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4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娜娜说:“宋叔叔说了,作业可以明天集中写,今天先放松一下。”

  彭长宜笑着说道:“你可是找到支持者了。”
  宋知厚摸着脑袋说:“我们俩吃完饭后,讨论了一下少先队的工作,我当年和娜娜是同行,当过少先队大队长,所以说我们俩有共同的话题。作业的事,娜娜表示明天半天就能搞定,然后就可以温故知新,还有玩的时间。”
  彭长宜笑了,说道:“辛苦你了,跟老顾回去休息去吧。对了,明天早点到单位,上午开常委会。”
  宋知厚说:“我不会晚,您放心吧。”
  宋知厚说着,也从兜里掏出几页纸,说道:“吕秘书长让我把您近期着手的没有进行完的工作拉了个提刚,另外还有我自己的一些建议,您看看有没有用。”

  彭长宜接过来,放在书桌上,说道:“好的,一会我研究一下。”
  宋知厚跟娜娜再见。
  娜娜抢在爸爸的前面跟宋知厚和老顾摆着手说着“再见”。
  彭长宜关上房门后,娜娜睁着两只漆黑的眼睛看着爸爸,说道:“爸爸,你们明天还要正常上班吗?”
  娜娜说道:“你刚才跟宋叔叔和顾大叔说的,我听见了。”

  彭长宜闭了一下眼睛,他在心里有些懊恼自己,不就是上党校学习吗,至于自己这么心惊肉跳的吗?他摸着娜娜的手,说道:“娜娜听话,爸爸明天开会,一会还要写材料,你要是不睡觉就看会电视,但是要回你屋,好吗?”
  彭长宜不想现在跟娜娜解释去党校学习的事,他的确需要用心处理一下许多工作上的善后事情。
  拎着女儿的书包,将女儿送回她的屋子,看着女儿洗了脚后,把洗脚水端了出来,他给女儿关上了房门。
  回到自己的屋子,简单洗漱了一下,他换上了睡衣,沏了一杯茶水,这才拿出吕华和宋知厚给他写的两份提刚,放在桌上,他首先打开了吕华写的,见第一个问题就是人事问题。
  最近,亢州有两个单位的一把手到站,组织提前已经给这两个人谈过话,只是这两个岗位上的最后人选还没有定下来,吕华之所以把人事问题放在提刚的首位,可以看出秘书长的用心。那就是人事问题永远都是一把手要紧紧抓住的问题,彭长宜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这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工贸园区建设项目的问题。彭长宜也采纳了秘书长的意见,把这一条也抄在笔记本上。
  不得不说吕华是一个称职的秘书长,在他去锦安的三四个小时中,把能想到的问题都想到了,甚至把一年需要安排的工作都梳理了一遍,涉及到人事、经济建设、招商引资、教育等各个领域,尽管安排得不细,也不能太细,有些越笼统越好,只有笼统了、模糊了,才有进退的余地和旷量。
  彭长宜一直工作到后半夜,才整理完明天常委会上需要安排的工作意见。他直起身,捶着后背,就来到女儿的小房间,轻轻打开女儿的房门,就见女儿睡得正香,喉咙里似乎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他又悄悄关上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靠在床上,眯了一小会……
  头上班走的时候,彭长宜将早点放在客厅里,女儿刚刚起床过来。彭长宜跟她说:“娜娜,爸爸去上班,开个会后就回来,你今天上午的任务就是写作业,中午咱俩一块吃饭。怎么样?”
  娜娜揉着眼睛,坐在沙发上,说道:“好。”
  彭长宜继续嘱咐道:“洗完脸后吃饭,吃完饭后写作业。”
  娜娜点点头,揉完眼睛后说道:“爸爸,我写完作业可以去你们单位找阿姨玩吗?”
  彭长宜就是一愣,说道:“哪个阿姨?”
  “就是上次跟你去爷爷家接我的那个舒阿姨。”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为什么要找她玩?”
  娜娜说道:“她上次跟我说了,她说如果我不讨厌她的话,如果我有什么烦心事的话,都可以去找她跟她说。”
  彭长宜想起来了,娜娜的确对舒晴不反感,他记得两个人在回来的路上,坐在后排的座位说了一路,娜娜还跟舒晴说了一句话,彭长宜记忆很深。娜娜说:“舒阿姨,你最了解小孩的了,我妈妈从来不跟我说这些,她跟我说的都是爸爸怎么怎么样,舅妈怎么怎么样,从来不跟我谈我们小孩子的事。爸爸也不谈,爸爸见了我就会说,今天想吃什么,爸爸请你吃大餐。”记得当时这话把舒晴和彭长宜逗得哈哈大笑。

  没想到,女儿还真记住了舒晴,他摸着她的小脑袋说道:“你舒阿姨昨天就回省城办大事去了,下周你再找她吧。”
  娜娜有些不甘心,说道:“那我可以给她打电话吗?我有个问题想问问她,昨天晚上我跟宋叔叔讨论了半天,今天想再跟舒阿姨讨论一下,看看她是什么意见。”
  彭长宜感觉女儿真是长大了,说话都带着成人的口气,就笑着说:“如果要打,也要等今天晚上,她上午去拜见一个重要的客人,中午还有可能请人家吃饭,要不她没有时间跟你讨论问题。”
  娜娜点点头,说道:“行。”

  彭长宜没有时间关心娜娜找舒晴的问题,因为老顾已经来接他了。他必须重整精神,站好最后一班岗。
  彭长宜去党校学习,有些人欢欣鼓舞,这些人占了大多数。上午的常委会达到了他的预期目的,他将所能想到的工作和问题,都不厌其烦地进行了安排和当场交接,当然,他主要是向朱国庆交接。
  彭长宜通过观察发现,朱国庆似乎对自己去党校学习一事,事先并不知晓,但是难掩内心喜悦激动的心情,一年,要知道足足有一年的时间,他将主宰这个城市!当然,书记去党校学习,人事基本情况下是被冻结的,但也不排除例外。除此之外,他跟书记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比书记的权力范围更大,丨党丨委、政府双肩挑,这一年,彭长宜不再是障碍!
  中午,班子全体成员给彭长宜举行了践行午宴。朱国庆喝得心花怒放,精神振奋,一个劲地拍着彭长宜的肩膀说道:“老弟,你安心学习,有什么问题,我们有事去北京向你请示去。老弟如果这次发达了,千万不要忘记老兄我啊……”
  反反复复这几话,听得彭长宜耳朵聒噪,真想把他的眼睛薅下扔掉。
  彭长宜发现自己去党校学习一年,居然对大家来说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不止是朱国庆和刘星,就是平时那些颇让彭长宜尊敬的元老们诸如宣传部长温庆轩和人大主任邓国才等,在获知彭长宜去党校学习一年,都有些抑制不住的兴奋,话也多了,酒量也比平时高了,频频举杯。他忽然感觉到一丝凄凉,似乎自己早就该给人家腾位子似的,这样,每个人都有机会上位。
  这顿酒,四大班子领导首先喝高,也加上是周六,大家比较放松,又有给市委书记践行这么一个理由,喝得非常热烈。彭长宜感觉大家兴致都特别的高,高得有些不正常。
  彭长宜最早在组织部呆过有三年多的时间,深感调整干部对一个班集体来说意味着新鲜和刺激,就跟鲁迅写的人血馒头的效应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