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71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凝香摇摇头,不确定地说道:“如果上面不想让外界知道陆云轩在陆家镇的历史的话,他们恐怕不会来找你?怎么?难道你希望他们老跟你认亲戚?”

  陆鸣反问道:“你也是我爷爷的外孙女,难道你就不想跟他们认识一下?”
  蒋凝香一脸不屑地说道:“我好稀罕吗?说实话,你要是不去提这件事,我压根就没有打算告诉你,要不是阿君跟你的关系,我连你这个亲戚都不想认呢,再说,我外婆又不是你爷爷明媒正娶的老婆,咱们就不凑热闹了……”
  陆鸣见蒋凝香对自己刚才那句话记仇了,又看她对自己的身世一副豁达的态度,心里也渐渐开朗起来,笑道:“那你现在是认我这个亲戚了?那我以后是不是要叫你姐姐了?”
  蒋凝香一听,胀红了脸每一伸手就揪住了陆鸣的耳朵,把他拉到自己跟前,恶狠狠第说道:“你这和兔崽子,以后再敢胡言乱语,我就把你耳朵揪下来,哼,也不知道丢人,难道传出去好听吗?”
  陆鸣呲牙咧嘴地说道:“好好,再也不敢说了……咱们是亲上加亲好了……”
  蒋凝香这才松开了手,脸上红潮未退,恨声道:“早知道这样,我当初让公丨安丨局把你抓去算了,关在牢里面就不会惹出这么多事了。”
  顿了一下,长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好了,别想这么多了,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切都走着瞧吧,现在阿龙也回来了,你是不是该干点正事了?”
  陆鸣嘟囔道:“我也想不出有什么可干的,要不然你给我安排点事?”
  蒋凝香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问道:“我问你,阿龙回来之后,你打算咱们安排他?”

  陆鸣一愣,说道:“还要怎么安排,自然还是跟着我了……”
  蒋凝香犹豫了一下,说道:“为了保险起见,我看你还是安排他和陆琪出去待一阵,他们不是要结婚吗?你就让他们去度蜜月……”
  陆鸣疑惑道:“你觉得他还会带来麻烦?干妈,你对他就不要疑神疑鬼了,我对阿龙的忠诚深信不疑……”
  蒋凝香若有所思地说道:“此一时彼一时,还是小心为好,俗话说谨慎能捕春秋蝉,小心使得万年船,没有远虑必有近忧啊……”
  陆鸣说道:“你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可阿龙已经经过了考验,在里面都没有露出一点口风,现在回来了反倒疑神疑鬼了,没这个必要吧?”
  蒋凝香耐着性子说道:“人都是会变的,这方面你没有经验,一个男人没有老婆孩子之前跟有了老婆孩子之后会有一个很大的变化。
  那就是不管做什么事都会顾虑重重,并且私心也会膨胀起来,这跟道德没有什么关系,而是基于动物的本能……
  不信你试试,如果到时候有人用阿龙的孩子威胁他,你看他是选择保守秘密还是选择保自己的孩子。
  我的想法是,让他们出国待一段时间,让他们在那边享受一下,按照陆琪的个性,多半是不愿意回来。
  那时候你趁机安排他们在国外帮着阿媛做事,反正她在那边也需要人,这样一来,岂不是解决了一个后顾之忧?
  接下来就是周玉露母女,这两个人最危险,就像是定时丨炸丨弹一样,你这么长时间对她们母女不闻不问,说不定早就恨上你了,再加上陆邦和朱雅仙的关系,你竟然还睡得着觉?”
  陆鸣一听,心里确实一阵不安,说道:“陆建岳死后,周玉露确实一直想回到市里面来,可我没有同意,不过,我也没有亏待过她们母女……
  再说,周玉露是个容易满足的女人,只要生活无忧无虑,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我倒是担心朱雅仙恐怕会挑唆陆邦,不过,只要周玉露不告诉她赃款的事情,他们母子也闹不出什么大事。”
  蒋凝香说道:“首先你要确定周玉露不会向自己母亲泄密,如果让朱雅仙知道了真相,我估计她倒不会出卖你,但你别忘了,她可是喜欢敲诈的人,到时候肯定追在你屁股后面,说不定还会逼着你娶了她女儿呢……”
  陆鸣笑道:“干妈,你想象力也太丰富了,我已经打算好了,陆建岳死后,公丨安丨局也不会再追究她的责任了,等我跟徐晓帆确认一下之后,就在市里面给周玉露开个幼儿园,给他找点事做。

  这样一来,她就没有时间想东想西了,再说,我警告过她,她自己也知道利害关系,何况,我还救过她的命呢,不信她会忘恩负义出卖我……”
  蒋凝香叹口气道:“我怎么就不明白了,你除了遗传了你祖上的分流本性之外,他们的狼性就一点都没有继承下来呢?”
  陆鸣不满道:“我连人都杀过,还要怎么有狼性?你总不能让我把知道秘密的人全部干掉吧?再说,一个人总要有几个信得过的朋友吧,要不然孤家寡人的有什么意思?”
  说着,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小声道:“干妈,说到狼性,我忘了告诉你一件奇怪的事情,听王奎说,他那个当丨警丨察的哥哥,回到梅源村之后,就住在我家那栋老宅子里,结果你才怎么着?有天夜里,忽然被人割掉了脑袋……”
  蒋凝香浑身微微一颤,问道:“怎么?难道他怀疑是你爷爷干的?”
  陆鸣惊讶道:“干妈,你怎么糊涂了?我说的是解放以后,那时候我爷爷都去台湾了……不过,从时间上来看,那时候正是我爸在山上寺庙中藏身的时候,我怀疑这件事恐怕是他干的……”
  “王奎也这么想吗?”蒋凝香问道。
  陆鸣摇摇头说道:“他没有直说,不过打听过我爸的行踪,可能心里面也有怀疑……”
  蒋凝香摆摆手说道:“记住,从今以后尽量不要跟外人说起你爷爷和你父亲的事情,另外,那本家谱也要藏好,不要给任何人看,省的有人像陆建岳兄弟一样篡改家谱……”
  陆鸣点点头,说道:“这还用说?从今以后,我也不再出头露面了,干脆在家里好好看几本书……对了,阿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是在不行的话,我就在家里当奶爸……”
  蒋凝香也说道:“阿君这死丫头叫都叫不回来,我还急着看看外孙英格马陆呢……”
  陆鸣疑惑道:“英格马陆?”
  蒋凝香骂道:“你这和该死的,连自己儿子的英文名字都忘记了。”
  陆鸣尴尬地笑道:“怎么听起来确实有点别扭,还是叫中文的小名吧,阿佛……”
  陆鸣和蒋凝香共同回顾了家族离奇而又荒诞的家史之后,只觉得两个人的关系更加亲密了,以前心里面是不是闪过的一丝疑虑烟消云散,甚至还觉得有点内疚。
  在他看来,蒋凝香现在不但是自己的表姐,又是自己的干妈,还是自己儿子的外婆,这三层不伦不类的关系构成了牢不可破的血脉传承,眼下除了自己的生母,再也没有比她更亲近的人了。
  当然,这些复杂的关系说起来令人尴尬,可这也不是自己和蒋凝香造成的,而是历史遗留问题。
  有些历史遗留问题是可以通过时间解决的,比如台湾问题,但也有些历史遗留问题永远也无法解决,比如自己跟蒋凝香母女的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