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444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俩人都着急各司其事,从里到外的换着衣服,先披挂好了的三丫,看着挂着丨乳丨罩、系不上旁开门裤鼻的琪琪格,上前捏咕了两下她贴在肚皮上油瓶状的丨乳丨房,嬉笑着悄声说道:“真想今晚就给你的成局长预备上,就别穿这个,着紧蹦子解起来太耽误事了。还像盘条猫似的,人家可是童子身,你再给吓得倒阳了…。”又在琪琪格刮裤钩的手背上,重重的打了一巴掌:“等会再挂裤鼻子,衬衣塞到裤子里利索,你怕成局长吃饭的时候往里伸费劲咋的?!先把油瓶子兜住了,窝窝囊囊的屯乎劲,真倒城里爷们胃口。”

  琪琪格拎着裤子不敢松手,任由三丫肆意的轻一下重一下的捏鼓着:“去你奶奶个腿的,你快帮我一下,好赶紧做饭去。没完没了的在这嚤唧,一会做饭都来不及了。…”
  成功被眼前的两个女人给闹愣了,但很快就把眼睛从她俩的身上挪开,倒不是这两个人多艳丽,而是反差太大了,自己就咪了一会的功夫,摇身一变整个来了个重新做人。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此言确实不虚,可塑性强到任意变化,不需要章法规矩和约束。
  好在都算是物理变化,快速转变连式样都很时髦,虽是维娜小姐的功劳,也还是俩人的底板都具备适应性,一下从像奔40岁的窝囊大老娘们,回归到20多岁的俏丽少丨妇丨。
  脸上有些燥热的成功,把目光转向了餐桌:“弄了这么多菜,累坏你们了吧?!”又抬起头来看着她俩,很不经意的问:“这都是在秋林买的?眼光还真的很不错,样式好也合身。买回来就穿,一时都等不了,这倒就是女人的性格。放在哪儿都没有穿在身上心里踏实,花了钱搁着也是白瞎,是吧?可话又说回来,女人真得趁着年轻的时候穿。”
  成功由衷的赞赏,让俩人都很高兴。久经“炕战”的琪琪格和三丫,都看到了成功刚才眼神中快速闪过的东西,得意的相视会意一笑:知道自己没多漂亮,至少成功没烦。

  “你为我们姐妹俩忙了一天没着闲,我们姐俩当然就要好好伺候伺候你,一起陪你好好喝喝,也让你能解解乏。”琪琪格殷勤的给成功挪着椅子:“成局长今个累坏了吧?!”
  三丫找出了一个军用的猪腰子形状饭盒,仔细刷干净了烫上酒,一坛酒也就倒出两饭盒。
  每人座位前,放着小饭碗当酒杯,一碗得将近有三两酒。三丫说道:“这是我从你家最里屋的那个仓房里搬来的,你外面都是洋人的酒,平常在家是不是不和这屯子酒?”
  “我自己在家,平时就喝点白兰地或者葡萄酒,吃饭的时候很少喝。”成功笑着对俩人说道:“在外面就整天喝大酒,回到家再不歇歇气,接着再喝那不成了酒鬼嘛?!”
  琪琪格和三丫都极其真诚的感谢成功,为她们帮了大忙。先是不紧不慢的让成功多下菜的溜进去一碗,琪琪格就开始上了疯劲,接连和成功干了两碗,连三丫也不放过,少喝一口都不行,干了杯就三个人一起亮碗底,你推我让的嚷嚷着,气氛倒很是热闹。
  成功见识过琪琪格和三丫喝醉的狼狈相,对她们的酒量并没介意。就没想到在自己的家里要戒备,如果不是女宾,自己作为主人应该张罗摈酒,开怀畅饮才是待客之道。
  暗自还为今晚要算计自己的两个娘们担心,以为她俩舍命陪君子,以酒致谢是实在。
  在袁家大院喝酒,俩人都是陪酒,从没在成功跟前摈过酒。成功遇到这俩娘们的几次喝多闹事,都是名副其实的借酒撒疯,有些酒意不假,根本就没醉,晕乎的都很轻。
  第一坛不到一个小时就喝光了,三丫不听成功的劝阻,晃晃悠悠的又去里屋搬来一坛打开烫上了。成功这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把一坛三斤喝了下去,琪琪格和三丫再喝应该是就要醉了,两个人要是都喝得酩酊大醉,自己可确实是照顾不了,这也没法照顾。
  日期:2017-06-24 14:14:39
  成功自己已经有些醉意:“不喝了,都多吃点菜,再吃点大列巴压压…。”拿起了一块大列巴,咬了一口:“你俩都吃点,累了一天光喝酒不吃饭谁也受不了。还有…。”
  和在袁家大院喝酒一样,每当自己有些晕晕乎乎,这俩娘们也或多或少的带些酒意。
  琪琪格和三丫在成功眼里,特别是今天晚饭前,仅是不倒胃口的相貌平平,逐渐接触的熟悉,亲近中接受到雌性的妩媚,曾经有过的杂念,也更能感受到女人少见的骚贱。
  琪琪格在温林常带着“疵模糊(音:cìmòhū。东北俗语-眼屎)”,喝酒的时候端起酒杯,满是黑泥的指甲便暴露无遗。成功强忍着不喷,还为她两个诱人的大丨乳丨房,感觉到惋惜。俩人梳洗干净和金植打情骂俏的时候,成功也有过隐隐的羡慕。有了郑培杰和大花猪之后,只剩下偷人刺激的诱惑。郑培杰说的不错:就是屯迷糊,根本就说不上漂亮。

