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23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现在这个小家伙的反应有些出乎阿尔塔的意料之外,它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坐在那个和黄一郎身材差不多大个子的腿上。一边吃肉喝酒一边好像看戏一样,时不时的对着自己这边咯咯的笑一阵。看这个人参娃娃满脸绯红的样子,应该已经喝多了,看着它身边已经空了两个酒坛之后,阿尔塔才送了口气,看来自己带来的巫师还是不能完全禁锢住归不归他们三个。
  “修士,把这个人参娃娃交出来。我便放你们回去,稍后波斯国王的礼物会通过黄一郎阁下转交给你的。”说话的时候,阿尔塔已经向着归不归身边走了几步。
  老家伙似笑非笑的看了孙小川一眼之后,转头对着阿尔塔说道:“现在老人家我也是你们砧板上的肉了,还由得我老人家不交出来吗?让你们的巫师撤了禁制,我老人家把这个人参娃娃送给你们波斯国王。让他长命百岁……”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阿尔塔已经等不及了,对着混在士兵当中的巫师说道:“让他把这个小孩子交出来……”
  “不行,大人。我们一撤掉法术的话,这个汉人修士便再也控制不住了。”身穿士兵服侍的波斯巫师头目回答,阿尔塔本身已经是波斯国著名的巫师。这个道理他心里明白,不过这个人参娃娃就在眼前,他又怎么当的下?犹豫了片刻之后,他从怀里面拿出来一根好像箫一样的乐器,对着面前的归不归、百无求和小任叁吹了起来。
  归不归有些无奈的看了阿尔塔一眼之后,从自己的怀里摸出来那根细丝。当着错愕的阿尔塔,直接将细丝拽成两半:“其实老人家我和你动手,挺丢人的……”于此次同时,阿尔塔手里的箫突然炸裂,将这个波斯人的嘴边炸掉了一半。

  就在阿尔塔倒在地上哀候的时候,孙小川看着院子里面高高升起来的白烟,自言自语的说道:“码头上的快船应该已经开走了吧……”
  “码头上停着快船,只要看到硝烟马上驶离。陛下的旨意一时都不能耽误,海上还停着二十艘传信的海船。为了这个,还仿效你们泗水号编订了鼓语传音。算起来,三天就可以将消息传到波斯,五天之内泗水号在波斯的产业便会收归国库。”想到了自己谋划了多年的事情。眼看着就要成真,阿明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兴奋起来。
  孙小川脸上露出来一丝古怪的笑容,慢慢的转过头,看着阿明说道:“哦,算起来快船已经追不回来了……”
  这个时候,阿明已经感觉到了孙小川语气当中的变化。当下盯着这个刚刚杀死了自己同伴的泗水号二东家说道:“阁下,这个有什么疑问吗?还是说你有什么事情忘记了和我们说……”
  说到这里的时候,阿明突然闭上了嘴巴。有些错愕的盯着大门口的方向,就见一个白色头发的男人抱着一只小白狗从外面慢悠悠的走了进来。他走过的位置附近都不停有波斯士兵倒下。一边走一边对着被波斯巫师禁锢住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看看我找到谁了?还记得这个小家伙吗?”
  “如果不是你把它抱过来,老人家我真是记不得还有这个会借势的小东西了。”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站起来,迎着吴勉的方向走去。这个时候阿明才反应过来,自己准备的一百巫师完全没有作用。这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家伙刚才一直都是在和自己演了一场不能自由活动的戏。
  看到了吴勉出现之后。最应该胆寒的孙小川脸上却古怪的笑了一下。这一瞬间,他又变回到那个嬉皮笑脸的说书人孙小川:“这一整天都没看见您,感情您这是去找它了。早知道的话我就直接把它带过来了——动手吧,离弦的箭收不回来了……”

  说到一半的时候,孙小川的声音突然变得了冰冷了起来。阿明已经明白过来不好,正要命令手下的士兵干掉孙小川的时候,从四面八方突然冲进来无数个汉人。这些人当中冲在前面的是手拿盾牌的大汉,后面都是身穿护甲的修士。
  这些修士手里拿着各色法器一顿雷鸣闪电对着宫殿当中的波斯士兵施展过去。虽然有波斯巫师再还手,不过架不住突袭的修士主攻的就是他们。打到了这些巫师之后,剩下的士兵便好像待宰的羔羊一样,任由这些修士摆弄了。
  “杀了孙小川!和他们同归于尽,为了陛下的荣光……”虽然看到局势瞬间便扭转了过来。不过阿明还是不死心。现在刘喜已经死了,凭着自己这边全部的人马如果杀了孙小川的话。两位东家都死在这里,最后的赢家还是那位波斯国王薛西斯陛下。
  不过就在这些士兵不顾后面的汉人修士。调转刀口向着孙小川扑过去的时候,才发现这位泗水号二当家的身前出现了一道看不到的墙壁,任凭他们如何敲打。始终不能突破墙壁。本来已经处于劣势,现在又把背后漏给了那些修士。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几个人还能站着了。
  这时候。孙小川走到了倒地身亡的刘喜身边。在死尸的耳边说道:“陛下,你是现在起来呢?还是打算在躺一会?”
  这句话说完的时候,刘喜已经睁开了眼睛。在孙小川的搀扶之下他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插在胸口的短剑,冲着吴勉、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这个拔出来会很痛吧?两位先生,还有其他的办法将短剑取出来吗?”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回答道:“和插进去的感觉差不多,就是一下子的事情。其实不拔出来也可以。没事还能吓唬人玩……”
  听到归不归亲口说只有一条路之后,刘喜深吸了口气,冲着孙小川说道:“你插进来的。还是麻烦你在拔出来吧。”
  孙小川做了个鬼脸,说道:“殿下,不是小川我不给你这个面子,实在我从小就晕血。你看是不是换个……”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泗水号的二当家突然将刘喜心口的短剑拔了出来。一声惨叫的同时,一股血箭瞬间就喷了出来。

  好在有人手疾眼快扶住了刘喜,还没有让他再次倒地。就这样,这位泗水号的大东家还是缓了半天才明白过来。看着自己已经愈合的伤口,再次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笑嘻嘻的孙小川说道:“死了两次,都是死在你的手里。下次应该轮到小川你了吧?”
  这个时候,高墨达和黄一郎等人已经看傻了眼。刘喜明明就是心脏受了致命的重创,无论是刺进去还是拔出来都是要命的伤害。为什么他还能好像没事人一样站在这里?除了衣服废掉了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的伤害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