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里的极品辅导员》
第25节

作者: 贝心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哪里,哪里。”齐芯月一向与人为善,当即微笑道:“宿舍是学校安排的,又有这么多空置的房间,我住在哪里都一样。”
  “齐老师你人真好。”韩晶晶甜甜的笑了起来,就好像妹妹在对疼爱她的姐姐撒娇一样:“为了表示感谢,我正好有朋友从外国带来了一些咖啡,我请你喝。”
  齐芯月刚要客气的婉拒,谁想到韩晶晶已经跑走了。
  齐芯月无奈的笑:“韩老师总是在这么客气。”
  “她为什么要和你换宿舍呢?”这才是高君最关心的问题。
  “我也不清楚,说是我原来那屋方便她做实验,反正房间都一样,随便选,我就和她换了。”齐芯月无所谓的说,她这人一向随意,就像小时候经常借高君抄一下一样,有求必应。
  “你别看她这么年轻,在学校可是有化学女王之称,在业内也是后起之秀,不少独特的观点都得到了业内的认可,前途不可限量。”齐芯月羡慕的说。
  高君却不屑一顾,道:“不就是化学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无非是一种物质和另一种物质在一起,生成了新物质,这一点我三岁就知道了。”
  “你就吹吧。”齐芯月撇嘴道。
  “谁吹了,我从三岁的时候就知道,男人和女人在一起能生小孩,这算不算生成了新物质,算不算化学反应?”高君一本正经的说。
  齐芯月满头黑头,真巧韩晶晶推门进来,手里端着托盘和咖啡杯,以及一壶热水,显然是听到了高君的话,她冷笑一声道:“高老师的见解真是独到啊。”
  “哪里,哪里,略懂而已。”高君大言不惭的说:“生孩子是生成了新物质,属于化学反应,而男女之间生孩子的过程,是异性相吸的过程,属于物理反应。”
  这不学无术的混蛋!
  齐芯月恨不得用针线缝上他的嘴,倒是韩晶晶落落大方的笑了笑,道:“果然津辟。来,齐老师,我请你喝咖啡,这是外国带来的正宗蓝山咖啡,速溶的咖啡粉,用热水冲泡即可,香醇可口。”
  “你真是太客气了。”齐芯月不好意思的说。
  韩晶晶将杯子递给她,亲自加入热水,顿时咖啡独有的香浓味道弥漫而出,不愧是顶级咖啡,闻一闻就让人心神皆醉。
  随后,她莲步款款的走过来,笑容很是甜美,特别是那一双眼睛宛如柳叶,曲线优美,她温柔的说:“高老师也尝尝吧。”
  “这,不太好吧?我受之有愧呀。”高君尴尬的笑。
  “高老师说的哪里话,你何愧之有啊,也是好心提供上门服务嘛。”韩晶晶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韩老师一番美意。”高君可不敢纠缠,他刚与齐芯月久别重逢,正是情绪激动的时候,一个说不好就能姻缘天降,若是这时候让她知道,自己刚才走错房间欣赏了那美如画的一幕,不爆发才怪呢。
  他连忙端起咖啡杯,韩晶晶放下热水壶,并飞快的闪到一旁,道:“我不知道高老师的口味,还请你自己随意添加吧。”
  “好吧,我口味确实比较重。”
  高君受宠若惊的说,大咧咧的拿起热水壶,囫囵的将热水倒入杯中。
  热水与杯中的粉磨蓦得一接触。
  “砰……”
  砰得一声炸响,咖啡杯爆炸了。﹎
  在那一瞬间还有火花在杯中闪烁,紧接着腾起了巨大的白色烟雾,瞬间将高君笼罩。
  齐芯月被吓得险些跳起来,确定没有持续爆炸这才松了口气。
  等了片刻烟雾散去,再看高君狼狈至极。
  还保持着刚才的坐姿,一手拿着水壶,已经被炸漏了,热水哗哗的流,。
  另一手拿着咖啡杯,但却只剩下杯子的把手了,杯子早就被砸碎了。
  高君就像一个雪人一般坐在那,不知道是被吓傻了,还是被砸死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齐芯月也还端着杯,生怕自己这杯咖啡也会爆炸,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韩晶晶虽然没有笑,但眼中却满是得意之色与报仇雪恨的畅快,她装傻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齐老师这杯咖啡不是好好的吗?
  这可真是奇怪,会不会是高老师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天降神罚呀?”
  这娘们的风凉话说的高君哭笑不得,她这手段可是比老天爷牛叉多了,貌似以德报怨,笑容甜美,主动献茶,打消了高君心里的警惕性。
  让他没有仔细观察咖啡杯中的情况,稀里糊涂一加水,爆炸了。
  抬眼看着韩晶晶,她明显在忍着笑,却故作一副受惊的样子,高君心里大骂:“这睚眦必报的女人,什么柳叶眼,分明是狐狸眼,狐狸津!”

  别人不知道,但高君从水加入杯子的一瞬间迸发出的火花和白眼,以及之后爆炸的情况就能看出,杯子里根本不是咖啡,而是金属铯,这是一种金黄色,熔点低的活泼金属,在空气中极易被氧化,能与水剧烈反应生成氢气且爆炸。
  妈的,一个不小心着了这个生化女狂魔的道。
  这是因为他本就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他相信女人天性都是善良的,即便以前对敌作战,敌人派来的女间谍,也曾经被他唤醒过善良的天性,当然不止是善良的天性,还有原始的欲望,进而被他策反。
  所以,他真的没想到韩晶晶会立刻展开报复,更是用这种奇葩的手段。

  高君蹭得一下站起身,韩晶晶吓了一跳,还以为他恼羞成怒要翻脸呢。
  不过高君当然不是气量狭窄之人,更知道刚才杯子里的金属铯剂量很小,虽然爆炸也有一定危险性,但还属于恶作剧的范畴。
  如若不然,高君完全可以在爆炸的一瞬间将杯子扔出去,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更何况人家韩晶晶的举动事出有因,但高君对这种睚眦必报的女人是好感全无,同时还未她将来的男人捏了把汗,若是娶了她的男人有二心,搞外遇,恐怕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要干什么?”看高君气势汹汹的站起来,齐芯月连忙问道,她多少也明白了其中的猫腻。
  高君一身狼狈,头发好像还在冒烟,他淡淡的说:“金属铯与水会产生大量的氢气,虽然氢气无毒,但充斥在肺部还是觉得胸闷气短,我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高君说完,直接越过两女走了出去。
  这次轮到韩晶晶傻眼了,她已经做好了和高君大吵一架的准备,不惜揭穿他冒然闯入的真相,谁想到,他竟然就这么走了。
  显然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小手段,但还是就这样走了。

  这是何等的胸襟与气度,这才是男人该有的风度。
  最华丽的复仇就是宽恕。
  这话一点不假,他这一走,反倒让韩晶晶觉得很羞愧,好像她太小肚鸡肠了似得。
  “切,明明是他冒然闯入看光了自己,我干嘛要羞愧,他活该,早知道刚才应该加量!”韩晶晶摇了摇头,心里愤愤的说着。

  看着身边齐芯月想要追问的样子,她连忙道:“齐老师,我还有事儿,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