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3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父亲说:“那个男人的孩子跟他要钱,他没有,跟沈芳要的,被娜娜听见了,娜娜当时就说,那是我妈妈的钱,凭什么给你儿子花?为这,跟她妈妈吵了一架,据说昨天一天娘俩都没说话。”
  彭长宜说:“这个孩子也是事多,你管那么多干嘛,不好好学习。妈妈要给,让她给就完了。再说他们现在是夫妻,不分你我了。”
  父亲说:“我刚才说娜娜鬼,就在这里,这件事她为什么没有跟你说,就是想到你会这么说她才没跟你说。娜娜说,那个男人拿着妈妈的钱去跳舞,还请同学的妈妈喝茶,跳舞。”
  彭长宜说:“不对啊,他有工资啊。”
  父亲说:“他本来就是内退的,工资少不说,还供养着一个上大学的孩子。”

  彭长宜说:“您别光听孩子的,说不定怎么回事呢?”
  父亲说:“尽管是孩子的一面之词,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男人跟女人要钱花了,不咋地。还请别的女人喝茶、吃饭、跳舞,更不咋地。”
  彭长宜说:“你可不能这么跟娜娜说,将来她跟他们就更有意见了。”
  父亲白了儿子一眼,说道:“我还没老糊涂到这份上,我是跟你说,让你心里有个数。”
  彭长宜说:“我有数没数又能怎么样?离婚时就已经说清了,全部财产存款都归她,既然归她了,那她就有支配的权力,我能为这个去找她?”
  父亲叹了一口气,说道:“娜娜现在学习不专心了,她跟我说,她那个同学的妈妈也非常喜欢跳舞,也是个后妈,她准备跟这个同学联手,跟踪同学的妈妈,要是那个姓康的男人再去跟这个女人约会,她们就报警。”
  彭长宜的眉头拧在了一起,说道:“她真的这么说的?”
  父亲说:“头睡觉说的,还当着你大哥大嫂呢。”

  “这孩子,难怪现在学习成绩下滑了,原来心思都用在这上面了。”彭长宜有些生气地说道。
  父亲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孩子现在跟那个姓康的男人死上不来,娜娜说有一次他跳舞回来得晚,就去爸爸的书房去睡了,第二天娜娜就把床单扯下来扔了,为这可能她妈妈还打了她一巴掌。
  这件事彭长宜相信,记得沈芳头结婚的时候,娜娜就跟他说过,说那个男人要来家里住,她不同意,后来沈芳也找过彭长宜,希望彭长宜做女儿的工作,彭长宜就跟女儿说,如果不让他来家里住,那么妈妈就要跟他去单位的单身宿舍去住,娜娜怎么办?难道去跟他们挤单身宿舍吗?所以,为了妈妈,为了娜娜,也要他来家里住。娜娜听了爸爸的话,同意那个男人来家里住,但是她说,不许那个男人进爸爸的书房。

  听了父亲的话,彭长宜脸色严峻,他在屋里来回踱着脚步,内心很沉重。女孩子本来就比男孩子内心敏感,但是他没有想到娜娜比一般的女孩子更加敏感,而且早熟。他一方面为女儿的成长担心,另一方面又感到自己无可奈何。看来,离婚,不仅带给大人许多创伤,也对孩子产生了巨大影响,这种影响有可能伴随着孩子整个成长阶段。
  这时,大哥和大嫂端着给他们俩准备的晚饭进来了。
  舒晴嘴里连忙说着“感谢”。
  大嫂说:“舒教授啊,别那么客气,到家里来的人都不是外人,只是乡下人家没有什么好吃的,都是庄稼饭,如果不嫌弃,你就多吃一点。
  舒晴看了一眼这些现做的饭菜,新出锅的农家烙饼,两面焦黄;刚刚熬好的金黄色的玉米糁粥,散发着谷物特有的香味。
  大哥打来水,舒晴在脸盆里洗完手后,坐在饭桌前,用手呼扇了几下碗里的粥,说道:“真香啊,我妈妈也经常熬粥,怎么不如这里的香?”
  彭长宜边洗手边说道:“超市里卖的玉米糁不新鲜,大多是陈的,一会让大嫂给你带点,你回北京的时候给他们带回去。”
  舒晴听彭长宜这么说,就扬着头看着大嫂说道:“大嫂,行吗?”
  彭长宜的大嫂说道:“那怎么不行?庄户人家,没啥好东西,玉米糁玉米面有的是,你家老人喜欢吃的话,我们管够。”
  一旁的大哥也憨厚地笑了一下,说道:“以后别让老人去超市买了,想吃的话,常年供应你们,没问题。”
  彭长宜说:“他们一年也吃不了五十斤玉米。”他说着,坐在舒晴的对面,端起粥碗,看着舒晴,说道:“你光说香怎么不吃?”

