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73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说:“多么朴素的感情。”
  老顾笑了,说道:“嗯,好哄,生气了一两句好话就没事了,该干活照样干活,皮实,除去过好眼前的日子外,什么想法都没有。”
  舒晴说:“平平淡淡才是真啊。顾师傅,那您总不能空着手回家吃现成的饭吧?”
  老顾笑了,说道:“嗯,上午我去咱们单位对门那个金店转了一圈。”
  “金店?买了什么?”舒晴对老顾的结婚纪念日感了兴趣。

  老顾笑了,说道:“东西在扣手里呢。”
  舒晴一听,立刻打开前面的扣手,看见里面有一个红色的小手提袋子。
  她说道:“我能看看吗?”
  老顾说:“看吧,不过在你们眼里可能我买的东西比较土,不时髦。”

  舒晴拿出里面的盒子,打开,就看见这是一套金首饰,金项链,金耳环,金戒指。样式的确有些保守,但重量不轻,一看就是实实在在的那种。
  舒晴看完后,转身递给后面的彭长宜,彭长宜看了后说道:“老顾啊,不能说你买的东西老土,只能说你买的东西实在,一看就是给自己老婆买的,实惠,不花哨,而且是硬通货。”
  彭长宜的话,逗得老顾和舒晴都笑了。
  老顾不好意思地说道:“把我的私房钱全花光了。”
  “哈哈,顾师傅,您还有私房钱?”舒晴问道。
  老顾说:“说私房钱,其实也不是私房钱,我身上长期揣着几千块钱,这个她知道,她不但不要,有时候还经常问我有没有钱,她说我经常跟领导出去,身上揣着钱方便,总不能什么事都让领导出面结账吧。”
  舒晴感慨地说:“顾师傅,您太幸福了!”

  彭长宜说:“是啊,我经常跟别人说,我这一辈子没有羡慕过任何人,但就是羡慕我的司机,什么时候出来老伴儿都把他伺候得干鞋净袜的,而且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因为晚回去闹过脾气,在三源的时候,每次我们从家走,保证吃的、穿的,都给准备好了,唉,这人比人真是该死啊——”
  老顾笑了,说:“农村妇女,脑袋简单,好哄,该生气生气,生完气什么都不耽误,照样过日子。”
  舒晴说:“是啊,能感觉得到你们内心的满足和幸福。”
  把老顾送回家后,彭长宜开着车,准备回单位。这时,他的电话响了。彭长宜没有看是谁,就接通了电话,因为他的工作电话留给了秘书,凡是打到这个电话的人,大多是有事找他。他刚接通了电话,就传来沈芳怒气冲冲的声音:
  “彭长宜,你到底安的什么心,非得把我的生活搅得鸡犬不宁你才甘心吗?你就见不得我好对不对?”
  彭长宜愣住了,说道:“你又犯什么病了,我搅合你什么了?有事说事,我开车呐!”
  旁边的舒晴大气不敢出。

  沈芳说道:“你搅合什么你自己不知道?”
  “我问你,娜娜哪儿去了,是不是在你哪儿?”
  “娜娜?娜娜怎么了?”彭长宜一听,感觉事态严重,他立刻驶离主道,让车停在了路边,打开双闪。
  “娜娜不见了,都是你挑拨的……”
  此时,彭长宜没有心情跟她扯别的,严厉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也可能是沈芳感到了彭长宜的严厉,也许是她感觉出彭长宜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哭着说:“刚才老师给我打电话,说娜娜上完第一节课就走了,她跟传达室的人说,爸爸有事来接她了。”
  彭长宜说:“我没有接她,况且我刚从北京回来。她没跟老师请假吗?”
  “没有?”
  彭长宜说:“我根本就没见着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芳说:“我听老师说,她只跟同学说,爸爸来接她,让同学给她请假。刚才班主任给我打电话,跟我确认娜娜是不是被你接走了。”
  彭长宜感到不妙,他问道:“你跟娜娜吵架了?”

  沈芳说:“中午我们俩是吵了几句,但是她上学的时候就没事了。”
  彭长宜不想问他们吵架的原因,说道:“你没找找她的同学,问她去哪儿了吗?还有她姥姥家?还有你那个姓康的人?”
  沈芳没好气地说道:“说你接走了,我还问他们干嘛?你真的没有见到她?还是成心让我着急不告诉我?”
  彭长宜怒了,吼道:“废什么话!”
  果然,沈芳听出了彭长宜的火气,就愣住了,不再说话。
  彭长宜说:“好了,你给她姥姥打个电话,另外你赶快回家守着电话,有消息我们及时沟通。”
  彭长宜挂了沈芳的电话,马上就给宋知厚拨了过去,宋知厚接了电话后说道:“彭书记,我是小厚。”
  彭长宜说:“小厚,娜娜到单位找过我吗?”
  “娜娜?没有。”

  “打过电话来吗?”
  “没有,我一直在办公室,就中午吃饭离开了半小时,怎么,娜娜不见了吗?”
  彭长宜说:“老师说她提前放学了。”
  宋知厚说:“彭书记,要不我去找找她去?”
  彭长宜说:“不用,你晚会下班,在单位等等,如果她往单位打电话你告诉我,另外,保密。”
  宋知厚说道:“小厚明白。”
  彭长宜挂了电话,想了想,调出了娜娜班主任的电话,刚要打,沈芳又来电话了,彭长宜接通后,沈芳说:“她没去姥姥家,也没给姥姥打过电话。”
  “知道了。”彭长宜说着就挂了电话。
  随后就给娜娜班主任拨了电话,彭长宜特意要了班主任的电话,为的是有事能及时跟老师沟通。
  彭长宜跟老师通了电话,老师说,之所以没有给彭书记打电话,考虑到这会正是工作时间,没好打扰他。老师说的情况跟沈芳说的一样。当老师得知娜娜没有被爸爸接走的时候,她慌了,急忙说道:“彭书记,我向您检讨,是我工作做得不细,我现在再去找平时跟她关系不错的几位同学了解一下情况,然后向您汇报。”
  “谢谢,老师你费心了。”
  挂了电话后,彭长宜又分别给彭松和老家打了电话,彭松又给李静雪打了电话,都没有娜娜的消息,爸爸也说娜娜没回来,而且也没有接到她的电话。
  他的心就收紧了,他不得不往坏里想问题了。他闭上了眼睛,稍微思考了一会后,给陈乐打了一个电话,陈乐接通后说道:“您有什么指示?”
  这是他们之间通话的默契所在,陈乐在跟彭长宜通话的时候,永远都不称呼他,除非在特别安全的情况下。

  由于舒晴在身边,彭长宜也没有称呼陈乐,而是低声说道:“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方便,您说吧。”
  “娜娜提前离开了学校,你去学校了解一下情况,据说她走时看大门的人见过她,你可以问问这个看大门的人和周边做小买卖的,别太声张。”
  “哦?娜娜?”显然,陈乐对这个消息很是吃惊,他继续说道:“彭书记,会不会是……”陈乐没敢往下说。
  彭长宜铁青着脸说道:“宁信其有,不信其无。”说完就挂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