  最近半年在一起喝酒的时候,她俩都有过有意无意的暧昧,也让成功有几分的暖意。
  灯光昏沉下醉酒的迟钝中,一扫而过也能摄人心魄的面色潮红的媚眼含情,即便是献媚金植,成功借光分享,看着也舒服。更觉得比没喝酒的时候漂亮许多,就像身子下面的女人,在她上面驰骋的时候,要比刚爬上去的时候,漂亮和柔媚许多。隐约暗叹和羡慕金植的艳遇,一王俩二别有风味。赏心悦目或心存杂念,都要矫情饰貌不能流露出。
  晚饭前装扮一新的两个人,让成功觉得以往走眼,尽管图谋不轨后还有意的端详过。
  以往灰暗灯光下,脸上那熟悉的灰突突感觉,完全没有了。琪琪格仅颧骨上仍残存着少许粗糙的红润,两人的皮肤细腻倒被暴露无遗。酒过三巡后,琪琪格的满脸涨红、三丫细小均匀汗珠遍布的粉红面颊,在明亮的灯光下,酒后的视线模糊着曾要蠢蠢欲动。
  除了不适时宜的“嗯呐”和“那啥”,屯迷糊的娘们没有了,反差中感到惊诧的是:

  琪琪格的丰满圆润、三丫的苗条妩媚,左右两个红扑和粉嫩的脸蛋,在自家的客厅豪饮,没有金植在的监督,成功虽稍有放纵,也不想让俩娘们小觑自己坐怀不乱的定力。
  没有这俩娘们打扰,本该在乐器行的楼上,和杨娜娜灯红酒绿的缠绵蕴藉,或是在轻歌中相拥曼舞。酒足饭饱的四目相对,似大战前夕的万籁俱寂,一触即发则淋漓尽致。
  独守空房已然很不习惯,成功倒想这样嬉闹着到精疲力尽,免得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晃晃荡荡的三丫端起杯:“不喝可不行,我对琪琪格说过,你打心里对她好,这傻狍子偏偏不信,还骂我心眼长得歪歪。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大嫂。这一大晚上,成局长左一杯右一碗的都是和你喝的吧?!我就一多余的坐陪,还得一碗都不能拉的跟着,整个就把我当成了一根看不出眉眼高低的大洋蜡了。你们喝的高兴,就吵吵差不多了,就要撤桌呀?!”端起酒来冲着成功说道:“那可不行,我还没喝好,我敬你成局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