  舒晴娇嗔地看了他一眼,说道:“等你啊。”
  彭长宜笑了,说道:“快吃吧。”
  舒晴低头喝了一口粥,抿了一下嘴唇,说道:“真的不一样,从来都没有喝过这么香的玉米粥。”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喝得太秀气了,我告诉你,喝农家粥,必须要喝出响声,不能闷着声喝,我教你怎么喝农家粥吧。放下筷子,双手端起碗,嘴贴在碗边,不动,双手转碗,转碗的同时,嘴开始用劲吸粥,这样,声音就出来了,你看着……”
  彭长宜照着自己说的那样,开始大声喝粥,声音的确很响亮。
  舒晴掩着嘴,忍不住“哈哈”笑出声。
  彭长宜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别笑,农家粥就得这样喝,像你刚才那样,跟吃西餐似的,多没意思。这大锅柴火熬的农家粥,尽管熟了,尽管很香,但就差最后吸溜这么一道工序,这道工序,有点像红酒的醒酒过程,因为熬完后,粥的表面被一层米油覆盖,所以粥的香气都被覆盖保存在里面了,经过喝,或者是吸的这道工序后,这粥的香气被充分唤醒了,越喝越香。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困难,有粥喝就不错了,粥熬得越稀,喝起来的声音越响亮,赶上吃饭的时候,你只要从每户人家门口这么一走,听到的全是吸溜吸溜喝粥的声音,比交响乐还好听,保证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声音。我时常怀念这种声音。”

  舒晴看着他,说道:“你说的这个场景,我必须要在脑里演示一番,不然实在想不出这会是一种怎样的声音,怎样的交响乐?”
  旁边的大嫂笑出了声,说道:“我这个兄弟,就是会摆活。”
  “大嫂,我怎么是摆活,你想想,我说的哪点不是事实?”
  大嫂说:“事实倒是事实,只是你还说出了这么多道道来,不是摆活是什么?”
  舒晴笑过之后,就学着他的样子,放下筷子,双手端起碗,嘴唇轻轻地贴在碗边,开始吸溜碗里的粥,由于她不好放开,发出的声音很细小,很柔和。
  彭长宜在旁边鼓励道:“把嘴放开,下嘴唇完全贴在碗边,大口,用力!”
  舒晴咽下一口粥,这才放开嘴,用力将粥吸进嘴里,声音非常响亮,只把彭长宜的父亲、大哥和大嫂逗得“哈哈”大笑。
  彭长宜的父亲说:“舒姑娘啊,这样喝容易烫着。再说了,这样喝粥的人都是不讲究的人,哪有姑娘这样喝的?不文雅,别听他的,他是成心捉弄你。”
  舒晴一听,立刻放下粥碗,红着脸,看着彭长宜说道:“就是,就是,你真坏,让我在大家面前出洋相!”
  彭长宜说:“怎么是出洋相?我是让你全方位体验基层生活,体验农村贫困时期的生活,免得到时你写出的文章不对路,跟农民脱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