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3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嫂在一旁笑着说:“你就会糊弄人,舒教授写文章还能写到怎么喝粥啊?”
  彭长宜认真地说:“怎么不能?你知道她手里那支笔多厉害吗?她是搞政策研究的,是省委书记的参谋,省委书记想出个政策、出个招儿什么的,要经过她论证,她论证完后,认为这个招儿行,领导才做,如果她不同意,领导就做不了。”
  舒晴在旁边早就冲彭长宜瞪起眼睛了,刚要说什么,就听大嫂又说道:“那她要是把喝粥这事写出来,省委书记是不是也得这么喝粥啊?”
  彭长宜一听,差点将嘴里的东西喷出来,他笑着说:“大嫂,你快去准备玉米糁去吧,你在旁边我看非得呛着我不可。”
  大哥说:“我去吧。”
  彭父说道:“再装点玉米面来。”
  “知道。”大哥答应着就走了出去。
  彭长宜看着舒晴,就见舒晴低头小心地喝着粥,不再像刚才那样发出声音,彭长宜觉得她的样子很好笑,就说道:“大嫂,你看,都是你闹的,她这样喝,半个小时也不会把这一碗粥吃完的。”
  大嫂说:“那就一个小时呗,反正娜娜还在睡觉,你们也走不了。”

  舒晴抬起头,似怨还娇地看着他。
  彭长宜说:“我的意思是你别光低头喝粥,这里还有农家大饼。”
  舒晴放下粥碗,去掰烙饼,哪知刚出锅的烙饼烫手,烫得她扔下饼,甩着手直咧嘴。
  彭长宜的父亲说:“他大嫂,把那饼切成角,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来客人就不要整张上了。”
  彭长宜说:“不用切,切了不好吃。”
  他说着,就放下碗,拿起舒晴没有撕开的烙饼,说道:“一看你刚才那个动作,就知道你跟农民是有差距的。”
  舒晴不愿听他这样说自己,就反问道:“什么差距?”
  彭长宜说:“我们小时候从来都是撕着热烙饼吃,我妈妈一边烙,我们一边吃,从来不感觉烫手,因为我们的手不怕烫,你的手太娇气。”
  舒晴有些嗔怒地看着他。
  彭长宜笑了,说道:“别生气,我想告诉你的是,吃农家饼,就得这样撕着吃,如果用刀切,你就发现不了农家饼的奥秘了。”
  舒晴说道:“什么奥秘?”
  彭长宜说:“一听你就是外行,不懂得怎么吃烙饼。你看,烙饼只有这么一撕,饼的层次和香气就出来了,再这么轻轻一抖,你看,这层次就出来了,这香气也出来了,层次分明、薄厚均匀,油、盐比例适中。撕烙饼,是检验家庭妇女厨艺好坏的重要标准。如果用刀切,就把一切都掩盖了。”
  舒晴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但又怕上当,就转头看着彭长宜的父亲,说道:“大叔,他说的是这么回事吗?”

  彭父笑了,把头扭向一边,小声说道:“他向来是没得吃有得说,你要是听他摆活,就别吃饭了。”
  “哈哈。”舒晴得意地笑了,对彭长宜说道:“就知道你在捉弄我。”
  彭长宜说:“怎么是捉弄你?你先说我说得有没有道理?”
  舒晴说:“我从今以后相信你说的话都有道理,因为你向来是没的吃有的说啊。”
  大嫂在旁边看看彭长宜,又看看舒晴,也笑了。

  彭长宜将撕下的一块烙饼递给舒晴,自己又撕下一块,开始往饼里夹咸菜。舒晴也学着他的样子,手托着烙饼,等他夹完自己再夹。
  大嫂知道长宜喜欢吃烙饼裹咸菜,就说道:“好了,裹点就行了,舒姑娘还等着呢。”
  彭长宜看了看舒晴手里的烙饼,又看看自己手中的烙饼,说道:“好了,让给你吧。”说着就将菜盘往舒晴跟前推了推。
  舒晴不好意思地又将菜盘推到中间位置,她刚想去夹咸菜,眼睛又对着另一个碗里的几个褐色的球状的东西萌发生了兴趣,她说道:“大嫂,这是什么?也可以吃吗?”
  大嫂说:“是腌鬼子姜,就是吃的。”

  舒晴拿起筷子就去夹,夹了半天才夹起一个来,放到眼前看着,对着这个球状的咸菜试着咬了一下,没咬住,掉了下来,舒晴感觉用手接住。
  彭长宜感觉舒晴的样子很滑稽,就笑着说:“这个你千万别咬大口,太咸。”
  舒晴又试着捡起咬下一点点,里面居然不是褐色的,是白色的,她放在嘴里嚼着,很脆,很咸,有一种独特的清香。
  彭长宜说:“大嫂,正经八本的这个鬼子姜你应该切切,这么咸,谁也吃不了一个,不好夹,也不好咬。”

  大嫂一听,端起这个碗就出去了,一会功夫,几个褐色的小圆球,变成了一根根白白嫩嫩的细丝。
  舒晴夹起一根细丝,放在嘴里,慢慢地嚼着,说道:“好吃,我从来没有吃过。”
  彭长宜见她的吃法很优雅,又说话了:“吃咸菜可不是这个吃法,要大口,越粗狂越好,你这动作倒像品。”
  舒晴娇嗔地看着他,抢白了他一句:“你总是这么没得吃有得说吗?”
  彭长宜听后,放下碗筷哈哈大笑,他说:“最后的结果是我一张烙饼一碗粥进去了,你呢,还在看着那碗粥。”
  大嫂在旁边说话了:“舒教授,别听他摆活,你该怎么吃就怎么吃,我这兄弟就是爱捉弄人。”
  “你们笑什么?”
  这时,娜娜醒了,她从坑上坐起,揉着眼睛看着大家说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向了娜娜,而娜娜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只对着一个人看,那就是跟爸爸坐在一起的漂亮的阿姨。
  彭长宜起身,走到女儿身边,理着她滚乱了的头发,说道:“醒了?”
  哪知,娜娜根本就不回答他的问话,两只眼睛仍然死死地看着舒晴,说道:“她是谁?”
  彭长宜说道:“她是爸爸的党校教授现在跟爸爸是同事,你要跟她叫阿姨。”
  这时,舒晴走过来,伸出手,说道:“我叫舒晴,你是彭小娜同学吧,少先队彭大队长吧,来,认识一下。”

  娜娜放下揉眼的手,跟舒晴握了一下,说道:“我认识你。”
  舒晴一愣,说道:“哦,你怎么认识我?”
  “我在电视上见过你,妈妈也认识你,她听过你讲的课。”尽管刚睡醒,但是娜娜口齿伶俐,思维清醒。
  舒晴笑着说:“你妈妈听我讲的课后她怎么说呀?”
  “她说你不是过日子的人,就会瞎摆活。”娜娜答道。
  “哈哈。”舒晴听了就笑了,说道:“你妈妈还说什么了?”
  娜娜张着小嘴还要说什么,彭长宜打断了娜娜的话,说道:“好了,好了,不说了。”

  舒晴看着彭长宜说:“可是,我想听娜娜同学告诉我妈妈的意见。”
  娜娜感觉舒晴很尊重她,看了爸爸一眼,跟舒晴说道:“我妈妈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光顾向着男人说话。”
  舒晴上次讲课,是针对干部家属进行的,各个单位工会、妇联等群团组织也都参加了,沈芳在单位负责工会工作,她也参加了那次会议。舒晴的那次讲课,完全是彭长宜提议的,而且是有针对性的,所以,那些经常抱怨丈夫的女人有不同意见,也就不奇怪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