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5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凯韵慢慢抬头望着苏永武,慢慢的想明白了,只是凄惨的一笑。是啊,这脸已经丢到了全师官兵面前去了,他这个政委在官兵面前还有任何威严可言吗?离开,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看了看时间,苏永武说,“你好好养伤,有时间我再看看你。我还有个会,先走了。”
  郑凯韵无神地看着前面,连苏永武走,他都没开一眼,整不好,他的精神要出问题,连指挥学院政委都干不成。
  “凯韵同志啊,你认倒霉吧,惹谁不好非要去招惹李牧那个疯子。李牧这种有一票给力家长疯起来自己都打的人,副老总他都敢怼,你区区师政委敢找他麻烦,这不是茅坑打灯笼找屎吗,唉……”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苏永武心里替郑凯韵默哀了几下,很快把这个事忘到了脑后,坐了车,径直去三十七团找李牧谈心去了。
  实际,算没有郑凯韵挨抽大嘴巴这个事情,武警总部也不会真的放着李牧当副团长。从对他处理结果来看,贬低了职务,但是他的级别没有任何的变化。取消正师职待遇,根本是无关痛痒的事情。
  当时如果郑凯韵能清醒点,不难从看出端倪。说白了,级领导机关基本对李牧采取特殊手段打击极端犯罪分子这件事情,最起码是不会反对的,甚至可以说,李牧出乎意料地完美地完成了任务,解决了级领导机关最头疼的一个犯罪团伙,同时也成了背锅侠。
  这种好同志又怎么会真的被埋没掉呢?

  要怪,只能怪郑凯韵陷入了个人报复情感,过去这么多年,依然对夺走他心女神的李牧心存怨恨。归根结底,是他的性格和心胸,给他带来了这场灾难,亦是早晚的事情。
  还是住处前面的树下,李牧和苏永武相对坐着喝茶,还是慵懒的午后,几个参谋远远的坐在那边,时刻关注着领导这边,只要一个眼神,参谋们会跑步过去接受指令。
  苏永武喝了点茶,道,“你下手太重了,凯韵同志的脸啊,都被你打肿了。再怎么说,他也是师政委,正师职领导,是你的副班长嘛。”
  李牧递给苏永武一根烟,给他点,自己又点一根,说,“师长,你得理解我。针对我算了,还把其他团领导给捎带。这要是真的工作存在问题,批评得厉害点也没什么。关键是他没事找事,鸡蛋里挑骨头。这个影响实在是太不好了。这叫三十七团的领导班子怎么想。”

  总而言之,李牧是闭口不谈私人恩怨,因为他认为郑凯韵对他的怨恨,完全的是不可理喻的。
  苏永武抽了口烟,说,“道理是这个道理,但你也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动手。”
  李牧一阵尴尬,师长大人的言下之意是私下里可以动手了?看样子凯韵同志在师领导的印象分也是低得够可以的。
  “其实,凯韵同志蛮可怜的。不过,可怜之人有可恨之处。他千不该万不该挟私报复。恶鬼突击队的事情,他暗地里打小报告也算了,我有错我认了,我也没想着找他晦气。结果呢,我都这样了,他还要来耍威风。这不能忍了。”李牧淡淡地说。
  苏永武摆了摆手,说,“不说这个事了。恶鬼突击队的事情,老哥我谢谢你,你替我顶了雷。”
  心里话了。
  李牧说,“师长你可别这么说。事情由我而起,我断然没有让你替我背锅的道理。”
  “总而言之,我苏永武,欠你一个人情。”苏永武摆手道。

  李牧不再矫情,他这么做,反正是没有想过让苏永武欠他的人情,只是让自己心里不那么的愧疚。走过了这些年头,他身边的人死的死走的走,他有今天的成,说句不好听的,是由很多弟兄付出的鲜血来铸成的。
  一将功成万骨枯,李牧的官当得越大,他心的愧疚和痛苦越深,而他势必要永远背负着这样的痛苦一辈子,并且在这样的情况下,坚定不移的朝着最终的目标前进,直至死亡。
  “我已经接到总部的命令,你啊,官复原职了。郑凯韵调任指挥学院。”苏永武说。
  李牧一点也没有意外,对此,他甚至可以说早有所预料。一些事情在很多人眼看起来是天大的事,但褪去的外表,从本质来讲,在面首长眼里,屁事都不算。
  打个架嘛,打了打了,还能怎么着?
  “你小子,我记得你之前已经被贬过一次,到农场当了猪倌,这可是第二次了。”苏永武说。
  李牧苦笑地说道,“没办法,我啊,是这个命。三十岁的人了,还是个副师,我都没地方诉苦去。”

  “嗨,给你点颜色你还开起染房来了?”苏永武气不打一处来,“三十岁副师职参谋长,你到处看看,整个武警部队以及解放军部队,有几个?”
  李牧却是一点脸红的意思也没有,他说,“师长,这个要看具体情况。你看看,我的条件,放在几十年前,那得是军长。再说了,算是现在,我这速度,也算是慢的了。”
  他这么一说,苏永武还真的认真思考了起来,不分析不知道,一分析,苏永武也觉得李牧说得有道理。
  “我也听说过一些,你的老岳父,之前一直压着你。其实啊,这对你的成长,是有好处的。跑得快,不一定好。到了某个阶段,还是要踏踏实实的干一段时间。”苏永武沉声说,“一名领导干部,最重要的是什么经验,你知道吗?”
  “连队主官。”李牧回答。
  苏永武点头,道,“没错。连是我军最基本的战术单位,你看看我军的高级将领,哪个不是有扎实连队主官任职经历的。当初你老岳父压着你,先让你当连长,是为你着想。”

  步兵连从来都是最基础最重要的战术作战单元,历次战斗,出现在各种纪实章影片里的角色,大多是连队,你很少能看见重点描写的是某个营某个团。没有英雄的连队,英雄的军师旅无从谈起。
  李牧点头,“所以我一直也没有什么怨言,反正组织让我到哪里去干什么,我没二话,提枪冲,想那么多,没有用。”
  “放宽了心。”苏永武说,“我的调令已经下来了,不过,年底之前,我还是第三师的师长,并且兼政治委员。总部首长的意思,根据我的分析,是希望我在第三师再坐几个月,给你小子镇镇场子。”
  李牧听出了点意思来,“这么说,我这个参谋长,顶多干到年底了。”
  “怎么,升官你还不乐意?”苏永武瞪眼。
  李牧嘿嘿的笑,“那当然乐意,怎么会不乐意。师长,你是不知道,部队主官,我也是在边防部队那边干过几个月的团长,之前一直都是个副的。你看,我哪说理去。”
  日期:2017-06-25 07: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