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不要打扰夜半棺边刺绣的男人》
第28节

作者: 佛心与凡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12 19:42:56
  025章:百鬼贺喜
  “你叫他什么?”莲澈怔然看着我,我不顾莲澈的情绪,从他怀里跳至地上,向木屋门口的莲朗大叔奔去。
  莲朗大叔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看着我奔过来,幽幽地低声叹道:“傻丫头,你是被那魂针伤着脑子了吧?我一个清宫里出来的老绣工,和一个六世达赖喇嘛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关系啊。”
  莲澈朝我走来,边走边望着我吟诵道:“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我又激动地望着莲澈,像个精神错乱的疯子一般,奔入他怀中…

  莲澈拉着我回到了木屋,将我送到卧房门口,暖暖笑着说:“早点睡,明日就是你我大婚的日子。”
  “这么快?!”我忽地有些吃惊。
  “怎么?你不想嫁给我吗?”莲澈笑着问我,可我却觉得他的笑容里藏着我一时捉摸不透的东西。
  “当然想嫁给你。”彼时,我天真地回道。
  那一夜我又听见屋子里有许多人喝酒聊天的声音,很是热闹,而我不再像之前那般害怕了,我一腔孤勇,心里想着:“只要能嫁给莲澈,哪怕以后天天跟鬼魂打交道,我也是不怕的。”
  我听着门外许多人喝酒聊天的嘈杂声,慢慢入睡了,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死了,魂魄被一个阴差戴上了手镣脚铐,那阴差模样极为丑陋,他用铁索拉着我的手铐,拽着我在黄泉路上走着…
  “不要,我不要去投胎,我要等他。”我倒在一条浑浊的长河边,哭着求道,河岸上立着一个石碑,石碑上刻着:早登彼岸。

  我哭着从梦中醒来,房间里点了盏油灯,我看见莲澈就坐在床边,而我的枕旁叠放着深红色的嫁衣,只是那嫁衣不像是新做的衣裳,更像是存放了许久的古董,上面的金银丝线失去了往日的光泽,虽仍是极美的,可一眼看上去,就像蒙上了岁月的尘埃。
  我从床上坐起,用手触摸着那套凤冠霞帔,只觉指尖猛然升起阵阵凉意,我望着莲澈身上穿好的深红色新郎长衫,我发现那长衫也没有多少光泽,好似在时间的长河里被存放了很久…
  “换上嫁衣吧,我们去拜天地。”莲澈望着我浅笑着说道。
  我看着晦暗的卧房,听着门外的嘈杂声,揉了揉睡眼,蹙眉叹道:“莲澈,天还没亮呢…”
  “客人都到齐了,你该起床换上嫁衣了。”莲澈温声说着话,站起身来将我从床上拉起来,亲手帮我穿戴者那套凤冠霞帔…

  “客人,哪里来的客人呢?”我低声问着,莲澈忽然对我这般温柔体贴,着实让我受宠若惊,我心里满是憧憬和希冀,完全忘了去思考自己正经历着的“诡异”婚礼。
  “当然是认识你和我的那些朋友啊,他们等着喝喜酒呢…你看,我的新娘子多美。”莲澈拿来铜镜给我,我看见了镜子里穿着凤冠霞帔的自己,可我忽地觉得自己好像不认识镜子里的人。
  莲澈将一朵用大红绸扎成的大红花系在了胸前,拿出一段红绸,让我握着红绸的一段,他握着另一端,他亲手给我盖上了红盖头,拉着红绸将我牵着走出了卧房…
  房门被风吹开了,阴风将我凤冠上的红盖头吹了起来,我看见木屋里那些古棺里全都点满了蜡烛,烛火映照出满屋子的“人影”,他们每个“人”脸上的神情都很奇怪,看不出喜悦之情,但也看不出凶煞之意,他们只是在瞩目着我和莲澈。
  我和莲澈并没有像民间的夫妻那样拜天地…
  我看见莲朗大叔亲自端来两杯酒,站在我和莲澈身前冷峻地说:“喝了合卺酒,不管是在阴曹地府,还是在凛凛人世,你们都是夫妻。”

