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的男人》
第9节

作者: 张贤遇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正站在三楼的阳台上,我房间的正前面。我平常很少这样胡思乱想,今天傍晚想起这一桩桩往事,像是忽然地心血来潮,但是到最后,我却不知道如何将这段心潮逐渐平息,让它逐渐地偃旗息鼓。我是找不到方向,找不到方向让它退潮而去, 重新回归平静。我更不知道我自己的未来将走向何处,我好像没有未来。
  我的正前方是一片比较开阔的树木园,附近村民在那里种一些诸如鸡蛋花树,使信子树, 盆架子树,以及高大的海王椰树,重阳木树,还有盆栽的铁树,桂树等,但都好像是随意种植,明显地疏于打理,给我一年比一年更加荒废衰败的印象。再远处是更加广阔的成片鱼塘。 我不太喜欢鱼塘,除了增氧机无时无刻不在制造噪音,还有随风飘来的令人很不舒服的鱼腥味,而且它们在我眼中的景象,也根本没有美感而言:白天白晃晃,夜晚黑黢黢,特别是冬天的夜晚,如果往那边张望,我甚至会感到莫名的恐惧。

  我的目光不由得缩回来落在我这栋楼房的对面。那是一栋比我现在这栋楼房还要旧的老房,已经完全看不清房屋原本的颜色;四周被一些无主的香蕉树围绕,高高矮矮,参差不齐, 所结的香蕉也没人收割,任其自然掉落。窗户全是木制的,现在所能见到的油漆颜色是那种鸭蛋壳一样的绿色,不知道是后面加上去的,还是原本的油漆就是这样,总之斑驳、掉落地很厉害。从后面整堵墙唯一的窗户里面望进去,很暗很黑,什么也看不清楚。据我房东介绍,屋主早年移民去了香港,现在租给别人,也是半租半用,权当帮忙打理和看护。 

  唯一引人注目的是挂在墙角的铁质铭牌,应该是近几年钉上去的,蓝底白字,写着:“松龄巷23号”,而我们的这一栋则是“松龄巷24号”。
  天色完全变暗,远处和近处的景象都已经模糊不清,我意识到时候不早了,我该进屋了。 我的笔记本电脑打开在写字台上,我的QQ 群—“江山古韵交流群”里必定是人欢马叫,群友的新作等着我去点开,去阅读。我不太敢用“欣赏”二字,因为我深知自己的水平去到哪里,我害怕在他们面前班门弄斧,惹来嘲笑,但我可以坦然地去阅读,我就这一点小小的爱好,我真可怜!
  我还来不及转身,楼梯口传来非常清晰的脚步声。这脚步声我听起来好熟悉,我判定是一同租住在这里的另一名租户,果不其然,是他下班回来了。
  “你好, 魏老师!”
  “你好, 欧阳医生。”我本来只想回这一句,转念一想这也太过马虎了,又问了一句:“现在才下班呀?你们做医生的也这么辛苦!”
  “是呀,魏老师,你是知道的,医院里总是人满为患,连节假日都是一样。”他一边温和地微笑,一边撕开手中一个快递包裹的封纸,从里面掏出一样东西,递给我,说:“是从老家寄来的,我们家里的椿叶,魏老师你也试一下口味吧?”
  他人真好,我知道,好的让人忘不掉。这不是第一次给我拿东西,三年了他给我拿过多少东西,我还真的说不上来,所以这又一次拿东西,我当然不会拒绝,就像是自家的东西, 托他从远方带回来的一样。我只说了一句“谢谢”,他还是微微地笑,回我一句:“不用这么客气,魏老师,有空过来坐坐。”
  他邀我去他那间房子坐坐,我当然明白这只是随口说说,礼节性的。三年了,他来这里租住也快三年了,我从来没去过他房间,虽然只隔着另一间房子的距离,但我真的不曾进去过。我认为那是他的私密空间,我不可以轻易闯入,我得尊重,得避嫌,我害怕流言和非语。 当然了,我的房间也是一样,他不曾来过,我从来不会邀请另一个男子进入我的房间。
  我进了自己的房间,轻轻地掩上门,将他给我的椿叶放进冰箱。之后,竟然又开始浮想联翩。他叫欧阳进,我记得他跟我介绍的时候,是这样说的:“欧阳修的欧阳, 进步的进。”很郑重的样子,想起来有点好笑, 好像我不太识字一样, 当然这里面绝对没有讥讽的意思, 我再一次回想他当时的神情,我想不出哪里有半点讥讽我的意思在里面。
  我摇摇头,责怪自己今晚上是怎么了?魂不守舍一般,灵魂出洞一样,乱七八糟的东西从脑海里接二连三地冒泡出来。我揉揉太阳穴,坐到写字台前,眯起眼睛做闭目养神状,两分钟后睁开,拿起手机,微信群里面早已经炸开锅了。
  到处都在传一条消息,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转发,我刷了又刷,刷了又刷,最后只能确定这是一条无比真实的消息:
  冯蔚琪,女,10岁,H镇智腾学校四年级学生,家住G镇和谐花园小区6栋906房。于2016年3月21日晚上八点左右与家人失去联系。离家时,着智腾学校蓝白相间校服和白色网球鞋,留黑色短发,身高121公分,体型微胖。如有知其下落者,请速与其家人联系,重谢!

  父:冯文康,电话138XXXXXXX, 母:陈杏好,电话131XXXXXX, 特此告送!2016年3月22日18点30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