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4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年?”吕华再次吃惊地张了张嘴,显然,他也意识到了什么,表情也立刻严肃了起来:“那……”

  彭长宜知道他想说什么,就说道:“我马上要走,领导还在等着跟我谈话,等到了后我再给你打电话。”
  吕华迅速镇静下来,看了看表,说道:“那就快去吧,一切回来再说。”
  彭长宜的心情显然没有平静下来,他又走了两个来回,说道:“冷不丁的让我去党校学习,心里还真有点……”
  彭长宜想说“心里还真有点没底”的话,但半截又咽了回去,他不想将这种情绪传递给他的下属,尽管是关系不错的吕华。
  吕华岂能不知他咽回去话的意思,就说道:“没关系,你先去锦安吧,时间不早了,路上好好琢磨一下,看看有什么事需要处理,半路上想起就给我打电话。”
  吕华说着,就从抽屉里拿出彭长宜的手包,递给他。彭长宜摆摆手,说道:“不用。谈完话我就回来。”
  吕华又将手包放了回去,说:“让小宋跟你去吧。”

  彭长宜说:“不用。”
  吕华说:“反正我回家也没事,要不我跟你去。”
  彭长宜仍然说道:“不用,我先去领会精神,我回来后再联系。”
  吕华点点头,跟彭长宜一起走了出来。
  吕华和宋知厚送彭长宜到门口,看着彭长宜的车子驶出大门后,吕华把宋知厚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跟宋知厚说:“小宋,彭书记可能要去党校学习,据你所知,彭书记最近办没办过什么私事?”
  宋知厚想了半天,说道:“他好像一直没有什么私事,前阶段他的侄子来找过他,我听了一句半句的,好像也不是什么私事,就是两口子吵嘴的事,彭松说不想过了。”

  吕华说:“你再想想,他跟下边有办过什么事吗?”
  宋知厚又回忆了一下,说道:“没有,他真的几乎没什么私事,除去喝酒。”
  吕华想宋知厚也不可能知道什么,就说道:“好了,你今天晚上别走远,书记回来后肯定要开会的,这期间你多想想,工作上彭书记还有什么事需要安排,替他想周到一些。”
  宋知厚点点头。

  吕华又嘱咐道:“在没正式开常委会之前,彭书记去党校学习的事,先不要跟任何人讲。”
  “我知道。”宋知厚点点头。
  吕华忽然想起什么说道:“对了,你一会要去给他接娜娜,今天周五是他接孩子,他走的匆忙,肯定忘记安排了。”
  宋知厚说:“没问题,我一会就去,周五放学早。”
  一路上,彭长宜都在琢磨着为什么突然派他去党校学习这事,他想来想去,没有一点是积极的,全部是消极的想法,索性甩甩头,什么都不想了。闭上了眼睛。

  等彭长宜到达锦安市委常委楼后,大部分领导已经下班了,只有组织部长在等他。
  锦安市委组织部长早就不是刘季青了,而是从省里空降过来的干部,他先将一份中央党校中青班的入学通知交给他,然后告诉他,今天下午刚刚开了常委会,散会后,就赶紧通知了彭长宜,尽管时间紧了点,但来得及。
  接着,这位部长就跟彭长宜阐述了去党校学习的重要意义,并说这次为期一年的脱产学习,是基层组织部按照中组部的要求,逐级推荐的,最后名单由省委直接研究敲定的,希望他能好好珍惜这次学习机会。最后,他又代表组织,跟彭长宜传达了市委对亢州班子的临时安排意见。
  彭长宜竖起了耳朵,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组织部长说道:“市委决定,在你去党校学习期间,由政府市长朱国庆主持亢州的全面工作,你入学前,要做好移交手续,安排好工作上的事,轻装入学。”

  彭长宜立刻表态,说:“坚决服从组织的决定,保证安排好工作,安心学习,争取在党校期间,拿到好的成绩,绝不给锦安丢脸。”
  事实上,彭长宜不服从也不行,党章明确规定,下级服从上级,少数服从多数,全党服从中央,也就是说,上级决定的事,下级只有无条件服从,除此之外,他没有别的选择。
  组织部部长跟他谈完话后就下班了。
  彭长宜走出部长办公室,路过市委邵书记办公室,他敲了敲门,身后的组织部部长说:“常委会散了后,邵书记就去医院了,他最近身体有些欠安。”
  彭长宜知道他是成心泡病号,以此避其市长的锋芒,他回头笑了笑没说什么。
  组织部部长边走边说:“可能岳市长还在。”
  彭长宜不想见岳筱,就说道:“如果领导这会不下班,说明肯定在忙,算了,我就不去打扰领导了,马上回去安排工作。”

  组织部长说:“是啊,时间很紧,赶紧回去吧。”
  “是的,部长再见。”
  彭长宜见部长进了电梯,便跟部长挥手再见。
  他没有跟领导一起进电梯,而是徒步走下了楼梯。等他出来的时候,部长早就坐车走了。

  彭长宜也坐进了车里。
  老顾说:“回家吗?”
  彭长宜说:“回。”
  半路,彭长宜想了半天,才给吕华打了一个电话,让吕华通知所有的常委,明天八点半准时召开常委会,不得缺席。
  吕华犹豫了一下说道:“那朱市长……”

  “你马上通知,让他晚上务必赶回来。”
  挂了吕华电话,彭长想把这个消息告诉老领导王家栋。但他没有打电话,因为他知道今天王圆带着他,去北京做体检去了。
  他又想给江帆打一个,想听听江帆的意见,但一想到江帆这两天趁着丁教授回家,他正在紧锣密鼓地安排自己的事,就没有打扰他。
  彭长宜收起电话,坐在车里,除去给吕华打了一个电话后,他再也想不起来给谁打这个电话了。他情绪有些低落,尽管组织部部长冠冕堂皇地说,中央党校这个中青班,是培养和选拔后备干部的摇篮,不是所有的厅级干部都有机会进这个班学习的,名单都是省委研究后决定的等等。但此时的彭长宜却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这是他跟朱国庆对弈后失败的结果。因为从江帆到钟鸣义,上级在办你的前夕,都是采取这一招,让你去党校学习,过渡一段时间,最后调离现在的工作岗位,既冠冕堂皇,又不失安抚你的最好的手段,毕竟他彭长宜没有犯错误,只是跟市长合作不愉快而已。联想到江帆、钟鸣义都是上了党校后就没再回亢州,那么,自己是不是也会永远离开了亢州……

  想到这里,彭长宜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一时还真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想到这里,他冲动地掀开手里的电话,就给邵书记拨了过去,他要问问邵书记,为什么单单让他脱产一年去学习,是他犯了什么错误?还是他工作做得不好,让组织失望了?
  电话半天才接通,是秘书接的,彭长宜有些不高兴地说道:“我是彭长宜,请邵书记接电话。”
  秘书小声说道:“邵书记刚输上液,睡着了。”
  彭长宜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说道:“那好,不打扰了,请你转告他,就说我彭长宜周日准时去中央党校报道。”
  说完,不等秘书说话,就挂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