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4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也是第一次见他,但是他没有伸出手跟老康握,他感觉这只手握过太多女舞伴的手,又想起娜娜说他有用香水的习惯,就双手合在一起,冲他示意了一下,客气地说道:“我们已经吃了,你们先去吃饭吧,我等会儿。”
  彭长宜委婉地躲过跟老康握手,老康倒是没表现出什么,可是沈芳却生气了。但当着老康也不好发作,就跟老康说道:“你去吃饭吧。”
  老康觉得彭长宜来肯定有事,就知趣地走了出去。
  沈芳绷着脸问道:“有事吗?”
  彭长宜说:“嗯,我要去党校学习,时间是一年,明天报道,周一开学。所以就把娜娜送回来了。”
  沈芳一愣,急忙说道:“你犯什么错误了?”
  彭长宜一听,看了一眼娜娜,见娜娜正在看着自己,就说道:“什么话?怎么叫我犯错误了,娜娜看了入学通知书,那是培养高级干部的摇篮,不是秦城监狱!”
  沈芳松了一口气,说道:“我这不是替你担心吗?一年后你还回来吗?”
  “这个,我说了不算。”彭长宜不想跟她讨论这个问题,跟女儿说道:“娜娜,回你屋,爸爸跟妈妈说点事。”

  娜娜拿起自己的书包,回房间去了。
  彭长宜说:“我走后,孩子你多费心。我希望你能在孩子身上多用点心,当然,你已经够辛苦的了,她一天天长大,思想也在长大,心也在长大,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对她了,要拿她当大人对待。遇事别急,要有耐心。毕竟咱们这样的家庭已经给孩子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了,就不要再给孩子新的创伤了。”
  沈芳听他这么说,两眼瞪着他,说道:“彭长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给孩子造成新的创伤了?你是说我不该结婚吗?”
  彭长宜一听,就皱着眉,闭了一下眼睛,他看了一眼东屋的厨房,老康还在吃饭,就小声说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你说,什么意思?”沈芳有点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彭长宜痛苦地说道:“我的意思是……是……我没有意思了行不?算我刚才说错话了行不?我给你道歉。”
  沈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把头扭向一边不说话了。

  彭长宜说:“我尽管是去学习,但没有特殊情况下,周六日能回来,到时我再跟你们联系,再把她接我那儿去住。总之,孩子的事你多费心,有什么事及时跟我沟通。”
  沈芳仍然气哼哼地扭着头不说话。
  彭长宜不想再说别的了,他冲着女儿的房间大声说道:“娜娜,爸爸走了,再见。”
  娜娜很快就打开房门走了出来,似乎她一直在门边偷听爸爸和妈妈说话。
  彭长宜摸着女儿的小脑袋,微笑着说:“娜娜,要听妈妈的话,有事给爸爸打电话,跟爸爸再见。”

  娜娜扬起手,说道:“爸爸再见。”
  彭长宜也跟女儿说着“再见”,就走了出来。
  老康听见彭长宜出来了,就从东屋走了出来,说道:“彭书记走啊?”
  彭长宜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们忙,我走了。”
  直到彭长宜走出了院门,沈芳都没有出来送他。娜娜回来后,看见妈妈在抹眼泪,娜娜就依靠在妈妈身边,看着妈妈。
  沈芳伸出胳膊,搂过女儿,说道:“娜娜,好孩子,跟妈妈说实话,你爸爸到底是怎么回事?”
  娜娜说:“什么怎么回事?”
  沈芳说:“那你爸爸怎么突然上党校学习去了?”
  娜娜说:“是领导让他去的,爸爸给我看了他的入学通知书。”
  沈芳仍然不放心,说道:“爸爸跟你说什么着吗?”
  娜娜摇摇头,说道:“爸爸只说让我听妈妈的话,别离家出走了,他在北京回不来,不让我给妈妈增加负担。”

  沈芳说:“乖,他真这么说着?”
  娜娜说:“他经常这么说,每次见到我就嘱咐我,让我说话注意,别惹妈妈生气,妈妈新组建了家庭,还说让我配合你。”
  老康进来了,不阴不阳地说道:“倒是市委书记,架子真大啊!”
  沈芳看看他,又看看娜娜,她瞪了一眼老康,说道:“他架子怎么大了?你当着孩子说话要注意,别信口开河。”

  娜娜也睁着圆圆的眼睛瞪着他。
  老康赶紧举起手,识趣地说道:“算我没说,算我没说……”
  再说彭长宜出来后,刚坐进车,他就接到了寇京海的电话。寇京海说道:“长宜,怎么半天都不接我电话?”
  彭长宜说:“没有啊,刚一震动我就接了。”
  寇京海说:“不可能,下午我打一次,你挂一次,打一次,你挂一次,打了两三遍感觉你可能有事,接电话不方便,我就不打了。”

  彭长宜说:“根本就没这回事,你几点打的?”
  “两点以后。”
  彭长宜说:“两点多?班子成员跟我践行完后,我就回来睡觉了,没有听见电话响,更没有挂你的电话呀?”这时,彭长宜猛然想起了娜娜,肯定是娜娜挂断了电话,就说道:“对了,娜娜一直在,是不是她怕吵醒我挂了电话?”
  彭长宜说道这里,他想起部长打进来的时候,就是娜娜把他叫醒的,肯定是女儿受了妈妈的影响,感觉寇京海找他没什么好事,但是王子奇的爷爷找爸爸,一般都有重要的事,因为她知道爸爸跟王子奇的爷爷关系好。想到这里,彭长宜心里有了一股暖意,女儿知道心疼爸爸了。
  寇京海不再追究电话的事,就说道:“我下午听说了,你明天要去中央党校学习?”

  “是的,你听谁说?”彭长宜感觉自己这话问得有点多余,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点神经质了?
  寇京海笑了一下,没有回答,说:“老曹刚才给我打电话,他让我问问你今天晚上有时间吗,要是有时间的话,找几个知近的弟兄一块坐坐,给你践行。”
  日期:2017-06-25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