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这时,鲛似乎已经被重伤激发出了全部的凶性,完全进入疯狂模式,竟张开血呼拉叉的大嘴一口咬在了萧晋的肩膀上,生生撕下一块肉来。
  “卧槽!”
  萧晋一声痛呼,左手将第三根铁丝刺进鲛的脑袋的同时,右拳重重的击打在他的肋下。
  鲛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大吼一声,仰天向后一倒,就带着萧晋摔在地上。
  接下来,两人再没了一丁点功夫高手的样子,死死的抱在一起在地上打滚,你一拳我一口的,又打又咬,像两个闹矛盾的小孩子。

  不一会儿,他们头脸上的鲜血就被灰尘和泥土覆盖,看上去越发的凄惨和狼狈了。
  对此,薛良骥非常满意,视线隔着铁丝围栏落在萧晋的身上,里面满是复仇所带来的狠毒快意。
  至于躲得远远的周沛芹,虽然看不见坑里的画面,但听着里面那激烈的动静,还是吓得小脸煞白。她用力抱着女儿,捂住女儿的耳朵,自己也闭上了眼睛,身体瑟瑟发抖,口中念念有词。
  她在祈祷,祈祷满天神佛,只要让萧晋安全的活下来,她愿意用一切来交换。
  或许正好有一位神灵听见了她的乞求,大坑里忽然就安静了下来,她猛地睁开眼,一眨不眨的望向大坑的方向,连呼吸都忘记了。
  薛良骥也屏气凝神的盯着坑底。在那里,萧晋和鲛仍然紧紧的抱在一起,一动不动,好像都死了似的。

  薛良骥等了一会儿,终于没了耐心,就对不远处的两个手下吩咐道:“下去看看。”
  那俩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忐忑。下面那俩牛人刚才打架时的样子有多猛多狠,他们可是一点不落的全程看到尾,这要是下去了,万一俩人没死,自己岂不是要倒霉?
  可是,老大的命令又不能不听……
  他们正犹豫着,坑底忽然传出的一阵咳嗽声,让他们瞬间就松了一口气。

  “妈蛋的,这特么就是条疯狗,小爷儿出去非得打几针狂犬病疫苗不可。”
  听见这个声音,薛良骥的脸色立刻就黑成了锅底,不远处的周沛芹则是腿一软坐倒在地,抱着女儿泪流满面,喜极而泣。
  用力推开压在身上的鲛,萧晋喘着粗气爬起来,活动活动刚刚正好骨的下巴,对坑上的薛良骥裂开大嘴说:“真不好意思,我还活着。”
  薛良骥咬了一会儿牙,问:“鲛死了吗?”
  “你说呢?”萧晋伸脚踢了踢脸朝下趴在那儿的鲛,什么动静都没有。
  薛良骥的脸色越发难看了,又命令道:“去检查一下。”
  之前那俩人的表情顿时就又垮了,再次忽视一眼,都从后腰摸出一根甩棍,然后拉起地上的一块铁板,顺着露出来的石阶向下走去。
  不一会儿,他们便从坑壁上的一扇铁栅栏门里走了出来,警惕的用甩棍指指萧晋,喝道:“滚开一点!”

  萧晋耸了耸肩,向后退了四五步。
  那两人警戒心很强,一人去摸鲛的脉搏,另一人则始终盯着萧晋。
  片刻后,检查鲛的那人站起身,对薛良骥说:“大哥,鲛确实死了。”
  薛良骥大怒,一拳重重的击打在铁丝围栏上。
  萧晋心中冷笑,开口问道:“薛老板,我已经完成了你的要求,你是不是应该兑现承诺,放了我的女人和孩子了?
  “放?我当然会放的,”薛良骥望着他那张被鲜血和灰尘覆盖的脸,狞笑道,“等什么时候我的兄弟们玩够了,一定会放了她们的。”

