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4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本事再大,也有跳不出如来佛掌心的苦恼。在政治生态不利于自己的情况下,讲和,不失明智之举。
  他首先用哲学的观点说服了自己,然后开始行动,但他的这次努力随着一件意外之事的发生,使他枉费了心思。
  第二天,也就是周五的早上,彭长宜刚一下车,就看见前面朱国庆也从车里出来。
  彭长宜紧走了几步,赶了上去,主动跟他打招呼:“朱市长早。”

  朱国庆往后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了一个字:“早。”
  彭长宜跟他并排走进机关大楼,说道:“昨天开市长办公会了?”
  朱国庆很不适应彭长宜的举动,他不知道他问这话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就简单地回了一个字:“是。”
  彭长宜早就有心理准备,他根本不计较朱国庆的态度,继续问道:“工贸园区的项目进行得怎么样了?”
  朱国庆没想到彭长宜会以这样一种形式主动问这件事,他说道:“正在跑,刘市长昨天晚上跟锦安市政府的人去省里了。”
  “哦,这个项目要是顺利拿下来,我们就吃不清花不清的了。”彭长宜以一种幽默、满足的口气说道。
  朱国庆看了他一眼,看不出他有嘲讽的表情,就顺口答音地说道:“是啊,不过难度不小。”
  彭长宜说:“老兄要发扬你的人脉关系,拿下批文应该没有问题。”
  他们说着,就一同来到了二楼朱国庆的办公室。
  彭长宜也不等朱国庆让座,就大大咧咧地坐在了朱国庆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而不是坐在朱国庆对面会客的沙发上。
  朱国庆知道,彭长宜是想以这样一种谦逊的姿态,跟他示好,怎奈积怨太深,朱国庆并不领情。
  细想想,彭长宜在工作时间主动来自己的办公室还是第一次。他对于这位自己曾经的部下,如今的市委书记的主动示好表现得不以为然。要知道,是他彭长宜逼着自己出手,通过上边的关系把姚斌挪走,从而他和刘星合力,主导政府工作,使他彭长宜再也干涉不了政府的事了,这样,他的“统揽全局”就变成一句空话。如果不是这样,他彭长宜何至于今天屈尊到他市长的办公室来?从来都是他夹着笔记本,屁颠屁颠地上楼找他这个书记汇报工作,他这个书记更很少正面过问政府的工作,今天是怎么了,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尽管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张强是彭长宜出手办的,但朱国庆总是感觉这事跟彭长宜有关,他也派人秘密调查过,但丰顺警方只是透露说接到群众举报,有人在旅馆**,别的情况再也没有了。他最后只能大骂张强是扶不起的癞皮狗,再也想不出其它办法了,只能放弃这块人事蛋糕,最后让卢辉捡了便宜。
  可以说,自从跟彭长宜搭班子以来,他朱国庆就没有捞到过便宜,他开始还真小瞧了他,不曾想,彭长宜通过几年的历练,还真练就了一套很强的政治手腕。还有一点让朱国庆嫉妒的是彭长宜无论做什么事,站住了一个“正”字。这也是樊文良给彭长宜写的那副书法上所说的那样:人间正道是沧桑。如果彭长宜不是因为“正”,估计不会是自己的对手,朱国庆不是没在彭长宜身上动过心眼,怎奈彭长宜把自己周身都包上了一层厚厚的铠甲,使他无计可施,所以朱国庆唯一能做的就是借助“上力”了。

  由于岳筱对王家栋的偏见,继而对彭长宜就又一种先天的成见。岳筱还是当副市长的时候,有一次来亢州,王家栋明明看见他来了,居然没有过来敬他的酒,岳筱认为王家栋自持有樊文良仗着,又是地头蛇,看不起他这个副市长,所以对王家栋的弟子彭长宜,当然也就不感冒了。但在三源的时候,他十分欣赏彭长宜的干劲,尽管对王家栋有偏见,也加之他当时是副市长、常务副书记,在人事问题上没有多大的发言权,所以在彭长宜的升迁问题上,他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但如今就不一样了,朱国庆的作用,加之彭长宜往市里跑得不勤,使岳筱对彭长宜有了一种更深的偏见,前段彭长宜的干预,几乎让俞老板的项目泡汤。要知道岳筱跟俞老板的交情可不是一两天的事了。所以这位强势的明星市长,利用了亢州党政班子的矛盾,对亢州的各项工作频频插手,就连亢州整顿拆车市场这件事都要过问,这不能不让彭长宜反感。
  上级领导插手地方事务,势必会造成支持一方打压一方的局面,朱国庆正是有了岳筱的支持,才有恃无恐,无视彭长宜市委书记的存在。
  但此时让朱国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彭长宜肯放下身段,主动来给他送橄榄枝,在朱国庆看来,这不是彭长宜的高风亮节,而是彭长宜的迫不得已,也是彭长宜对自己不不自信的表现。
  想到这里,朱国庆故意迈着方步,坐到了大办公桌的后面,他对面一侧的椅子上,坐的不再是前来跟他汇报工作的人,而是这个城市的一号人物市委书记彭长宜。
  朱国庆有了一瞬间的恍惚,似乎在北城时的尊严又重回他的身上,对面不再是市委书记,而是当年那个乳臭未干的北城丨党丨委副书记,而他,是他的直接领导,顶头上司。
  “如果这个项目拿下来,那我们亢州的经济形势就会再上一个台阶,老兄你多费心,有需要我出头的地方尽管说话。”

  这话,分明不是北城副书记说的话,那口气,尽管柔和、谦逊,但分明透着一种内敛的霸气,作为他的副职,是万万说不出这样的话的,显然,他坐在汇报席上,都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势。
  朱国庆闭上了眼睛,有了那么一刻的失意和沮丧。他没有顺着市委书记的话往下说,而是转了话题,说:“我一会要赶到省里跟刘市长汇合,中午宴请发改委和财政厅的领导们。所以,下午的例会,估计我和刘市长赶不回来了。”
  彭长宜笑笑,说道:“那就不开了,挪到下周一块开,反正当前的工作大部分都在你这里,你们不在家这会开着就没有多大意义了。”
  彭长宜这话说得够谦虚的了,但是在朱国庆的耳朵里,并不受听,也就是说,彭长宜此次屈尊来到市长办公室,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某种程度上说,反而膨胀了某些人的嚣张。
  既然下午不开常委会了,彭长宜决定亲自去接女儿放学,周五提前一节课放学。彭长宜看了看表,时间还早。他忽然感觉今天下午好安静。
  吕华进来了,一早一晚,吕华都要来彭长宜办公室转一圈,何况明天是周末,这已经成为这个市委秘书长的规定动作了。
  彭长宜看着吕华,说道:“今天怎么感觉什么事都没干啊?”

  吕华说:“是啊,每周都是下午开会,所以下午基本什么事都不安排,冷不丁不开会了,当然就觉得没事干了。”
  彭长宜说:“我早上上班来的时候,看见老朱,我问了一下他那个规划立项的事。”
  “哦,您不是对那个规划有不同的意见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