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6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年,温朝阳从107团政委的岗位调走之后,到军区任职,直到被调到武警第三师这边和李牧搭班子。
  可以说,为了让第三师有一个更稳定的领导班子,级领导机关用心良苦。
  “老李,有个事情我得给你提个醒。”温朝阳说。
  李牧点头,道,“你说。”
  “你是师长,以后坚决不允许动不动跑到前线去。你这个毛病,老师长走之前特意跟我交代过,让我看紧点你。”温朝阳说。
  李牧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我说老搭档,你看看我,我才三十岁,我这个年纪,天天躲在后方,早晚得废了。我知道大家是为我好,我接受批评,我肯定会当一个好师长,但需要我的时候,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前线。”
  搭班子的人里,最了解李牧的,莫过于温朝阳了。从陆院到107团,再到第三师,可以说温朝阳是李牧真正的老搭档了。
  因此,温朝阳不再这个话题多费口舌,因为他知道,他不可能从李牧这里得到一个保证。
  对面沿着主干道走过来一个下士,看见李牧和温朝阳,他远远的举手敬礼。
  李牧一看,站住脚步,指着那个下士,“那个兵那个兵,你,你过来!”
  下士连忙跑步过来,立正站好,紧张地看着李牧和温朝阳,“师,师长好,政委好!”

  李牧背着手,打量着这个嘴唇还有绒毛的下士,“你口吃?”
  下士急忙摇头,道,“报告师长!我不口吃!”
  明白了,是紧张闹的。
  李牧模仿着下士行进间敬礼的动作,“你这个是怎么回事,行进间敬礼你还给我顺拐了。”
  原来,刚才敬礼的时候,下士的齐步居然顺拐了,也是同手同脚。
  下士更紧张了,“报,报告师长,我,我……”
  李牧抬了抬下巴,道,“你哪个连队的?当士官了队列你都没给我搞好,你的队列训练是怎么搞的?”
  下士紧张得嘴唇都在颤抖。
  温朝阳和蔼地笑了笑,说,“小同志,不要紧张。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政委!我叫李泽!特别勤务连二排五班战士!”下士面对政委没那么紧张了,大声回答。
  李牧顿时皱起眉头,“特别勤务连?有你这号兵?队列都给我整不利索。你是刚转的士官吧?”
  深深呼吸了一下,李泽哆嗦着嘴唇道,“报告师长!是!我刚转士官!”
  再一次打量着李泽,李牧对温朝阳说,“石磊怎么搞的,这样的兵也给我整特别勤务连里去。”
  温朝阳看李泽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呵呵笑了笑,对他说,“小同志,你去吧。”
  “是!政委!”李泽敬礼,迈着起步走了,走远了,才抹了一把鼻子,委屈的哭了。
  李牧望着李泽的背影,叹了口气,道,“你看看,你看看,现在的兵是越来越矫情了,动不动哭鼻子。回头我得到特别勤务连去看看,石磊在搞什么名堂。”

  温朝阳和李牧继续往前走,呵呵笑道,“你别怪那个小战士,都是给你吓的。我看那小同志,估计都没二十岁。再者说了,石磊看兵的眼光你还不知道?能放到特别勤务连里去,还能留转的,肯定是有能力的兵。”
  “再有能力也是扯淡,老子烦哭鼻子的兵。”李牧摇头道。
  突然的,李牧站住脚步又望过去,看见李泽朝新兵团的方向走,都愣住了,道,“他娘的,石磊不会是让那个哭鼻子的兵去带新兵吧?”
  温朝阳一愣,笑了笑,道,“这更说明那个小同志有独到的能力了嘛。新士官带新兵,可不简单。”
  李牧都被气笑了,“我看悬,别给老子带一个爱哭鼻子的班出来。”
  温朝阳无奈说,“我都说了是让你吓得。小同志嘛,你板着张脸,他不紧张才是怪事。”
  摇了摇头,李牧不再说什么。他当然的也是知道自己板起脸的时候有多吓人。其他领导板起脸,许多兵能感觉到是表面功夫。他不一样,长期征战沙场宰杀的敌人超过二百人的战神,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有他独到而强烈的气势。
  李牧也正在向深入的内敛发展,没有以前那般一瞪眼能把普通人吓个屁滚尿流的夸张了。

  李牧对大头兵们是很好的,非常的和气,但是一个连行进间敬礼都能走顺拐的兵,还是士官,这不能忍了,这让治军严格的李大师长,如何和气得起来。
  远处,先一步到位的一些新兵,在班长的带领,已经开始了定军姿的训练,原地踏步什么的搞起来,从喊番号开始,不把喉咙喊破个几回,士气根本不去。
  这一天午,初冬的太阳依然的那么灿烂。
  借着元旦节日,第三师和驻地政府机关联合搞起了军地联谊活动,主题是“你的秀发拂过我的大炮”,军地青年联谊活动。
  李牧视察会场的时候,看见这个横幅,是皱了皱眉头的,问军务科长招世华,“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成大炮了?”
  林雨在军务科打了一阵子酱油,被李牧调到了作训科当了科长。作训科是第一大科,林雨也算是进步了的。

  因此,军务科还是招世华说了算。
  尽管布置会场是政治部的事情,但是谁让招世华是军务科长,经常要跟着师长东奔西跑,什么都要了解一些。
  当即招世华连忙说,“师座,政治部说用大炮威猛一些,霸气,能体现我武警官兵的精气神。”
  “咱们不是炮兵,搞什么大炮,胡闹。”李牧不轻不重的训斥了一句。
  招世华请示着,“那,我让他们换了?换成钢枪。”
  李牧摆了摆手,道,“算了,挂了挂了。”
  “是!师座。”招世华松了口气。
  要说也是,政治部那帮人净瞎胡闹。明明是“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你把“钢枪”给整成“大炮”,这不是让人误会第三师是炮兵嘛。

  本来,这项活动应该在半年前举办的,但是因为原来的政委郑凯韵有意拖延,后来又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打击两抢一盗活动,一来二去耽误了下来。
  利用新年节日,总算是落实了下来。
  师长李牧高度重视这项活动。
  官兵们总以为,师长是个不折不扣的军事主官,极少过问其他方面的事情,尤其是政治工作。实际,如果搭档不是温朝阳,李牧同样会非常的关注政治工作。应该说,部队的政治工作,在李牧心里的地位是排在第一的。
  他非常的清楚一个根本——当兵要搞清楚为谁当兵,国军人要找到自己的精神依托和信仰。
  没有这一个根本,战斗力无从谈起。

  政治工作是所有一切工作的基石。
  日期:2017-06-25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