  萧晋双眼一眯,沉声问:“薛老板,你耍我?”
  “没错!我就是在耍你!”薛良骥双手抓着铁丝网,目光像是要吃人一样,带着浓浓的恶毒和怨恨看着萧晋说,“你让我损失了那么多钱,还害得我下半辈子要靠轮椅才能走路,你是有多天真,能以为我真的会放过你?
  萧晋,我恨不得亲手将你碎尸万段!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立刻就杀掉你的,毕竟你的女人抓都抓来了,要是不用一下,那岂不是太可惜?都对不起老子翻山越岭跑到那个鸟不拉屎的村子去时消耗的体力!”
  萧晋闻言沉默片刻,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说:“那确实太可惜了,原本,我还打算着出去之后请你去吃曹婆婆肉饼呢!现在看来,你是没有这个口福了。”
  薛良骥听得莫名其妙,刚要开口,却猛地感觉后脑勺一凉,整个人瞬间就僵住了。
  脸上带着胎记的那人用枪抵住薛良骥的后脑,有些诧异和意外的看了萧晋一眼,脸上就闪过一丝狠戾,食指便扣在了扳机之上。
  砰!

  枪声在空旷的房子里回荡,震得所有人心头一颤。
  但是,薛良骥没有死,脸上有胎记那人持枪的手臂,却血流如注。
  始终站在薛良骥身后的汉子有两个,一个脸上长着胎记,另一位则剃了个大光头。
  现在,胎记男右手臂已经被子丨弹丨打出了个通透的血窟窿,手枪也掉落在地,正满眼都是惊骇和迷茫的看着缓缓抬起枪口,对准他脑门的大光头。
  他想不明白,光头平日里不都是一副憨憨的样子,反应超级迟钝的么?自己的动作那么快、那么出人意料,为什么他能够如此快速的做出应对,而且还能如此精准的开枪击中自己的手臂?
  难道……老板早就知道我有问题?
  他转头看向薛良骥,却发现薛良骥望向光头的眼中却充满了惊喜。

  “光头干得好!”薛良骥夸赞了一声,声音很大,里面还带着些微的颤抖,显然刚刚那瞬间死里逃生的经历也给他带去了不小的刺激。
  “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给老子捆起来!”
  话音落下,立刻就有三个人跑过来将胎记男给死死的摁在了地上,那光头男这才放下举枪的手,还顺带捡起了胎记男掉落的那把。
  等胎记男被捆上了,薛良骥才转动着轮椅来到他的面前,面露唏嘘道:“出来混了这么多年,我知道自己身边肯定少不了内鬼,但我怎么都没想到,第一个用枪顶住我脑袋的兄弟竟然是你!
  强子,你跟我十几年,我有亏待过你的地方吗?”
  名叫强子的胎记男低着头跪在那里,面如死灰,一语不发。
  薛良骥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脸上的表情就因为愤怒而开始狰狞扭曲起来。
  “说!”他的话像从齿缝里挤出来一样,“你是谁的人?”
  “当然是我的人啦!”坑里的萧晋忽然笑嘻嘻的接口道,“刚才你说鲛的女人因为五十万而出卖了他,你可知道你这个已经十几年的兄弟是因为多少钱要杀你的吗?他要五百,我还了还价,二百五成交!”
  薛良骥霍然回头,目眦欲裂:“萧晋,你就真的那么想早点死吗?”
  萧晋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挑衅道:“你杀得了我么?”
  薛良骥眯起眼盯着他看了片刻,命令道:“光头,杀了他!”
  光头像是没听见一样。
  “光头,你他妈……”薛良骥刚想破口大骂,脑袋上就又顶了一个枪口,来自光头手里的枪。
  薛良骥傻了,在场其余的小弟们也都傻了,没人能想得明白,光头的脾气什么时候这么大了?老大骂你一句而已,平日里谁没被骂过?你至于拿枪怼人么?
  “大哥,很抱歉!”光头的表现就比那个强子淡定多了,咧嘴一笑,说,“娇姐让我给您带声好。”
  “贾、雨、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