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3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彭长宜笑了,说道:“谢谢你给我上了一堂客观公正的课。女儿大了,该进入青春期了,看来,我是要好好研究一下她了,不能让她对我这个父亲失望,更不能让她没有安全感。我是该要好好反思一下了。”

  舒晴说:“其实我说得这些你都明白,甚至比我考虑得还要深远,只是被你忽视了。”
  彭长宜叹了一口气,说道:“太忙了,躺在床上琢磨的都是工作的事,人事的事,哪有时间考虑别的。”
  舒晴说:“趁着你说话女儿还听,就多说给她一些听,等女儿真的长大了,你有时间说了,人家都没时间听了。我妈妈常常说,早知她不在自己身边,那个时候就应该多抱抱她,现在想抱了,也摸不着,也抱不动了。”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的确如此。不过你父母一看就是知识分子,多平和的一对老人。”
  舒晴感慨地说:“是啊,我从小跟他们学到了许多,自打我参加工作那天起,你就别想着上班迟到这一说,每天晚上都是他们给我定闹钟,他们从不担心我偷偷改定时间,因为他们会把监视工作做到底,如果不按点起床,他们会直接到你房间把你叫醒。我上班他们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听‘领导的话,团结同志’。他们真的是一对非常善良的老人。你知道吗,尽管他们收养了我,把我养大成人,但仍然保留着我生身父亲的姓。舒,是我养父的姓,晴,是我亲生父亲的姓,他们为的是让我记住我的生身父母。”

  彭长宜说:“哦,还有这个‘晴’姓?”
  “是啊,很少。”
  彭长宜说:“这两个姓组成的名字很好听,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故意起的名字呢,因为搭配得非常和谐,自然。云卷云舒的舒,晴朗的晴,我现在还记得你第一次介绍你的名字时说的话。他们很善良,也很用心,从那么小开始养育你,现在把你养这么大了,跟亲生已经无二了。”
  舒晴说道:“的确是这样,他们让我尊敬和敬佩的原因不只是养大我的本身,我还非常崇拜他们,他们心怀宽广,生活态度很达观、健康,父亲一直都很崇拜辛克莱?刘易斯说的那句话:在这个世界上想有所成就的话,我们需要的是豁达大度,心胸开阔,我一向主张做人要宽宏大量,通情达理。父亲说,你只有做到豁达、包容,自然你的内心就会明朗、宽广、饱满和充实。”
  彭长宜说:“这是不是你当初学哲学的根本所在?”
  舒晴说:“开始学哲学的时候,我并不喜欢,但父亲的一句话打动了我,他说,研究哲学的人,渐渐地你会发现,这不仅是一门学科,更重要的是,在研究它的时候,你会不知不觉掌握了一种人生态度。他还说,只有这门学科,才能让你获得学术以外的价值,这个价值不是体现在研究成果上,更是直接体现在各种意识形态上,体现在你认识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上,体现在你的人生观上和世界观上,甚至会体现在金钱和利益上。当时感觉他说得话很笼统,很高端,但是出于对他们的崇拜,我就学了哲学,后来我感觉到我提前受益了,包括我上学时发表在《求是》上的那篇文章。”

  彭长宜说:“就是论苏联解体的那篇文章吗?”
  舒晴说:“是的。杂志社的一位老编辑让我写份简历过去,我写了寄给他们,他们根本不相信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小姑娘写的,特地跑来学校见我,当知道我的父亲是谁的时候,他们以为是父亲给我润笔了,后来找到了我父亲,那时候父亲也不知道我写了这样一篇文章,父亲对我的这篇文章评价很高,当然最后发表的时候,是经过他们把关后才发表的。我记得杂志社为是否发表我这篇文章还争论过。尽管因为我的年龄关系,他们改变了初衷,把这篇文章挪离了原来一个很显要的位置,放在在一个不太醒目的位置上。所以我说,我的处丨女丨作不是诗歌散文,而是一篇这样的政论文章。呵呵,现在想想,父亲当初说得非常对,哲学,能提高你认识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我现在已经在享受这种能力了。”舒晴说到最后有些自豪。

  彭长宜说:“你父亲说得没错,的确如此。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也报个哲学班,提高一下。”
  舒晴笑了,调皮地说道:“你就不要学了,你再学哲学的话,恐怕没有别人的天下了。”
  彭长宜也笑了,说:“不行啊,我最近需要这样一门学科来帮助自己提高认识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
  舒晴说:“呵呵,你太功利了,这个过程是漫长的,循序渐进的,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可能立竿见影,你所谓的这些问题,在我看来,都是比较物质的。”
  “当然物质了,不物质我研究它干嘛?那些所谓精神层面上的问题,归根结底最后都是通过物质形式表现出来的。”
  舒晴看着他说道:“你是不是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
  彭长宜笑了,说道:“一个女孩子,不要过多过问政事。”
  舒晴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说道:“书记同志,你别忘了,我现在可是党的副书记?”
  彭长宜说:“括弧,是***亢州市委副书记,请注意用词,这个级别可是差得不老少呢。”
  “哈哈。”舒晴开心地笑了。

  汽车,在国道上行驶了将近一个小时后,便拐入了县城边上的一条马路,彭长宜说:“饿不饿,到县城了,我可以继续请你吃驴肉烧饼。”
  舒晴说:“别吃了,中午吃的烤鸭还没消化呢,还是赶路吧,到了家就踏实了。”
  彭长宜说:“那好,我们继续赶路。”
  穿过县城后,汽车又拐入了一条乡间路,这的确是名副其实的乡间路,有些坑坑洼洼不说,路面还经常埋着浇地的水管,汽车行驶得很慢。
  当汽车一个颠簸过后,彭长宜放在后排座位上的装着文化石的那个盒子就掉了下来。他本能地刹了一下车。
  舒晴说:“停车看看吧,别摔坏了。”
  彭长宜停下了车,向后转过身子,一只手把那只盒子捞了起来,才发现,盒子里的石头早就滚了出来。他拿过盒子,又把那块石头拿了过来,重新装进那个纸盒里。

  舒晴说:“给我吧,我抱着,要不一会又颠簸掉了。”
  彭长宜就把这个纸盒交给了舒晴,开车继续向前行驶。
  舒晴感觉到了这块石头在彭长宜心中的分量,本来这样一快石头从车座上滚下来是摔不坏的,她故意说抱着它,以免摔坏,没想到彭长宜还真就让抱着了。
  沉默了一会,舒晴说:“有个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
  彭长宜说:“什么问题?”
  舒晴说:“买这块石头的时候,我问你,是送给江市长和丁一吗?你当时没有回答我。”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已经回答你了。”
  “没有,最起码你没有正面回答。”舒晴据理力争。
  彭长宜笑了,说道:“还是研究哲学问题的专家呢,看问题居然这么片面。我没有正面回答的本身就意味着回答了。”

  等汽车又颠过一道坎儿之后,舒晴说道:“我说句话你别不爱听,我感觉你送给他们这个礼物不合适。”
  彭长宜说:“合适,没有比这块石头更合适的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