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3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晴一听,有点欣喜,说道:“当然可以。”
  彭长宜想了想说道:“我的孩子今年要上初中了,12岁多了,现在表现得很叛逆,尽管她妈妈教育方式方法有问题,但她明显比去年有主见了,如果说是青春期叛逆,是不是早了点,还是女孩子本身就比男孩子早?你12岁的时候是这样吗?”
  舒晴感觉彭长宜完全不是粗线条的父亲,他对孩子有着很细腻的爱,尽管有些小失望,但是对彭长宜却多了几分尊敬。她说道:
  “你要让我讲青春期的问题,尤其是女孩子的青春期,我可能只会从理论层面讲了,因为我真的不记得我的青春期有过叛逆。如果偏要说青春期有什么叛逆的举动,我唯一的印象就是上初中的时候军训,那时候我父母还在省里工作,我在省师范大学附中上学,军训结束有一个大型的汇报表演,老师说我的头发长不好戴帽子,要换另外一个短头发的女生,我当时找来剪子,二话不说,就把头发剪了。这是我唯一的一个青春印象。”

  彭长宜说:“可能跟家庭成长环境有关系,你的家庭一直是和风细雨,你就不会有什么叛逆的表现,而我的家庭原来是那样一种局面,现在又是这样一种局面,所以我的孩子就过早出现了叛逆。她妈妈上次就给我打电话,说她不服管了。”
  舒晴说:“是啊,女孩子比男孩子成熟早,相应地青春期也来得早。这个工作,你应该跟她妈妈沟通一下,让她妈妈随时注意观察她的青春期表现形式,而不是见面就互相指责。”
  彭长宜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刚才打电话我可是没瞒你,你都听到了吧?从始至终,她就没有真正理解过我,从来都没打算要了解我,更没有真正欣赏过我!”
  “那你了解她、欣赏过她吗?”舒晴轻轻问道。
  彭长宜怔住了,想了想说道:“说良心话,我也没有。不过你这样一说,我感觉似乎我做得也不是太好。”

  舒晴笑了,说道:“怎么到自己身上用词就这么温和,口气就这么婉转?到别人身上,就变成那么义愤填膺了呢?”
  “哈哈哈。”彭长宜听了她的话开怀大笑,他说:“人啊,都有一种本能,就是喜欢把错误往别人身上推,把成绩往自己身上揽。”
  舒晴也笑了,说道:“还算诚实。”
  彭长宜说:“其实我一直都是很诚实的人。我上次就跟你坦白过,我有很多的不足,所以我不想因为大人的这些不足,影响到孩子。”
  舒晴说:“其实,你完全可以问问孩子的妈妈,中午为什么和孩子闹气?然后就能有针对性地做她们母女的调解工作了。”

  彭长宜笑了一下,说道:“你太幼稚了,我如果问她为什么和孩子吵架,恐怕我就什么都干不了了,时间都得用来听她的电话。况且,我就是不问,也能琢磨个大概,没有什么正经事,那么一个小孩子,能挑起什么严重的问题,肯定是这娘俩言语碰撞交上了火了,自从她结婚后,她们娘俩之间经常吵闹,我女儿死看不上这个康叔叔,她又早熟,总是说些大人话,让人听来,就好像是大人教给她这样说的,为这我没少背黑锅,她妈就打电话跟我吵架,认为是我挑拨的女儿,让女儿跟她干仗,有时我都无语。我也经常给女儿做工作,女儿有一次还说,你们要是多这么嫌弃我,干脆我回老家上学吧,省得给让你们看着我烦。”

  舒晴笑了,说道:“你女儿很睿智。”
  “睿智?”
  舒晴说:“是的,睿智。你想想,她很聪明,能从你们的话中感觉出意味。她知道你每次说她的时候,并不是因为她全错而妈妈全对,但每次你肯定是说她不对的时候多,为的是树立她妈妈的威信。有时候,你可能还会把自己对她妈妈的愧疚表现在对女儿的说服教育上,这样其实不太好,既然女儿找你诉苦,肯定有她的理由,这个时候你要做到公平公正,谁的问题就是谁的问题。有些事,可能咱们大人笑一下就过去了,但是孩子不一样,她的想法会很简单,简单到一是一二是二的程度,她会认为你为了照顾妈妈的面子批评她,袒护妈妈。所以,对孩子,光有爱是不行的,还要认真对待她所向你反应的一切问题,千万不要认为她是孩子,糊弄一下就过去了,那样不好。试想,她长期在你这里得不到同情,她就会没有安全感,会感到委屈,久而久之就会对你失望,这个时候,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寻求另外的庇护,好在娜娜有爷爷,如果没有爷爷,她会不会泡网吧?或者……或者过早地寻求别的慰藉……”

  舒晴小心地说出自己的担心,她唯恐彭长宜接受不了,就悄悄地看了他一眼。
  彭长宜对她说的话没有丝毫的反感,反而奇怪她对孩子的心理和对他的心理分析得这么到位,说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我没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孩子的事?因为我从来都不认为那是事,可是居然被你说出这么多的道理?而且还非常准确?”
  舒晴笑了,说道:“你不认为是事的,不等于就不是事,是因为你缺乏站在孩子的角度上考虑问题。”
  “唉——”彭长宜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一天到晚有多忙你是看见的,我一个礼拜见到一回孩子,她一见到你,从上车开始,就撅着小嘴叭儿叭儿地跟你说个没完,不是康叔叔就是妈妈,要不就是老师和同学,说的都是别人的毛病。我哪有时间听一个小孩子唠哩唠叨的,感觉她在这一点上有点随她妈妈,有时就懒得听,就像你说的,更没有想要站在一个孩子的角度考虑问题了。”

  舒晴说:“是的,她跟你说的目的就是想在爸爸这里获得同情,或者是安全感、认同感。妈妈刚结婚不久,肯定正处在婚姻的磨合期,再加上孩子不喜欢这个继父,跟继父上不来,她也有难做的一面。她肯定不想再离一次婚,肯定会在某种程度上对那个男人的迁就和宽容就会多一些,这不表示她对女儿的爱减少了,她可能会认为女儿是亲生的,差一点没有关系,反正我跟她的关系是牢不可破的。久而久之,孩子就会认为妈妈偏心了,而且还额外给他钱花,不出问题就不正常了。”

  彭长宜说:“你说得的确是这么回事,不但她妈妈是这样,我有时都是这样,觉着自己的孩子受点委屈不算什么,很快就过去了,所以每次她跟我控诉妈妈的时候,对孩子批评就多,对她妈妈就少多了。”
  舒晴说:“这样做的直接后果就是她跑去找爷爷寻求庇护去了。但一旦有一天爷爷不在了,或者爷爷也不向着她说的时候,情况就严重了。”
  彭长宜听了舒晴的话后,不停地点头,说道:“你说得太对了,看来,小孩子也不能忽视啊。对了,你也不大,也没有结婚,你怎么这么有经验?”
  舒晴的脸稍稍红了,好在彭长宜看不见,她说道:“别忘了,我是搞理论研究的,理论研究的基础是什么?”
  “客观,公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