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3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啊,娜娜平白无故地失踪,而且她可能去的地方都问到了也没有她的踪迹,这不能不让彭长宜想到别的。
  旁边舒晴的心也跟着他吊了起来,她想说什么,又唯恐说话分了他的心,甚至影响他的判断,手心都冒出了汗。
  彭长宜放下电话,说道:“先回我住处,看娜娜在没在?”
  舒晴点点头,问道:“她有你的钥匙?”
  “有,我给过她。”
  这样说着,彭长宜的脚下就加上了劲,车子就飞快地往海后他的住处驶去。

  到了楼下,彭长宜跟舒晴说:“我上去,你在车里等。”
  “好的。”舒晴点点头,她非常明白彭长宜让她等在车里的原因。
  一般离异的孩子,对父母带回的异性非常敏感,况且娜娜是个刚刚步入青春期的孩子。
  彭长宜三步并作两步地上了楼,他掏出钥匙,刚转了一圈就知道娜娜没在里面,因为他每次走时都是将房门反锁的,如果娜娜在房间直接就能用钥匙打开房门。
  彭长宜那也不死心,他进来后,首先去看沙发,每次娜娜来,总是一进门就习惯将书包扔在沙发上,这次沙发上显然没有,并且进门处没有娜娜的鞋。
  彭长宜来到了对门给娜娜单独装修的房间里,里面还是她周一走时的样子,因为自从沈芳结婚后,彭长宜如果没有加班任务,他每次都会在周五晚上将娜娜接来跟自己住,周一直接把她送到学校。
  不知为什么,彭长宜看到娜娜床上的玩具棕熊时,他的心头突然出现了两个字眼“绑架”。霎那间就是一阵心慌,头有些眩晕,加之刚才上楼时他跑得有点急,就按住胸口,一屁股坐在了娜娜的床上,闭上了眼睛,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楼下的舒晴坐在车里等着彭长宜,这个地方她是第一次来,她四下看了看,觉得这个部队招待所很是安静,而且绿化搞得很好,彭长宜住在这个地方,绝对清静,而且少有人来打扰。
  彭长宜总也不下来,舒晴就有些担心了,但她还不能上去,就这样焦急地等在车里。又等了一会儿,才见彭长宜急匆匆地从里面走出来,从他的表情中可以判断出,女儿没在这里。
  果然,彭长宜上了车后,拧开点火开关,在院子里掉了一个头后就往出开去,他一边开一边说道:“我先把你送回去。”
  舒晴说道:“没在这里?”
  “你还去哪儿找?”
  彭长宜说:“不知道。”
  舒晴说道:“我回去也没事,跟你一块找吧,尽管帮不上什么忙,最起码还能给你看车。”
  彭长宜“嗯”了一下,他开着车,首先来到了新华书店,他和舒晴跳下车后,分头寻找,没有。他们走出了新华书店,彭长宜又想了想说:“老七灌汤包子。”
  彭长宜开着车来到了师范附近的包子店,里面仍然没有娜娜,他问老板,娜娜是否来过,老板说:“有三四天不来了。”
  彭长宜从包子店出来后,天快黑了,他坐上车后,再也想不起来去哪儿找娜娜了。
  舒晴说道:“咱们去公园看看。”
  彭长宜点点头,看了看天色,尽管感觉没有多大希望,但还是向公园驶去。

  快到公园门口时,彭长宜的电话响了,他抓起来就接通了电话。电话是爸爸打来的,爸爸告诉他,娜娜回老家来了。
  彭长宜一听,就放慢了车速,停靠在路边,焦急地说道:“爸爸,娜娜怎么回去的?她为什么回老家?”
  爸爸说:“我问她了,她说在学校门口打车回来的,兜里钱不够,跟司机说,到家后让我爷爷给你。就这样,这个司机就送她回来了,我给她付的车费。我刚才问过她,为什么逃学,而且不告诉妈妈和爸爸,她说中午跟妈妈吵架了,爸爸忙也不管她,她就回老家找爷爷来了。”
  彭长宜闭上了眼睛,长出了一口气,说道:“爸,叫娜娜,我跟她说话。”
  爸爸说:“你大嫂领她前院去了。她走后我才给你打电话。”
  “好的爸爸,我马上去接她。”彭长宜说着,掉头向国道方向驶去。
  驶出亢州境界后,彭长宜才想起旁边的舒晴,突然放慢了车速,但又一下子提上了车速,他跟舒晴说道:“如果晚上没事的话,跟我去接孩子吧?”
  舒晴点点头,说道:“我没事,只要孩子见了我不反感就行。”

  彭长宜知道舒晴话的意思,他没有吭声。
  舒晴见他经历了找孩子的高度紧张过程,不像他自己说得那样对孩子关注不够,在寻找娜娜的过程中,他熟知孩子去过的每一个地方,感觉他还是个有责任心的父亲。
  她看了看彭长宜,说道:“你是不是该给孩子妈妈打个电话,还有你刚才通知的那些人。”
  彭长宜听她这么一说,才意识到了没有告诉沈芳,就放慢了车速,拿起电话,给沈芳打了过去,沈芳没有迟疑就接通了电话,她紧张地说道:“找到娜娜了?”
  彭长宜瓮声瓮气地说道:“是的,她回老家找爷爷去了。”

  “什么?回老家了?她怎么回去的?”
  彭长宜说道:“从学校门口打的车。”
  “天哪!这个孩子我算是管不了了,这么大胆子?敢自己回去?这万一要是遇到坏人可怎么办,我,我还不得急疯了……”沈芳最后带出了哭腔。
  彭长宜说:“我开车呢,在回老家的路上,回头再说。”说着,就挂了沈芳电话。

  他又给陈乐打了过去,陈乐接通电话后说道:“我正要给您打电话,学校门口一个出租车司机说,下午放了第一节课时,有个小姑娘打车走了,我已经找到了这个出租车司机的电话,正要联系这个司机。”
  彭长宜说:“不用找这个司机了,娜娜回老家了。我正在回老家的路上。辛苦你了。”
  陈乐说:“没什么,只要娜娜平安就好。您开夜车注意安全,孩子找到了,就不要着急了,开慢点。”
  许是陈乐的话起了作用,他放慢了车速,将自己的身体往后靠了靠了,找到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看了旁边的舒晴一眼,说道:“怎么不说话?”
  舒晴轻声说道:“不敢说话,怕你分心。”
  彭长宜笑了一下,故意轻松地说:“对不起,让你跟着担心了,本应该送你回去,等想起来后走出太远了,只好委屈你跟我跑一百多里路了。”

  听他这么说,舒晴扭过头,看着旁边这个男人,说道:“我现在越来越感觉你真实可信了。”
  彭长宜舒展了一下眉头,说道:“为什么?难道我原来就不真实、不可信吗?”
  舒晴说:“也真实可信,就是不够全面和立体。”
  彭长宜笑了,说:“现在就全面立体了吗?”
  舒晴说:“跟从前比是这样。”
  彭长宜不想跟这样一个女孩子探讨自己,就笑笑说道:“可能要饿上一会了,到县城,我请你吃我们老家特产,烧饼裹驴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