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云苓闻言怔怔的望了他一会儿,叹息一声,在手机上打:你为什么就非要做这种危险的事情呢?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不好吗?
  萧晋沉默下来,片刻后摇了摇头,说:“云苓,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你很清楚。安稳的日子根本就不可能属于我,起码现在不行,所谓‘富贵险中求’,我想要在短时间内成为人上人,就必须要冒险走捷径。”
  郑云苓抿了抿唇,又打:你有你的考虑,我不说什么,但请你能多顾及一下别人,像沛芹姐昨天经历的那种事情,不能再发生了。
  萧晋咬了咬牙,重重点头道:“我保证!昨晚的事情是第一次,也将会是最后一次,我萧晋以后就算沦落到再不堪的地步,也绝不会再连累自己的女人!”
  话音未落,会议室的大门被人推开,董雅洁和方菁菁陪着两人走进来,伸手示意着萧晋他们说:“朱先生,刘小姐,那两位就是伤药膏的发明人郑云苓、郑女士,和她的发言人萧晋,萧先生。”
  来的两人一男一女,都穿着职业西装。女的二十多岁,相貌清秀,腰背挺直,英气十足,一看就是军人出身。
  反观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就差劲得多了,虽然身上也有着不同常人的气质,却是那种基层单位小领导身上最常见的傲慢气,戴着副黑框眼镜,眯眼看人,一副全世界都得求着他办事的欠揍样儿,鼻孔都恨不得高到天上去。
  “发言人?”不等董雅洁介绍他们,那朱姓男人就嗤笑一声,道,“董小姐不是说发明者是一位出身草根的高人么?这都知道给自己找发言人了,显然也草根不到哪里去嘛!”

  这话一出来,不光萧晋皱起了眉,董雅洁的表情也变了。
  因为昨天她就把郑云苓不能说话的情况告知了军方代表,也就是说,他们在来之前就知道郑云苓会有一个“发言人”替她说话的,现在这姓朱的整出这么一句来,目的明显就是在单纯的羞辱人。
  看来,萧晋没有下去迎接,到底是让人家生气了啊!
  瞅瞅萧晋的脸色,董雅洁在心里大骂姓朱的同时,呵呵笑着打圆场道:“朱先生真是幽默,郑女士确实出身草根,只不过她在与人交流这方面有些不便,这才需要请萧先生来做发言人,代替她说话的。”
  如果姓朱的情商稍微高一点的话,这个时候点点头哈哈一笑,事情就会过去,但很可惜,他的情商估计都用在怎么讨好领导上了,闻言很是夸张的拖着官腔道:“交流不便?怎么个不便法儿呀?”
  董雅洁眼角抽搐了一下,耐着性子解释道:“郑女士幼时患病,不幸导致了失语。”
  “哦!”姓朱的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原来是个哑巴啊!”
  萧晋神色一寒,登时就要过去,可郑云苓却死死的握住了他的手。
  这会儿董雅洁也已经开始生气了,但她也担心萧晋会做出什么对合作不利的事情,不等姓朱的再说什么,就继续介绍道:“郑女士,萧先生,这二位是来自华深药业的谈判代表朱一仁、朱经理和他的秘书柳白竹、刘小姐。”

  “柳白竹?这名字不错,有柔有刚,很适合军人。”萧晋冷笑着开口道,“不过,要说名字跟人的匹配度真正达到完美状态的,朱经理是我长这么大见到的头一个,朱一仁,猪一人,相得益彰,要是能把‘仁’字换成‘头’,那就更好了。”
  怕什么来什么,萧晋有多刺儿头,董雅洁可太了解了,那是真正的“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可要是你敢欺我一寸,我就能怼你百米”的愣头青呀!
  本以为有郑云苓拉着,他能稍微收敛一点,没想到这混蛋是一点委屈都不能忍,动不了手就动嘴,拿人家的名字做文章,猪一人还不够,非要变成猪一头才行,要不要这么损啊?
  董雅洁头疼的厉害,旁边朱一仁却是勃然大怒,手臂一指萧晋,喝道:“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
  “你没听见吗?”萧晋笑道,“我夸你爹妈给你起的名字好,精准的把握到了你长大之后的成长方向,就是可惜他们对你的期许有点过高,忽略了你这种货色不可能当人,没有用‘猪一头’这个名字,实在是有些遗憾。”
  朱一仁是典型的体制内小领导,平日里除了对上司卑躬屈膝之外,就是对下属颐指气使,常用技能就只有拍马屁和摆官架子这两招,一旦碰上萧晋这样张嘴就骂街的滚刀肉,就彻底麻了爪,气的脸色涨红,手指哆嗦半天,却也只能说出一句:“你……你放屁!”
  “切!”
  萧晋不屑的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然后便笑着对郑云苓说:“云苓,多亏你刚才拉住了我,否则,我要是发现打了这么一个不入流的垃圾货色,这会儿还指不定多恶心呢!”
  郑云苓看着他,满眼都是浓浓的无奈。
  朱一仁气的都快吐血了,可骂又骂不过萧晋,只好把矛头指向了董雅洁,怒道:“董小姐,这就是你所说的什么狗屁高人?像这种素质的混蛋能发明出来什么好东西?就算真发明出来了,能用到我华夏军人的身上吗?简直就是胡闹!
  董小姐,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的这次行为是对国家资源的严重浪费,我会让人重新评估诗咏国际的所有生产资质的!”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董雅洁也没什么耐心再哄着朱一仁玩儿了,冷冷一笑,便淡淡的开口说:“我算是知道了国营企业为什么总是会把一手好牌打的稀巴烂了,就是因为里面有太多像你这样只会削尖了脑袋钻营、却对生意一窍不通的垃圾!
  人品的好坏跟发明出来的东西好坏有什么直接关系吗?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倒要问问朱经理,像你这种拿根鸡毛就当令箭的白痴,又有什么资格来我这里商谈价值数百亿的生意?”
  “你……你们……”朱一仁肺都快气炸了,拼命喘着粗气道,“好!很好!你们等着,我倒要看看,回头你们是怎么哭着来求我的!”

  说完,他转身就要走,却听萧晋开口道:“等等。”
  朱一仁脸上闪过一丝慌乱,现在的刁民胆子有多大他还是清楚的。
  “你、你要干嘛?难不成你还敢限制国家公务人员的人身自由不成?”
  “你他娘的算个屁的公务人员!”萧晋骂了一句,说,“老子就是想问问,这次谈判不是跟军方谈吗?你们这个华深药业是什么鬼?”
  “哼!”一听这个,朱一仁的气势又回来了,傲然道,“我们华深药业是直属于华资委的国家控股企业,军方的一切药品,从来都是由我们全权负责生产和经营的,也就是说,没有我们,你的那什么狗屁药膏就只能烂在地里!”
  日期:2017-06-25 07: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