  彼时我根本听不懂此话的言外之意,懵懵懂懂地同莲澈喝了合卺酒。
  喝完合卺酒以后,莲澈招呼着站满了屋子的那些“人”,笑道:“走吧,今日是我大喜的日子,特此设酒席在水月客栈,宴请八方来客。”
  说完,莲澈就丢了手里的红绸,将我一人撇下,他则领头将满屋子的“人”都带走了。
  我木然看着他们走远,眨眼间他们就在我眼前消失不见了。
  当屋子里陷入死寂时,那些棺材里的蜡烛也全都熄灭了,我独自站在黑暗里,猛地闭了闭眼又睁了睁眼,屋外的北风声提醒我,我不是在梦境里…

  这就是我内心期待的婚礼吗?我站在木屋里看着门外夜空下的山色,心中忽地迷惑不已。
  我在黑暗里站了许久,等了许久,我以为莲澈一定会回来找我,带我走出这片黑暗和寂静,可我终究未能等到他。
  天亮时,我走到木屋门口,坐在门口的木凳子上继续期盼着莲澈的身影出现在林中的山径上,可到了正午时,他还未归来…
  我脱了凤冠霞帔,来到了莲朗大叔的木屋门口,见木门紧闭,我以为大叔不在家,我连门都不敲一下,失魂落魄地转身准备回去。
  “别等他了。”忽而,从我身后传来大叔的声音,我一回头,看见他倚靠在门边,手里还提着一壶酒。

  “他去何处了?新婚之夜,他竟然将我一人留在屋子里…”我看着莲朗大叔醉醺醺靠在门板上的模样,委屈地问道。
  “在水月客栈里,他和那些从八方而来贺喜的鬼魂们喝了一夜的酒,现在估计还未醒过来。”莲朗大叔望着我轻声问道,我分明看见他眼底闪着泪光。
  “大叔,你和莲澈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昨夜屋子里站满了鬼魂?我当时虽并未问莲澈,可我还是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叔,您能跟我说一次实话吗?”一夜之间,我好像长大了,也明白了自己从古棺里苏醒后就一直活在谎言里。
  莲朗大叔用溢满忧郁的眼望着我低声回道:“南萧,你记住。不管我还是莲澈对你做了什么,哪怕是撒谎欺骗你,那也都是为了救你。”
  我疾步走向大叔,拾阶而上,走到大叔跟前,仰面望着他幽怨地问道:“难道你撮合莲澈娶我也是为了救我吗?”
  莲朗大叔低眼望着我眼底的悲伤,轻声回道:“没有别的办法了…”
  我从来不敢对莲澈发脾气,可我却一直都敢在莲朗大叔跟前撒泼,我想不通他们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就算是为了救我,可莲澈为什么娶了我却要将我撇下,为何一夜未归?
  “告诉我!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不要再瞒着我了!”我边哭着吼道,边用拳头捶打莲朗大叔的胸口,我难忍新婚之夜被夫君冷落的屈辱,将胸中的恼羞和怒火全数撒给了莲朗大叔。
  莲朗大叔眼底擎着泪,他靠在门板上,任凭我拿小拳头砸着他的胸膛,他拧起酒壶又喝了一大口酒,沉闷地低声叹道:“我们不是人,是‘鬼’,是行走在白昼里的‘孤鬼’。”

  我惊地收回了双拳,不再捶打大叔。
  “骗人!我都注意过了,你们都是有影子的人,不是鬼!你和莲澈的手都是暖的!大叔,你总是撒谎骗我,从你嘴里,我就听不到一句真话!我恨你!”我像个孩子一样,仰面望着莲朗大叔哭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