中光芒一闪,说:“妹妹就是厉害!”
  贾雨娇哈哈大笑。

  高尔夫开了没多久,就来到了位于市区西部蟠龙江畔的一个小区外。
  这里距离市中心并不远,风景却极好,附近没什么交通繁忙的主干道,还毗邻一座公园,岸边垂柳依依,闹中取静,环境绝佳。
  车子一到这附近,萧晋就知道那病人的家庭状况必定非富即贵,可当他看见那不起眼的小区门口站着一名标枪一样的武警时,还是小小吃了一惊。
  田新桐的车似乎有进入小区的权限,只是在门口稍稍一停,站岗武警就放了行。

  高尔夫在小区里七拐八拐,绕过几排小高层,最终停在了一栋独门独户的红墙小楼前。
  “到了。”田新桐淡淡说了句,解开安全带推门下车。
  萧晋瞅瞅那小楼门口墙上的大写“贰”字,就再忍不住开口问道:“伯母的这位朋友家里是干嘛的?”
  田新桐快速的瞟了他一眼,就移开目光说:“我正准备警告你,待会儿进去之后,你可给我管好你那张臭嘴,不准再胡说八道跑火车,这里是龙朔市市委书记陆书记的家!”
  萧晋眉毛高高挑起,就指着那个“贰”字问:“既然是书记,那就是一把手啊!为什么住的却是二号楼,一号楼里住的是什么人物?”
  田新桐伸出去要摁门铃的手差点杵到墙上,心说这个混蛋是火星来的吗?一般人要是知道自己正站在一市最高行政长官的家门前,就算不会战战兢兢,也总该有那么一点点的严肃或忐忑吧?!怎么这家伙却只对人家的门牌号感兴趣?
  话说,你管得着吗?人家喜欢‘贰’这个字不行吗?
  强忍着吐槽吐到姥姥家的冲动,她耐心的解释道:“刚建国的时候,曾有位开国元老担任过龙朔市的军政一把手,当时他老人家就住在‘壹’号楼,而后来的继任者为了以示尊敬,就都选择住进了‘贰’号。”
  “那‘壹’号楼就这么空着?”萧晋又问。
  “废话!”田新桐不客气道,“没人住,可不就空着么?”
  萧晋顿时就一脸鄙夷的摇了摇头:“形式主义;马屁规则;这两条什么时候在官场彻底的消失了,华夏才能迎来真正的富强和民主啊!”

  “呵!这话虽然太过偏激,但敢在我家大门口说这个的,你还是头一号,值得鼓励!”
  萧晋话音刚落,身后就响起一道充满戏谑意味的浑厚男声。转过身,就见高尔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名中年男子。
  这男子个子不高,微微发福,长相普普通通,貌不惊人,但一双眼睛却极为犀利。他头上戴了顶遮阳帽,左手拎了把还沾着泥土的小铁铲,右手则提了个大塑料袋,袋里装了半袋土和一株月季,活像个园丁。
  “陆叔叔!”田新桐惊叫一声迎上去,一脸尴尬道:“您……您怎么在这儿?”
  那园丁模样的中年男子显然就是龙朔的最高行政长官陆翰学。
  “怎么?臭丫头,你来了我还不能回家了么?”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是说……是说……”
  田新桐急的满头大汗,陆翰学却哈哈一笑,绕过她走到萧晋的面前,说:“这位就是妤娴介绍的萧大夫吧!你好,我是陆翰学,手上不干净,就不跟你握手了。”
  难得见到一个印象不错的领导,萧晋自然不会再傻不啦叽的往外冒二杆子脾气,微微点了下头,说:“陆书记您好!我叫萧晋,是一名教师,而且并没有行医资格证,所以严格来说,不算大夫。”
  “嗯!知道把容易出问题的地方先挑明,是个聪明人。”
  陆翰学笑着点点头,又转向郑云苓,问:“这位姑娘是?”
  “她叫郑云苓,是我们村的村医,不过,她不会说话,您有什么事儿可以问我。”萧晋开口回答,郑云苓也在旁边微笑示意。
  “这样啊!”陆翰学点点头,当先推开院门,说,“那就都进来吧!”
  田新桐连忙小跑着跟了上去,路过萧晋时还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
  小楼的院子不大,但种了一小丛竹子,绿意盎然,很是清雅。
  进了屋,有保姆模样的人上前来接陆翰学手里的东西,陆翰学一边脱着沾满泥土的鞋一边吩咐道:“花放到后院盆子里就行,待会儿我自己去弄,你先给客人倒茶。”

  保姆答应着去了,田新桐说了声“我去找熙柔”就轻车熟路的上了楼。
  陆翰学领着萧晋和郑云苓来到客厅坐下,掏出烟来递给他一支,然后自己也点上一根,抽了一口才长出口气,自嘲般的说:“不行了,老啦!十年前还能横渡蟠龙江呢,现在倒好,偷一株花就累的直喘气。”
  “偷?”萧晋很诧异一位省级市的大领导会说出这么一个字眼。
  “那株月季是这小区的公共财产,我不告而取,不就是偷么?不过,估计肯定有人看见了,但只要没人管,我就当是偷了。”
  说这话的时候,陆翰学脸上带着生动的笑容,跟人们在电视里常见的那种领导模样完全不同,很有亲切感。
  萧晋不知道这是不是身居高位者润物细无声式的拉近距离方式,但他却不得不承认这很管用,最起码,他对这位陆书记就生不出一点的恶感来。
  “陆书记喜欢月季?”既然人家表现的那么亲民,那他索性就顺着话题往下问道。
  陆翰学却出乎他意料的摇了摇头:“抱歉!这个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我怕过一阵子,我家就可以开花店了。”

  萧晋挑挑眉,说:“这个……不至于吧?!再说,月季也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
  “你刚才还说了‘形式主义和马屁规则’,那就应该明白‘投其所好’这四个字能有多大的能量。”
  萧晋一想也是,古代连小小的蟋蟀都可以吃人,在华夏官员最善于的“钻营”面前,还真没什么东西是能以单纯的价值来论的。
  点点头,他正要附和几句什么,就见田新桐牵着一位白裙姑娘从楼梯上慢慢的走了下来。
  那姑娘二十出头的年纪,个子中等,但因为很瘦的缘故,所以看上去十分高挑。她留着一头又黑又直的长发,瀑布一样倾泻在肩后。她的相貌并不如何美艳,但皮肤却极白,仿佛透明一般,腮上带着略显病态的微红,娇娇弱弱,恬静娴雅,让人一见就很难再移开目光。
  简直就像是那位绛珠仙草转世的林妹妹从书里走了出来,但愿她的性子不会像林黛玉才好。

  这个念头一出来,萧晋就在心里自嘲的笑了起来: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人家是一方大员的千金,不是那些看见LV包就双眼放光的高级小姐,性格像不像林黛玉,关自己屁事?
  “喂!姓萧的,”人一下来,田新桐就不客气道,“这位就是我熙柔妹妹了,你好好给她看看,要是治好了,咱们过往的恩怨就一笔勾销,否则,姑奶奶就真把你打成猪头。”
  “桐桐!”或许是没想到田新桐说话会这么冲,陆熙柔的脸更红了些,拉了下她的手,就满含歉意的对萧晋说:“萧先生,您别介意,桐桐她喜欢开玩笑,没有恶意的。”
  “我可不觉得她是在开玩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