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4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闭上了眼睛,靠在后座上,脑袋在高速转动着,他在回忆,回忆回来的这几年时间里,走的每一步,做出的每一个决定,签署的每一个文件,甚至在大会上说的的每一句话……
  想着想着,他就释然了,他没有犯原则的错误,即便是跟他关系比较近的黄金,不是查了半天也没有查出彭长宜跟他有不清楚的地方吗?
  想到黄金问题,彭长宜很坦然,在调查期间,可以说纪委将黄金周围的关系挖地三尺,凡是有一点蛛丝马迹,都会扩展开来调查,这也是办案的原则和该有的手段,但怎么查,都没有查出他彭长宜有什么,但是,从各方面传递过来的消息,彭长宜尽管深思熟虑后,感觉到似乎有点不对劲,有针对他这个市委书记调查的成分。
  尽管彭长宜对此心里很别扭,但是他并没有太当回事,身正不怕影子斜,上级借黄金的案子调查一下自己也好,黑白自然明了,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自己的正名。天下谁都知道他跟黄金的关系,就连江帆和老领导王家栋不是都担心自己跟黄金有什么瓜葛吗?何况他那些虎视眈眈的对手们呢?
  黄金的案子结束后,上级市委找他谈过一次话,记得当时邵愚书记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记得非常清楚。邵书记说:在调查黄金的案子中,或多或少都查出你们当地一些领导干部跟他存在这样那样的关系,大都表现在报票上,但值得欣慰的是,你这个市委书记还真没有过,这一点让我很欣慰,验证了我之前的担心是多余的。尽管你跟黄金是清白的,但你也有责任,就是疏于对干部的管理和教育,能保持自身清白固然好,你要注意保持整个干部队伍的纯洁,这是你做为党的一把手的责任和义务。”

  彭长宜记得好几天他都在回味邵愚书记说过的这句话。尤其是他说的“之前的担心”,那么,肯定是他听到了什么,最少知道彭长宜跟黄金的关系是比较密切的。所以,从点滴的信息中,他都能觉出黄金案的背后,有人是没有忘记他的,只是结果让他们都失望了。
  既然自己没有任何可以让对手抓住把柄的错误,那么上级为什么还要让他去党校学习?难道,自己就这么黯然神伤地离开亢州?
  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回到单位后,吕华还在机关里等他。
  彭长宜跟吕华安排了一下工作上的事后,又将办公室的私人物品清理了一下,装在一个纸箱里,由老顾抱了出去。
  彭长宜问道:“明天早上开会的事都通知到了吗?”
  吕华说:“通知到了,朱市长和刘市长他们连夜赶回来,舒晴回不来,她明天上午要去文化厅一位领导家拜访,我说让她跟你请假。”
  彭长宜说:“她就是那么回事,回不回来也没关系,其他人必须到会,一个都不能少,尤其是朱市长和刘市长。”
  吕华说:“我是这么跟他们说的,他们明天在省城也安排了拜访领导的事,但听到这个消息后,就放弃了,今天晚上连夜赶回来。”
  彭长宜冷笑了一下,心说,他肯定会赶回来,一年的主持期限,想办的事,什么都办了,一年后,顺利上位,这等好事,能不回来吗?说不定连夜在就在省城弹冠相庆呢?
  想到这里,彭长宜心里酸酸的,他对吕华说道:“吕大秘啊,我这一走,可能就回不来了,本来我还想让你再进一步,现在看来不可能了,以后,你好自为之吧。”
  吕华就知道彭长宜会这么想这个问题,他说道:“您千万别这么说,我能有今天,多靠您的提拔,尽管您比我小好多,但我吕华从心里服您,这也是我一直称呼为‘您’的原因所在。说实在的,我以为我吕华会在政府秘书长这个位置上干到退休,可是没想到您把我带到了市委这边,这种知遇之恩比什么都重要。我现在很满足,在您手下工作我很舒心。我跟家属说过,我伺候的领导不少,也当过一把手,只有樊书记和彭书记是最让我佩服的领导,从来不跟伙计动心眼,胸怀宽广,作风正派,为这样的领导服务,完全是一种心甘情愿,是发自肺腑!”

  彭长宜不好意思地笑了,说道:“老兄,你千万别这样说,我跟樊书记没得比,樊书记也是我敬仰的领导,我之所以回他的办公室办公,就是想处处以他为榜样,向他学习,只是我没有学习好他。”
  尽管当时彭长宜没有说明为什么调换办公室,但是吕华能想到这一层。
  彭长宜又说道:“老兄,你是我彭长宜回亢州以来最值得信赖和尊敬的人,我这次学习为期一年,家里的事还万望你老兄多操心,有什么事勤沟通。”
  彭长宜这话说得再明白不过的了,吕华是常委委员,市委秘书长,只要是在常委会决定的事情,他没有不知道的,他还负责起草市委的各种文件工作。彭长宜说的勤沟通,显而易见,就是希望他勤汇报。尽管是脱产学习,但他仍然的亢州市委书记,亢州的事情他还是要负责任的。
  吕华笑了,说道:“这一点不用您嘱咐,我会的。”吕华说着,就从兜里掏出几页稿纸,递到彭长宜的面前,说道:“这是我刚才在办公室想到的一些问题和工作上的安排意见,拉了个提纲,您明天开会的时候可以当做参考。”
  彭长宜接过来,看了看,装进了手包,他有些悲观地说道:“老兄啊,有人巴不得快点把我这个绊脚石踢开呢,我安排工作还有什么意义?”
  吕华严肃地说道:“不管有没有意义,这是程序,必须要这样做。市委书记去党校脱产学习,不是调离,所以,工作安排是必须要做的工作,而且按照您的思路去安排,去细致地安排,至于别人执行不执行那是别人的事,您千万不要多想。我查了一下资料,中央党校中青班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兴许毕业后您真的就回不了还高升了呢?”
  彭长宜苦笑了一下,说道:“咱们锦安有这传统,想动你,又没有太冠冕堂皇的理由,这种情况下怎么办?去党校学习去吧?过渡一下,你有面子,组织也有面子。”

  其实吕华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只是他不想加重彭长宜这种担忧的心理罢了,就说道:“别多想了,快回去吧,明天开会,回去好好理理思路,尤其是在工贸园区这个项目上,要讲出自己的观点。至于别人怎么干那是另外一回事。工作必须安排,这是市委书记的责任。”
  彭长宜当然明白秘书长话的意思,他比秘书长更清楚该怎样去安排工作,该怎么在这有可能是他最后的一次主持的常委会上留下自己的痕迹。
  彭长宜站起身,和吕华一同走出办公室。
  彭长宜上车后,老顾说道:“去哪儿?”

  “回家呗,这么晚了能去哪儿?对了,我忘接娜娜了?”他这才想起孩子的事。
  老顾说:“小宋接了,带她吃的饭。”
  到了住处,老顾帮忙把纸箱搬上了楼,彭长宜开开门,就看见娜娜坐在沙发上,摇晃着腿,连说带比划,正在跟宋知厚兴高采烈地讨论着什么,见彭长宜回来,就跑过来,叫道:“爸爸,顾大叔。”
  彭长宜摸着女儿的头说:“怎么不去写作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