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里的极品辅导员》
第28节

作者: 贝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董明威心中一笑,一雪前耻的要靠自己来创造!
  高君早早就看穿了董明威的把戏,本以为这家伙多有城府,原来也只是初级阶段。
  齐芯月抬头凝望着他,见他从容不迫,谈笑风生,微笑中带着强大的自信,奇妙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她这二十几年的人生唯一遭遇的最大困境,就是当年被那几个小流氓围困,当时他们都喝醉了酒,她毫不怀疑,若是当时高君没出现的话,她一定会被那几个人非礼,侮辱的。
  如果真的发生了,她这一辈子可能就毁了。

  从那之后,高君虽然没有再出现,但却成了她的津神支柱。
  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小丫头,没有什么过人的头脑,更不是天才,样貌更如高君说的,超级近视眼外加一脑袋黄毛,但她坚信勤能补拙,坚强倔强的她发奋读书,努力学习,终于如愿的考上了重点大学,又如愿的当了老师。
  更神奇的是,戴上了隐形眼镜,养护了头发之后,整个人的外形气质都改变了。
  她就这样凭借自己的努力,自然有不少波折和坎坷,没到那个时候她都会想到高君,想到那个少年将她从生死边缘拉回来,舍命相护的情景。
  对高君来说是八年的分别,但对齐芯月来说,八年来高君始终在她身边。
  此时两人近在咫尺,四目相对,感受着高君身上那浓重的雄性气息,谈笑间,还能看出当年那个少年飞扬跳脱的英气,但更多的是男人的成熟与稳重,甚至在从容背后还有些沧桑。
  齐芯月不知道他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但站在他身边,却觉得是那么的放心,弄弄的安全感让她仿佛置身于母亲的怀抱。

  女人结婚,为什么会红着眼睛要钱要车要房,其实大多数女人,尤其是大多数丈母娘,她们并非贪婪,只是经济基础是生活的根本,只是为了寻求那一份安全感罢了。
  “你说要将计就计,你想怎么做?”齐芯月问道。
  高君微微一笑,道:“如果我没猜测,刚才的鬼故事只是董明威做的铺垫,他会顺势而为,晚上很可能会装鬼吓我、
  虽然听起来有些儿戏,但要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这也说明他对我抱有极大的恶意……”
  说到这,高君的笑容变得有些荫冷了。
  对于那些对他怀疑杀机和恶意的人,他通常会毫不犹豫的斩杀,只是自从进入校园开始,他之前的一切原则统统作废了。
  心爱的姑娘重现身边,主动逼着他表白,他却不敢说出口。
  因妒成恨的小人用卑劣近乎可笑的方式对付他,他却不能正面还击。

  有一个敌人,却还是个隐身人,看不见,打不着……
  这对生性洒脱,原则性极强的高君来说,这可真是三九天不穿棉袄,缩手缩脚啊!
  “你发什么呆呀,快和我说说,你要怎么对付他?”齐芯月问道。
  “你还真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呀。”高君笑道:“这家伙如此针对我,明显是因为你。”
  齐芯月顿时哑然,她当然知道董明威的想法,从进入校园的第一天,董明威就明确表达了对自己的好感,从那之后更是展开了疯狂的追求。
  齐芯月虽然心里装着一个人,但迫于年龄和家里的压力,她也没有明确拒绝,只是想让一切顺其自然。
  可谁想到,这董明威是个占有欲非常强的人,因为她没有明确表态,董明威就傻缺的认为自己已经成功了,他甚至动用自己的势力,不允许其他男性老师坐在自己身边,又一次一个学生偷偷对自己恶作剧,董明威甚至公报私仇的利用权势狠狠惩罚了那个学生。
  占有欲强又缺乏安全感,荫险卑鄙,欺凌弱小,公报私仇,这一切齐芯月都看在眼里,很快就把他否决了。
  更何况高君今天突然出现了,董明威更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只是齐芯月没想到,会给高君招来祸事。
  齐芯月道:“你既然知道,中午吃饭的时候为什么要故意和他对着干,这不是更加剌激他对你恨意吗?”
  高君冷笑一声,不假思索的说:“中午吃饭的时候不知道,只是单纯看不惯他卖弄的摸样,现在居然还贼心不死,敢打老子女人的主意,我岂能惯着他,男人若是连情敌都不敢斗,那未免太窝囊了……”
  说到这,高君忽然打住了,齐芯月在他腰上狠狠掐了一把,那摸样,如娇似嗔,温柔如水,眉宇间的情意如那春雨一般浓稠,她娇嗔道:“你胡说八道什么,谁是你的女人,臭流氓。”
  高君也很想抽他这破嘴,一不留神瞎说了实话,这等同于告白呀。
  他嘿嘿一笑,道:“现在还不是,早晚会是的。”
  说了就说了,爱咋咋地,虽然处境危险,但心中有了牵挂,反而能激发出他最强大的斗志与战斗力,为了心中牵挂的那个她,也只许胜不许败。

  不管是董明威,还是什么隐身侠,小飞侠,皆如是!
  “行了我的祖宗,没啥事儿你就先回去吧,估计董明威会在午夜十二点过后开始行动,天知道他会搞出什么花样,万一有什么血淋淋的事儿,再把你吓到就不好了。”高君耐心的劝慰道、
  齐芯月很乖巧的答应了,她想听的话也听到了,只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得如此之快。
  只是刚一开门,清冷的楼道里吹来一阵荫风,让齐芯月恐惧顿生,就在这时,一只温热的大手握住了她有些颤抖的小手,高君高大魁梧的身躯陪伴在她身旁,宛如一座高山为她挡风遮雨。
  高君牵着她的手,大方的朝楼下走。
  走廊尽头某个房间撬开的门缝后,两双眼睛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咬牙的声音随之传来。
  “齐芯月这臭**,还他妈真是贱!”董明威愤怒的吼着:“老子苦追他这么久,她跟我装清高,装清纯,现在这姓高的一来,立刻钻进人家宿舍铺库叠被,主动献身的摸样。
  这他妈到底是为什么?老子到底哪一点不如这姓高啊?”
  在他身旁,是那个专门给他捧哏的小白脸老师程佳磊,他自然也要跟着董明威义愤填膺:“董老师英俊潇洒,前途无量,不选你的女人都是瞎了眼。

  她可能是被那姓高的花言巧语哄骗了。”
  “没错,一定是被骗了。”董明威找了个自己都不信的借口,道:“不然怎么那姓高的才出现一天就如此呢?”
  “不过没关系,有董老师你的妙计,再过几个小时,就会吓得他屁滚尿流,没准明天就辞职滚蛋了,到时候齐老师还不是掌握在你的手心里。”程佳磊说道。
  这一对卑鄙小人,狼狈为奸,那嘴脸真是比鬼还丑陋。
  “只是……”程佳磊说道:“你觉得那姓高的会心吗?”
  “这一点你放心,我本来就是语文老师,论起讲故事还是有一定水准的,看他当时的表情,一定是相信了。”董明威信心十足的说。

  此时高君已经将齐芯月送到了宿舍门口,齐芯月仍然担心的说:“悠着点,别闹出大事儿来,能不伤人尽量别伤人。”
  “你就一点不担心我出事儿?”高君苦笑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